投書:賴清德不應該反對手機民調

林青弘 2019年05月10日 00:00:00

手機民調就像科技輔助裁判,納入手機民調又有何不可?(美聯社)

前行政院長賴清德強烈反對總統初選納入手機民調,其所持理由主要為三項:其一,遊戲規則已定,家戶民調是現有制度;其二,現無科學方法驗證手機民調可以正確反映民意;其三,手機民調沒有母體(population),容易作假。賴前院長的反對理由,全然似是而非,禁不起邏輯檢驗與道理分析。

 

就第一項理由來說,民進黨「第一、二、三類公職候選人提名民意調查執行要點」第3點第1項規定:「民調執行單位必須使用第一類電信業者之線路進行電話訪問。」所謂「第一類電信業者」包含室內話機業者,也包含3G、4G等行動通信業者,使用手機號碼與室內電話進行民意調查,均為黨內規章所認可的適格調查方式。

 

至於2019年3月6日中常會通過的「2020年總統選舉提名初選民調問卷格式」,係由民調中心依《第一、二、三類公職候選人提名民意調查辦法》第13條擬具執行要點送呈中常會通過後核定。這是執行細節的核定問題,並非阻卻手機民調的上位法律依據。中常會應該思考《第一、二、三類公職候選人提名民意調查辦法》第5條第1項所定的「住宅電話簿」是否應該修正為「住宅電話簿與手機號碼」,如果可以修正,修正後的適用是否不回溯立委的初選,而先適用於總統初選?往後若要全面納入手機民調,民調中心能否建立全國性與地區性的手機電話資料庫(類似住宅電話簿)?民進黨總統初選仍在協調階段,尚未觸及民調的實施方法,納入手機民調僅是執行細節的討論與決議,並非改變初選不採民調或不採全民調的既定原則。因此,納入手機民調,並非改變現有制度,只是民調執行細節的議定。

 

其二,室內電話尚有排除公司用戶的問卷題目過濾,手機電話當然也會有相對應的過濾機制,例如排除企業配發的手機號碼,排除外國人用戶等等題目設計。手機與話機的差別,僅在於民調實施的接觸管道不同,不會有人認定網路或街頭民調一定不能代表民意。關鍵點應在於隨機抽樣的設計方式是否符合學理要求,能否適用統計學的抽樣檢定與抽樣推論。賴前院長質疑手機民調未必反映真實民意,這是很無厘頭的邏輯,不成理由。

 

再者,手機電話若有如同住宅電話簿的資料庫,在行政區或地理區域的分布來說,即能等同室內話機的母體特性。室內電話的配置或使用,並非反射全國選舉人的性別、年齡與教育程度等重要加權使用的人口屬性變項,說個大白話,會使用室內話機者,其性別比例、教育程度分布、年齡層比率,不會直接等同於選舉人的人口屬性變項。這也是為何民調結果尚須統計加權,而不能直接使用原始資料的原因。換成手機民調,同樣也有如此特性。手機民調並非沒有母體,而是手機號碼的地理區域分布,不能直接反射於手機號碼,而室內電話的前二碼或前三碼,例如「02」是台北市、新北市,「04」是台中市等,則可以對應於特定地理區域或行政區域。

 

為了解決上開差異,手機號碼的電話民調通常需要耗費較多的成本,以及較精細的抽樣設計與適合度檢定。如果事前不能處理手機號碼的地理分布,事後通過統計加權方式處理,或調查後與室內電話調查結果混合後加權,這在學理上或實務上,亦可獲得正當性與統計檢定的支持。這部分屬於民調執行的重要細節,在此無法詳細論究。為了簡化說明,假設要抽取3000樣本,其中1500來自室內電話,1500來自手機(作者註:手機成功受訪率比室內電話明顯低,要成功1500個受訪者,觸及手機號碼可能高達5000個),如果台北市合理樣本數大約300上下,室內電話抽訪成功者有160,手機電話抽訪成功假定有200,為了符合行政區的樣本數適合度,室內與手機合計為360,多出合理值300,此時的統計處理方法,就是使用加權(減權)的後置計算,或是從中隨機挑選300受訪結果,如此就可以在統計上除去行政區對民調結果的顯著影響。

 

使用手機民調是昂貴的民調方法,首先要考量問卷設計,過長的問題很容易遭受拒訪,或是訪問中途即告中斷而失敗。其次,手機用戶對於不明號碼的接受高低,容易造成撥通失敗率偏高,後備的抽樣清單需要及早準備,實施再度抽樣必須謹慎細心。手機接通時,受訪者未必處在可輕易受訪的狀態,可能正在開車或是走路,也可能正在用餐或通勤中,訪員如何妥處其與受訪者的互動,以減少不必要的干擾或麻煩,對於拒訪率或失敗率的有效降低,明顯需要更多的教育成本與訓練支出。手機號碼的「電話號碼抽樣程式」亦要討論0910到0989的抽樣設計與空號處理機制,技術上的困難若可克服,賴前院長應無理由排斥納入手機民調,畢竟這也是全民調的方式,符合總統初選的民調要求與民調規定。

 

賴前院長既然認定民調結果可以等同最強候選人的出線機制,而且賴前院長又把蔡總統視為「選手」而非「對手」,手機民調就像科技輔助裁判,例如排球與足球都有電視或科技輔助裁判設計,納入手機民調又有何不可?沒有明顯證據足證手機民調一定有利於蔡總統或賴前院長,對於民調方式何必抱持特定偏見而拒絕?最強者不怕手機民調的結果,只怕突襲參選的不道德趁勝時機已過,自知理虧而無能勝出,只能找出一堆藉口抵制民調方法的與時俱進與完備調查。

 

※作者為自由作家

關鍵字: 賴清德 手機 民調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