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復促進者柴漢熙】司法版情感擂台 直視傷口和心魔對決(下)

陳德愉 2019年05月12日 09:59:00

軍職出身的柴漢熙在軍方支持下,從2015年開始在空軍中推動「修復性正義」,嘗試以「對話」去修復軍中的糾紛。(攝影:陳沛妤)

接著,柴漢熙告訴我,這些他親身經歷的「修復式司法」座談:

 

 

暴怒誤殺父親... 人子的悔悟換得原諒

 

一對父子起衝突,兒子在憤怒中誤殺了父親,被判無期徒刑。入獄服刑後,多次表示想「向媽媽道歉」,家人們都拒絕與他見面,只有媽媽想要來看他,最後,在媽媽的要求下,一家人坐上了「修復式正義」座談桌。

 

「家人一見面,先哭了40分鐘,然後兒子一直對媽媽說對不起。」柴漢卿說:「座談結束後,那個媽媽對我說『我的兒子回來了』。」

 

 

運轉手搶道糾紛 和解原因滿滿洋蔥...

 

兩台計程車一前一後行駛在路上,後車一直閃大燈要超車,前車看到閃燈了,便放慢車速讓後車超車,這時後車卻突然超車又急煞車,前車嚇了一跳急踩煞車,便被安全帶拉傷了。前車司機非常生氣,堅持後車要賠償2萬,後車司機說,不行,最多賠六千,於是兩人調解失敗,鬧得不可開交。後來,法官問前車司機,你為什麼一定要他賠2萬呢?前車司機說:「現在,我只要看到有人閃大燈就害怕,而且——」他忿忿不平地說:「他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於是,法官又問他:「那你想不想知道,他為什麼這樣做呢?」

 

為了這個「想知道」,兩個司機來到「修復式正義」座談。後車司機一來就先不爽地對前車司機說:「你為什麼不讓我?這分明是雙線道!」前車司機非常驚訝地告訴他:「不是的,這是單線道!」調出錄影帶一看,確實是單線道,後車司機立刻站起身來向前車司機道歉,他告訴前車司機:

 

「對不起,我太疲倦了,因為我有一個16歲腦性麻痺的孩子,又有一個孩子要上大學了!」沉重的經濟及照顧負擔,讓這個計程車司機與他的太太每日都為生活奔波,「我的生活只有開車和睡覺。」他說。

 

聽到後車司機這樣說,前車司機沉默了一會,然後開口:「我還是要求你要賠償2萬元。」

 

「但是,我捐1萬4千元給你的孩子。可是,和解書上,一定要寫2萬元,我是希望你以後千萬不能疲勞駕駛了,你若出事了,你的孩子怎麼辦呢。」

 

一樁尋常的計程車搶道糾紛,在進行修復式正義座談後,有了令人欣慰的調解成果;圖僅為示意。(攝影:李智為)

 

 

聽完一拳灌下去的理由 瞬間破涕

 

一個國中女生拿出新購買的手機給同學看,一個男生看了說:「妳用韓國手機,賣國賊!」

 

女孩覺得在同學面前被這樣說很丟臉,向中輟生男友抱怨,男友便來找國中男生「談談」。男生知道這下糟了,一走到女孩男友面前,便撲通跪下,這個男孩子看到國中男生跪在面前,在眾目睽睽下,舉起拳頭便打下去。

 

後來,兩個男孩都被送來參加「修復式正義」座談,中輟生一進場就不斷道歉,修復促進者問坐在旁邊的國中男生願不願意接受對方的道歉,男生堅持拒絕:「不,我不接受!」

 

然後男生哭了:「你知不知道,我在同學面前向你下跪了,我這麼丟臉,你為什麼還要打我?」

 

中輟生遞面紙給男生,說:「請你原諒我。」

 

「其實,我一揮拳,就知道這是沒意義的,可是我的女朋友就在旁邊,所以我也沒辦法啊。」

 

在柴漢熙的經驗中,即便是國中生的糾紛,其背後也有不為人知的苦衷;圖僅為示意圖。(資料照片/陳品佑攝)

 

 

什麼是修復式正義? 其實就是「開始對話」

 

例子林林總總講起來,「修復」,不過就是「對話」的開始。

 

軍職出身的柴漢熙告訴我,在軍方支持下,他們從2015年開始在空軍中推動「修復性正義」,嘗試以「對話」去修復軍中的糾紛。

 

「軍隊中過去是很缺乏對話文化的,」他嘆氣:「如果早點有這樣的文化,或許洪仲丘事件根本不會發生啊。」

 

目前,每個月空軍都會舉辦一次「修復式程序案例演練」,我們特地進入空軍司令部藍天樓,親眼目睹了在過去被認為最保守的軍隊裡,正演練著「修復式正義」座談。

 

目前,每個月空軍都會舉辦一次「修復式程序案例演練」,柴漢熙於正式開始前與提點參與成員需注意的眉角。(攝影:張哲偉)

 

當天,約有20多位協會會員前來參加,背景各式各樣,有退休軍法官、退休軍職人員、以及社工、心理師,也有大學生。演練的案例是這樣的:

 

一位中士駕駛士,意外撞傷士官長,致使其左眼受傷難以復原,經基地指揮官建議,兩人同意透過修復式程序處理本件傷害。

 

角色設定除了中士、士官長外,還有他們的家屬等等。學員們拿到自己的「角色扮演卡」後,接著,便開始演練會談的過程。

 

 

模擬情境 盼每顆血肉模糊的心重新長好

 

原本這只是一個模擬劇,可是,演著演著,這些學員們一個個竟然都進入了情緒中,漸漸針鋒相對起來。「士官長的爸爸」講起自己殘廢的兒子,又是激動又是怒吼的,那位「中士駕駛士的媽媽」,前十分鐘還在認真道歉,還說要拿自己的房子去抵押賠償,可是,聽到對方的爸爸始終對賠償金額不滿意時,竟然發起怒來。

 

眼看著各組成員的情緒個個被激起,主持人站起來宣布時間到,邀請學員們分享剛剛的心情。

 

「中士的媽媽」馬上站起來說:「我那時想,你只是瞎了一隻眼,你幹嘛不去找工作,要我兒子養你?」

 

演練劇演著演著,竟然演到破局了,不過——

 

主持人大聲告訴學員們,如果要破局,那就讓它破局吧!

 

「我們不是以『協議』為導向,是以『情感』為導向,對話才是我們的目的,不一定立刻就有結局,所以,破局就讓它破局,那可能是一個情緒的出口。」主持人說。

 

讓所有的情緒通過時間透過對話釋放,這正是「修復式正義」的價值,讓你血肉模糊的心重新長好,讓它再次獲得同理的能力;即使,上面永遠有塊疤。

 

這是超人的境界,當然,也是一個無止境的追求。

 

修復式正義座談不是以「協議」為導向,其真正功能是作為「情感出口」,因此促成雙方和解並非目的。(攝影:陳沛妤)

 

 

原諒不是義務 透過對話指引情緒出口

 

演練結束,學員逐漸散去,柴漢熙開始收拾桌上的角色卡和資料本,我看著他忙忙碌碌地,忍不住問他:擔任「修復促進者」至今,有什麼感想?

 

他手上捧著大疊自己做的教案,想了一下,回答我:

 

「這工作驗證了我的想法,可以把人性的善良面,透過司法展現出來。」

 

「『修復式正義』可以改變社會風氣,會改變人民對衝突的反應。解決衝突可以靠對話。」

 

「衝突後不再是彼此生氣,當我們談完,我們會更有能力。」說完,柴漢熙又露出那熱心鄰家伯伯的笑容。(上集回顧

 

 

 

【上報人物看更多】
●一場對談等35年… 柴漢熙的修復式正義長征(上)
●人生的痛都是禮物… 一場家變讓宋沁成清大學霸(上)
女醫蔡佼瑾變身自學媽 攜3兒擁抱紫蝶谷探險開課(上)
【抗日爺爺秦桂英】守孫立人行館58年 曾隨新一軍征戰印泰(上)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