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倩:青田再逢攝政王,為人求情不為己-《匣心記》書摘之五

伍倩 2019年05月11日 09:00:00

右為馮紹峰在《蘭陵王》裡的扮相(圖片取自網路)

(上篇請點這裡

 

一輪明月照耀著巍峨宏麗的攝政王府,遠遠地先傳來蹄鐵聲,就見齊奢不疾不徐地驅馬前來。

 

按理,攝政王駕到,府前的一條路就該清街,但齊奢素喜微行,最討厭出警入蹕那一套,因此只有十來名便裝的侍衛騎馬簇擁在他左右。馬隊方至府門外,驀地裡從暗處閃出一道人影,正橫身擋在了齊奢的馬前。馬兒受了驚,半身都騰起在空中,頸下的銀馬鈴「嘩嘩」震響。齊奢拉著韁低喝一聲,一個迴旋間便穩穩立定了坐騎,手一撐,翻下鞍,騎術漂亮而精湛,但再往前跨出兩步,就顯露出右腿微微的跛態。

 

隨行的侍衛們見驚了駕,一擁而上吆喝著去打攔路之人。齊奢瞇起眼,出聲制止,語氣裡有些意味使得一字頗顯深長:「妳——?」 

 

侍從遞著燈籠,照出了一位攬衣跪地的年輕女子:素衣素裙,長髮披散在兩肩,清冷的面貌與白日精描細畫的美豔大相徑庭。她膝行到齊奢腳前,磕下一個頭,「賤妾段氏青田叩見皇叔父攝政王,賤妾自知今日在酒宴上失言,罪無可恕,只是此事與喬公子絕無干係,懇求攝政王明鑒,有何責罰,賤妾皆願一命承當。」

 

聽到後半句,有一聲冷哼自男人英挺的鼻準內發出:「一、命、承、當?一個妓女的命,好值錢嗎?」 

 

青田愣了一愣,便一邊思索著緩緩答道:「晉,巨富石崇宴請客人,命家妓勸酒,客人三次拒飲,石崇當席連斬三妓。唐,軍人羅虯欲將繒采贈予營妓杜紅兒,長官不許,羅虯惱殺杜紅兒。宋,太尉楊政在府中豢養樂妓數十人,稍不如意,便杖殺剝皮。攝政王所言極是,妓婦之命從來便似螻蟻一般,何況賤妾不過是曲巷流鶯,比之家妓、軍妓、官妓更有不如。可是王爺,自古有言『螻蟻尚且偷生』,青田這條賤命雖則一錢不值,倒也算敝帚自珍,乃賤妾最為寶貴之物,心跡可表,伏請王爺不棄。」 

 

齊奢垂視著地面,微微頷首,「如此,妳所犯乃瀆言忤逆之罪,依律當處淩遲,剮三百六十刀。頭一刀剜舌,二三刀去乳粒,四五刀去乳房,六至十一刀去股,其次肩膊、兩手、手指、兩腳、足趾、背臀、頭皮、臉面⋯⋯魚鱗細割,直至末一刀刺心,梟首示眾。」 

 

青田唯覺這男人毫無感情的低沉聲音似一把鈍刀,一個詞、一個詞地割下她全身上下的每一塊血肉。他就像第一眼看到她時那樣冷漠而無動於衷,似乎一眼就看穿她絕色的皮囊,面對他,她只是一具失去了一切憑藉的、生死一線的骷髏。

 

青田的渾身都瑟瑟地打起抖來,整張臉變得慘極無色。霎時間,無數的往事湧起在她心頭,在這些往事中只有一個人的臉、一個人的名⋯⋯青田橫下了決心,深吸一口氣,一字一句道:「只要王爺寬免喬公子之罪,三百六十刀,賤妾身上每受一刀,便在心中感念一聲王爺大恩。」 

 

齊奢伸手自侍衛手裡取過了燈籠,更近地,直舉到青田面前。一片血紅的光打亮了妓女自頰邊垂髮中所露出的一張臉,臉已完全被恐懼所扭曲:雙頰僵縮、鼻翅擴張、下頜亂顫、脣窪滲滿了冷汗、額心沾染著塵土⋯⋯最後一點殘存的美麗也已褪去,唯獨一雙深陷在陰影中的眼早已亂耀著點點粼光,但卻始終也不曾滑落哪怕是半滴眼淚,只這麼炯炯明亮地、直直接迎他冷酷無比的目光。

 

不禁令男人奇怪,這雙眼哪來這麼大的——力量。他不由自主地俯下身,幾乎快與她鼻尖相抵,只一霎……(書摘至此全部結束,後續請看《匣心記 1》)

 

*本文摘自《匣心記 1》,圓神出版。

 

 

【作者簡介】

伍倩

生於夏天,太陽獅子,月亮天蠍。北京大學法語文學博士,現在大學任教。

 

鍾愛文字與故事。惟願自己能一字字講述好每一個故事,這些故事自冥冥之中找到我,藉我的筆墨降臨人間,帶給我歡笑與眼淚、光明與黑暗。

 

你想歡笑?想流淚?想永生難忘一個故事?我和我的故事都在等著你,希望能在書裡碰到你,也希望你可以在書裡,和你自己迎頭相遇。

 

(圖片取自伍倩微博)

 

看更多《上報生活圈》文章

 

 

出版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出版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藝文記者 → 黃衍方 william_huang@upmedia.mg 

關鍵字: 書摘 小說 匣心記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美食、品酒、旅遊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吳文元 chloe_wu@upmedia.mg

 

電影、戲劇、藝文、閱讀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黃衍方 william_huang@upmedia.mg

 

科技、通路、健康、名人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林冠伶 ling_lin@upmedia.mg

 

追蹤 上報生活圈https://bit.ly/2LaxUzP

一起加入 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