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蝸藤專欄:貿易戰風雲再起 川普錯過好時機

黎蝸藤 2019年05月12日 07:00:00

現在美國對中國「經濟牌」的威力已轉弱,美國要再壓中國,就只能進一步運用政治牌和國安牌。大戲還在後頭。(美聯社)

上周末(5月5日),美國總統川普的一條推特,說在本周五要給價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從10%的關稅升到25%;還威脅剩下的3250億中國商品也會在短期内考慮徵收25%的關稅。還指美中貿易談判進度太慢,中國還想「重談判」,他的答案是「不」。

 

中美貿易談判在過去幾個月,兩方官方透露出來的信息都相當積極。雖然一開始預期在三月底能完成,此後一拖再拖,但這無損雙方談判人員一直釋放出的樂觀情緒。甚至有消息指,本周劉鶴到美國,將是最後一輪談判。於是談判前,川普「沒頭沒尾」的一個推特,頓時給原本廣泛認爲即將收工的中美貿易戰談判,投下原子彈一般的震撼。

 

川普發出消息時,正好是遠東的星期一(5月6日)早上開市。受不明朗因素影響,中國香港恆生指數、上證指數、深成指數、創業板指數都大幅插水。恆指跌3%,上指跌5.58%,深指跌7.56%,「千股跌停」重現江湖。黑色星期一,一天之内股指蒸發3.5萬億人民幣。有人戲言,川普一個推特,打垮了中國股市。

 

中國顯然沒有預料到川普的行爲,於是一開始也措手不及,沒有對策。唯有在星期一早上嚴密控制信息。於是所有新聞網站都沒有報導川普的推特,整個財經界人心惶惶,小道消息橫傳,氣氛異常緊張。市場最擔心的是原定中國副總理劉鶴的訪美談判會取消,一旦如此,就意味著貿易戰升級一觸即發。直到下午,中國新聞網站才發出簡短的統一消息,表明中國準備繼續談判,氣氛才有改善。中國少數媒體又放出社評(可想而知都是官方核准的「高級媒體」)穩定人心。到了星期二,中國股市陸續開始收復失地。

 

美國股市在星期一早上也開盤即大跌,很大原因是中國發出相對和緩的消息,減低不確定性,股市陸續收復失地。於是看起來,美國受到的衝擊比中國小得多。可以說,川普打了一個時間差,在戰術上先聲奪人,占了上風。

 

開始幾天令人摸不着頭腦

 

由於中美談判,雙方人員對具體内容都只是蜻蜓點水地透露給媒體,又不斷放出利好的消息,川普爲何發推特在開始幾天都令人摸不着頭腦。有人甚至認爲,是川普要運用「談判的藝術」,在臨結尾的時候再「狠狠壓榨一筆」。依據這種邏輯,川普說加關稅只是「威嚇」而已,未必當真。

 

周三,美國商務部發出指令,從周五凌晨開始調高關稅,這才讓人確信,美國不是口頭威脅而已。中國商務部表示「深表遺憾」,並稱「將不得不採取必要反制措施」。但美國加關稅後,中國尚未有動作。

 

劉鶴比原定計劃遲了一天到達,這次他已不再有「主席特使」的身份也沒有如上兩次一樣能見川普。兩天談判可以用「不歡而散」形容,儘管雙方都表示有「建設性「或」進展良好。好在外間對談判的期望也降低了很多,雖然沒有什麽好消息但只要談判沒破裂就不是壞消息,美股還是上漲。

 

隨著消息的進一步披露,大致的情況可能是這樣。中美貿易談判到最後關頭,中國方面提出的一些承諾出現變數,具體可能是涉及强制知識產權、補貼高科技製造業、鋪貼國有企業等事項。中國大概沒有說不算,但原先說是要通過立法處理,現在就說只能通過行政命令和自我約束。

 

美國認爲中國「沒有誠信」,於是貿易代表萊特澤希建議立即加關稅,川普採納。還有繪聲繪色的傳言,說中國「反悔」是「習大大」的意思,對劉鶴說,「一切由我承擔」。當然,中國是另一套説法,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說,中國是「被承諾」,意思是美國所指的,中國根本沒有承諾過。

 

由於雙方談判的過程高度保密,又缺乏文本流出,所以哪一方的説法更有道理,實在是無從判斷。很可能,確實是中國原先承諾了,現在反悔;也可能中國給了含糊不清的「承諾」,美國有所誤解;完全由美國「生安白造」,無中生有的可能性很小。

 

最大變數就是川普的虛榮

 

可以肯定,這次變故的原因不是「川巨巨」「談判的藝術」,反而是「習大大」採取了主動。當然,習近平應該也沒有預料到川普會做出如此强烈的反應。是故在一開始,有點手足無措。

 

中美能否達成有實質意義的貿易協議,筆者一直持悲觀的態度。最大的變數就是川普為自己的虛榮、競選需要和個人利益,對中國讓步。

 

對中國而言,習近平一再强調,「國家核心利益不容談判」。何爲「國家核心利益」?無外乎三點:第一,中國要强大,特別是科技要超越美國,目標不能變;第二,「社會主義制度」不能動搖;第三,條約「喪權辱國」,不能中美之間不對等。

 

而從媒體透露出來的雙方分歧正好就是這三點。

 

美國要中國停止「强制知識財產轉移」,停止「盜竊美國知識產權」,還要實質性地停止「製造業2025」。這些要求都被中國視爲阻止自己在科技上超越美國。此外,美國要求美國網絡公司可以在中國正常經營,這不但被中國視爲「危害國家安全」,還會對中國互聯網公司構成競爭,不利中國科技公司成長。

 

美國要中國停止補貼國有企業,讓外資與中國國有企業一視同仁,這將動搖「社會主義公有制」的基礎。中國的「國有企業」在理論上是政府所有,國有企業的補貼、借貸和壞賬等問題都可以通過政府命令而解決。比如在1990年代,中國各銀行壞賬太多,中國就專門把壞賬划出來,另外成立一間公司處理壞賬問題,各銀行一下子就「擺脫壞賬」了。

 

國有企業向中國各銀行借貸,在理論上也屬於錢「從左手轉到右手」(都是國家的),既可以無限支持,欠賬也可以一筆購銷,視乎國家需要。顯而易見,這對外國企業(和中國私營企業)不公平,但如果中國答應美國要求,則「社會主義的基礎」會被動搖。放在江澤民和胡錦濤年代,這可能屬於可以退讓的領域,但在不斷强調「社會主義」的習近平時代,這難有退讓的空間。

 

無異於「喪權辱國」

 

當然,以上兩個問題不是「不能談」,而是不能「真的談」。中國可以在口頭上給承諾,但一旦要求嚴格落實就是另一回事。以前美國相信中國的承諾,但過了將近20年,美國也「學精」了,何況美方談判代表中有專門研究中國怎樣鉆空子的納瓦儸?於是美國提出要多管齊下確保中國遵守承諾。第一,必須以立法的形式,不能用「政策」解決,而且立法時間還要快,不能像中國駐美大師所言要五到十年;第二,必須定期審查落實的情況,美方早前的要求是每季度審查一次,可想而知,美國方案中,中國是否落實了承諾將由美方最後認定;第三,在條約中必須寫明懲罰手段,美國一發現中國不嚴格落實,就可以懲罰(加關稅),中國則需要在條約中寫明,不能反制。

 

在中國看來,這無異於「喪權辱國」。去年五月底,美方草案流出,引起公衆譁然,就是這類在中國人看來「喪權辱國」的表述。但對美國來説,只有確保這種審查和懲罰機制才能確保中國守承諾,談判才有意義。

 

這三個矛盾是無法解決的。因此,筆者對前幾個月雙方都形容(包括以上議題的)談判進展順利深感疑惑。現在看來,雙方顯然在這些深水區的問題上未有「真正的」共識。

 

客觀而言,中美貿易戰的勝敗取決於時機。川普現在對中國加關稅已錯過了最好的時機。一開始,在去年11月初,在和習近平會面後,川普答應把加關稅推遲到3月1日,就是已中了中國緩兵之計。到了3月1日再推遲,就進一步失去時機。

 

去年第四季,中國的GDP增長率三十年來最低,而且這個數據還被各方認爲是「灌水」的。可見當時中國經濟狀況非常糟糕。到了2019年第一季,GDP增長與去年第四季持平,沒有進一步下跌,其他指標,包括外國觀察家使用的指標,也(暫時)沒有得出相反的結論。這對中國來説松了一口氣。這表明了中國經濟已經渡過最困難的時候,至少沒有向下滑。可能,這也正是習近平有底氣向美國説「不」的基礎。

 

與此同時,中國的經濟層面的外交也出現了很多積極的信號,習近平和李克强接連訪歐,穩住了歐洲,意大利同意支持中國的一帶一路,歐盟最終在李克强訪歐中答應發表聯合聲明,都給中國打了强心針。華爲也在歐洲頂住了美國的壓力,至今沒有一個歐洲國家聽從美國的話,明確禁止華爲。最近的第二届一帶一路會議,出席人數是第一届的三倍,連歐洲富國瑞士也支持一帶一路,是中國的外交勝利。一向堅持獨立自主的富裕瑞士,可不是這麽容易受中國「收買」的。

 

這些都説明中國的環境在好轉。其實從中國網站的標題看,各種高調的標題重新占據主要位置,就可見一斑了。

 

中國如何反應值得關注。其實中國最好的做法還是「佛系」,不反擊。反擊只是為爭一口氣,更多是爲了應對國内壓力。

 

現在美國對中國的「經濟牌」的威力已轉弱,美國要再壓中國,就只能進一步運用政治牌和國安牌。大戲還在後頭。

 

※作者為旅美學者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