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華早報》:雖擴增移工員額 日本社會仍存在排外與歧視心態

楊穎婷 2019年05月13日 10:01:00

面臨嚴重高齡與少子化的日本,近年在情勢所逼之下,逐步開放外籍藍領工人入境。(美聯社)

日本政府4月宣布,為解決該國的勞動力市場短缺的情況而推行的新簽證制度,預計將在接下來的5年內為日本帶來逾34萬5千名外國人,而外國應試者的第一項測驗地點已在日本各地以及馬尼拉舉行。

 

然而,《南華早報》報導,此舉將使相對保守的日本造成影響。因為該國不曾經歷大規模的移民,並且將對這樣的改變存在嚴重的不信任感。現居於日本的各國僑民則擔心,新法規可能會造成日本人民對外來者的歧視加劇。

 

儘管仍有許多人堅持政府不應推行此政策,認為此舉無異是將當地人民的工作和社會和諧置於險境。但是,隨著人口年齡上升,以及少子化造成越來越少年輕人進入職場,因此難以找到足夠的員工,各家公司欣然接受新的移民法規。

 

 

新簽證遭批敞開國家大門

 

根據官方數據顯示,日本當今有221萬7千名外國移民,這些移民主要來自韓國、中國和巴西等國家。

 

而本次推動的新簽證分為「特定技能1號」、「特定技能2號」2個版本,兩者皆需要公司協助外國員工,並且提供員工通過包括日語能力等各項測驗的證明。

 

包括食品服務、清潔、建設、農業、漁業、機械和汽車維修等14個產業,皆應領取「特定技能1號」。該簽證的效期為5年,期滿可再行續簽,但不得攜帶家眷至日本。

 

「特定技能2號」則允許員工在滿足某些標準的情況下,能夠舉家遷移至日本。雖然這讓人認為日本已經敞開大門,並且讓移民能夠永久居留,使首相安倍晉三(Shinzo Abe)遭受猛烈批評。但政府仍堅稱,這些人只會短暫留在國內,並不算是移民。

 

 

簽證無法填補勞動力市場

 

然而,產業分析師說仍對此警告,即使首年將發放4萬7550張,以及最初5年總計將發放的34.5萬張簽證,仍無法完全填補龐大的產業所需的勞動力空缺。

 

東京富士通研究所(Fujitsu Research Institute)高階經濟學者舒爾茲(Martin Schulz)指出,根據政府的統計資料以及產業現況,可以知道日本的勞動力市場完全缺乏供給。

 

但舒爾茲也提到:「隨著2020東京奧運會在即,建築業蓬勃發展,各公司也變得絕望。他們發現,很難填補他們目前計畫的需求量,而他們也拒絕實施新計畫。」

 

舒爾茲進一步表示:「但是,事實上日本別無選擇,只能開放外國員工。即使有更多自動化機器和機器人,仍完全缺少足夠的人力。」

 

 

「製造問題的外國人」

 

此外,仍有許多人對外來員工表示抗拒,認為他們的工作機會將被那些願意長時間工作、領取相對低廉新水的人佔據。此外,他們也擔心這些外來員工將無法融入日本社會、消除語言隔閡。

 

根據僑居日本的法國人費耶(Eric Fior)表示,他的膚色使他在日本遭受的歧視相對輕微,但歧視事件仍不斷發生。例如,某個下著大雪的冬天,他位於橫濱辦公室的管理員把每扇門前的積雪鏟除,唯獨他的門前還積著雪。

 

 

「表面上有禮貌的國家」

 

又有一次,費耶和辦公室的管理員確認,他能和其他人一樣在門口放些花箱。但在他放置花箱的3天後,他平常用來澆水的水龍頭卻壞了。向管理員詢問水龍頭的去向時,管理員只是聳聳肩便轉身離開。費耶卻在他員轉身時,看見他口袋裡的水龍頭。

 

現年47歲的費耶說:「你能怎麼做?日本表面上是個有禮貌的國家,每個人面帶微笑並且鞠躬,但很多時候你會感覺到,他們表面之下是希望我們外國人不要出現在這裡。」

 

費耶提到,「面對那些問題並沒有意義,因為什麼也不會改變,而我們最終只會得到『製造問題的外國人』的名聲。」

 

 

排外事件層出不窮

 

從無故拒絕將房屋租給非日本人的房東、不願意坐在外國人旁邊的火車乘客,到入口處放著「外國人止步」(no foreigners)標語的酒吧或餐廳可知,事實上,日本歧視外國人的事件層出不窮,而最新的研究更指出這項問題的嚴重程度。

 

過去高度單一化的日本,未來將如何面對愈來愈多外籍人士移入的社會?(美聯社)

 

根據由倡議者與學者組成的「反種族歧視資訊中心」(Anti-Racism Information Centre)調查,340名外國公民中有167人表示,他們擁有多次遭到日本人歧視對待的經歷。

 

一名兼職鞋店的員工回憶,有個日本消費者不喜歡看見外國人擔任收銀員,拒絕由他們服務,並要求換成日本員工結帳。另一人則是在24小時商店的中國員工,他因為和中國顧客說中文而遭到訓斥,從此被要求只能說日文。其他人則提到多次租屋遭拒、不被允許進入商店的經歷。

 

 

有助於為日本社會貢獻

 

然而,倡議團體指出,日本政府放寬海外員工簽證要求的新規定,意味著很快將會有成千上萬名外國人住進日本社會。

 

人權倡議者有道出人(Debito Arudou)表示:「為日本帶來更多人會帶來正面影響,因為這可能將有助於使非日的員工為日本社會貢獻的這個事實正常化。」

 

「但令人沮喪的是,對於讓這些新進的人成為必要的基礎,日本依然毫無作為。新簽證制度仍將這些非日的入境者視為『旋轉門』(revolving-door)員工,他們沒有明確的永久居留權或公民身份。」

 

 

缺少反種族歧視法規

 

此外,有道出人也指出,如同調查結果顯示,這些計畫中存在的根本缺陷為,非日的外來者並未得到能不受整體社會中的偏見所影響的足夠保護。

 

有道出人提到:「日本仍然沒有反對種族歧視的國際法規,仍是唯一沒有相關法規的工業化社會。即使看似負責掌管並糾正歧視的政府單位,也沒有實際的執法權力。」

 

非日員工無異於本國人

 

因此,有道出人認為,政府需要通過制裁種族歧視的法規、加強監督組織的權力,並制定實際的移民政策,而非阻止勞力短缺的臨時簽證制度。

 

有道出人說,政府「至少要告訴人民,非日員工無異於每個(日本)員工,是為日本社會貢獻的重要角色,同時也是居民、納稅者、鄰居和可能在將來成為日本公民的人。」

 

本語音由合作提供
ibo愛播聽書FM APP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