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班農把脈中國的對與錯

余杰 2019年05月15日 00:01:00

班農認為,美國人先應該有六項認知,才能理解為什麼和共產黨政權妥協是白費力氣。(湯森路透)

美中貿易戰升級前夕,曾任川普總統策略顧問的美國右派政治活動家班農投書左派的《華盛頓郵報》,警告美國朝野切切不可信任中共政權。他認為,美中貿易談判,不管結果如何,簽下的任何東西,都只會是短期的停火,因為美中兩國進行的是長期的經濟和策略大戰。班農指出,美國人先應該有六項認知,才能理解為什麼和共產黨政權妥協是白費力氣。班農的這六點認知,有些相當精準,有的則犯了一般西方人看中國時常見的錯誤。

 

中國從沒準備走自由市場經濟道路

   

班農的第一項認知是:中國從二零零一年加入世貿組織後,共產黨就在和民主國家爭戰,中國是美國從來沒見過的經濟和國安威脅。如果中國答應了美國對科技轉移、智財保護、貨幣操控、網路間諜、貿易壁壘、國企補貼等各項要求,那無異要拆整個中國國家資本主義的台。

   

班農的這個認知是準確的。中國在經濟上從來沒有準備走自由市場經濟道路,因為與自由市場經濟相配合的必然是民主政治,而民主政治就意味著中共放棄一黨獨裁。自從共產黨這種怪胎誕生以來,從來沒有哪個共產黨自願、主動放棄一黨獨裁模式,一般都是走投無路、被逼無奈之時才以改革來求生——蘇聯和東歐國家共產黨失去權力的過程就是如此。所以,中國加入世貿,從來沒有打算遵守世貿的準則,只是想從中漁利。美國貿易代表署(USTR)報告指出,支持中國加入世貿組織是一個錯誤決定。中國入世後並未做出有助於市場化的改革,反而加強對貿易的控制以及對外商競爭設置障礙,違反了世貿的基本原則。另一方面,美國為中國加入世貿組織放行,取消貿易與人權掛鉤,幫助中國迅速成為僅次於美國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時至今日,中國在經濟、科技和軍事等領域與美國形成全面競爭態勢的同時,國內人權狀況日益惡化、專制進一步強化,並且再也不理睬西方社會的指責。

   

班農的第二項認知是:如果美中有任何協定,那不是兩個相似的系統尋求更進一步的結合,而是兩個極端不同的經濟模式的巨大衝突。美國可以想見到最好的結果,是中國放棄當前的作法,而讓美國有強制執行協定的機制。中國可以想見到最好的結果,是中國在提交一堆文件,做了一堆無法實現的承諾後,美國就解除關稅,讓中國等到川普下臺,看看比較不反中的民主黨政權是不是有改變。

 

班農曾任川普總統策略顧問,是美國右派政治活動家。(湯森路透)

  

班農的這個認知也是對的。習近平的經濟政策顧問劉鶴聲稱,中方「在重大原則問題上決不讓步」。在三個核心問題上,雙方無法達成共識:一是取消全部加征關稅;二是貿易採購數字要符合實際;三是改善文本平衡性,「任何國家都有自己的尊嚴,協定文本必須平衡」。隱藏在這三個問題背後的是美方提出的中國必須作出「結構性改變」的要求,這正是習近平堅持的「絕對不能改」的部分——一旦「改」,就要了中共的命。過去幾個月,中國採取的策略是「以拖待變」,拖到二零二零年美國大選、川普下臺,換上民主黨,就能糊弄過關。

 

中共根本不可能分化美國

 

川普看透了這一陰謀,在推特上發文説,「我想,中國人認為他們在最近的談判中遭到挫敗,想等二零二零年下次美國大選,看他們是否有運氣等到民主黨勝利,那樣他們將可以繼續每年從美國竊取高達五千億美元的資金」。川普自信滿滿地說,「唯一的問題是,他們知道我將當選連任(因美國經濟大好局勢和史上最高就業)。如果他們在我第二個總統任期談判,要達成協議將更難。」即便此前對中共予取予求的民主黨也覺醒過來,川普在對華公平貿易問題上的堅定立場得到普遍支持。參議院少數黨領袖、紐約州民主黨議員舒默(Chuck Schumer)說:「對中國要堅持下去。川普總統,不要退縮。力量是戰勝中國的唯一方式。」俄亥俄州民主黨參議員布朗(Sherrod Brown)說:「中國欺騙傷害美國工人太久了。關稅將中國帶到了談判桌前,現在我們已經在那裡了,總統必須確保真正的改變,以創造公平的競爭環境。」中共根本不可能分化美國。

   

班農的第三項認知是:中國國家資本主義有許多既得利益者,奶水豐厚的國企經由政府補貼和盜取科技而得以生存,如果中國改革了,這些國企就會失去競爭力,而讓許多共產黨官員丟失利益。這是共產黨內部政治的現實,劉鶴為守的改革派,對抗的是一大票既得利益的對美鷹派。現在黨內的笑話是,劉鶴有百分之五十的機會變成鄧小平那樣的改革開放代表性人物,另外一半的機會是被關進大牢。

 

共產黨體制從沒出現真正的改革派

 

班農的這個認知是完全錯誤的。首先,共產黨體制內從來沒有出現過真正的改革派、民主派。六四屠殺之前的胡耀邦和趙紫陽勉強算是,但他們的改革只是有限的經濟改革和更加有限的政治改革。而且,趙紫陽在其晚年的回憶錄中坦承,他在位時並未思考徹底的政治改革議題,他的權力相當有限——他至多只是鄧小平的「秘書長」、「大管家」罷了,並無決策權。迄今為止,中共體制內根本看不到出現戈爾巴喬夫的可能,防止黨內出現戈爾巴喬夫式的人物,是習近平念茲在茲的首要問題。其次,劉鶴不是改革派,而是不折不扣的「習近平派」。如果説劉鶴是改革派,他的主子習近平就一定是改革派——只有改革派才會重用改革派,這顯然不符合基本的事實。假如劉鶴是改革派,而習近平是保守派,那是低估了習近平的智商——習近平再笨也不會讓跟其理念背道而馳的人當他的經濟智囊。

 

劉鶴在哈佛大學鍍金的經歷並不意味著他就親美、親自由經濟和親民主政治。第三,班農説,劉鶴有一半的可能成為鄧小平那樣的「改革開放代表性人物」,這更是錯上加錯。鄧小平不是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而是屠殺人民的「總射擊師」,毛澤東對鄧小平的評價相當準確——鄧小平是「開鋼鐵公司的」,意思是鄧小平跟他一樣冷酷無情、殺人如麻。另一方面,劉鶴連常委都不是,在黨內只是位階較為次要的政治局委員,將劉鶴與鄧小平相提並論,顯得是大大抬高了劉鶴的地位。這種描述說明並非中國問題專家的班農對中共的權力結構並不瞭解。

 

共產黨體制內從來沒有出現過真正的改革派、民主派。(湯森路透)

 

班農的第四項認識是:白宮內外有一派的人,利用川普對股市高點的驕傲,還有對失去農業地帶選票的擔心,想要讓川普接受一個對中比較溫和的協定。但這是一個錯誤的看法。美國經濟在對中施加關稅的情況下,仍然穩健成長,對中強硬不會讓經濟和股市崩盤。但如果對中軟弱,民主黨的參議員Chuck Shumer和總統候選人Bernie Sanders,都會迫不及待地攻打他,而共和黨內部,甚至會有對中鷹派出來挑戰初選。所以川普最好的政治算盤,反而應該是對中強硬。

 

美國鴿派完全失勢

   

這個認識倒是說出了白宮的真相:鷹派已佔據上風,鴿派完全失勢。川普的執政滿意度日漸上升。根據民調機構拉斯穆森四月九日發佈的報告,53%受訪者滿意川普總統的施政表現,45%的人不贊成。與前一天相比,這兩個數值分別增、減2個百分點(各為51%及47%)。拉斯穆森報告說,前總統奧巴馬在第一個任期內相同時期的支持率為46%,比川普低7個百分點。根據喬治城大學政治與公共服務研究所和麥考特公共政策學院三月三十一日到四月四日所做的「戰場民調」(Battleground Poll),美國民眾高度肯定川普總統在經濟、就業和稅收等方面的施政表現。該民調結果顯示,58%受訪者支持川普的經濟政策,57%滿意他在創造就業方面的努力,45%贊成他的稅改政策。美國民調也支持川普政府對中國的強硬政策。普索三月份的民調指出,一年來對中國有好感的美國民眾比例,從53%減至41%,也有46%的美國民眾主張,中國是未來十年美國的最大威脅。在對中國強硬有民意基礎的情況下,川普沒有理由輕易與中國達成妥協,越是強硬,川普就越受國人的支持。

   

班農的第五項認識是:即使是最嚴格的協定,沒有監控機制也是罔然。美國最大的危險是,現在簽了看起來很好的協定,但幾年後發現被騙了。中國在加入世貿組織後,美國以為會有十幾億的消費客戶,但得到的卻是丟失的五百萬個製造業工作機會。

   

這項認識正是美國和中國在貿易談判中的關鍵分歧:中國希望像往常一樣,簽署一份不需要負責的協議就能輕鬆過關;美國則希望在協議中附加監控機制,比如保持關稅的懲罰,否則中國一旦故伎重施,美國只能無計可施。川普不會犯跟此前幾屆政府同樣的錯誤。

 

  根據民調機構拉斯穆森四月九日發佈的報告,53%受訪者滿意川普總統的施政表現,45%的人不贊成。(湯森路透)

 

班農的第六項認識是:世界逐漸看到一個軍事化的集權政權。中國把上百萬人民關入集中營,壓迫維吾爾族、基督徒、佛教徒,監視、奴役自己人民。這是歷史性的時刻,世界正分成一個自由,一個奴隸的兩個陣營,川普和習近平的對抗結果,會改變世界走向。川普贏了,世界就更自由、更民主、更市場資本主義;習勝了,中國特色的國家資本主義,就會讓世界走向極權。而美國對抗的是共產黨,而不是中國人民。中國人民持續是共產極權的受害者。

 

中國人民既是受害者,也是加害者

   

這個認識對了一半,錯了一半。前半段是對的,中國的威脅已經侵門踏戶、迫在眉睫。美國知名智庫外交關係協會(CFR)日前發表特別報告指出,中國對世界秩序以及對美國和其盟友逐漸累積的危險,源於柯林頓、小布希和歐巴馬過去三屆美國政府誤讀了中國的戰略意圖,直到本屆川普政府才「喚醒夢遊中的美國」,直面北京對美國國家利益和民主價值的威脅。美國共和黨籍眾議員沃爾夫(Frank Wolf)曾經批評,六四事件以來,美國歷屆政府的對華外交政策並未體現人權、宗教自由和法治等美國價值觀,雙方發展關係是以貿易和市場為主。六四事件後,美國政府透過擴大和中方的貿易,「讓那些應該為六四負責的人更加富裕,更加有力量,也使得他們更加大膽」。沃爾夫還表示,美國歷屆政府在六四事件後執行的對華政策已經證明是錯誤的,「中國的經濟開放並沒有像有些人想像的那樣帶來政治開放」。

 

川普政府扭轉了此前三十年的錯誤。另一方面,班農特別將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加以區分,這是試圖從糞坑中淘金。若沒有中國人民的支持,共產黨不可能持續掌權如此之久。中美貿易戰以來,中國國內民族主義情緒高漲,支持習近平和反美的言論鋪天蓋地,而反對共產黨和支持美國的聲音非常低落。中國人民既是受害者,也是加害者,或者更準確地説,是斯德哥爾摩綜合徵患者。

 

※作者為中國流亡海外異議作家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