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蔡賴相爭也是修昔底德困境

林青弘 2019年05月17日 07:00:00

無論民進黨如何解決蔡賴相爭,勝出者不可能化解選民不想支持民進黨的埋怨慍懟。(攝影:李智為)

這個年代太混亂,自己定位為中間選民,但是媒體報導的中間選民卻往往不如自己認定。媒體民調把調查所知的受訪者,一般依據投票行為與政治立場,劃分為泛綠、泛藍與中間等三大區塊。可是中共統戰積極,國安局對著中共同路媒體,有著不能公開說明的窘境,如此一來,台灣選民是否也會被演化出一塊泛紅的政治屬性?而這樣的「泛紅」或許是隱藏版,潛藏於泛綠、泛藍甚至中間等三大區塊,兩岸統一與台海戰爭,不是不可能的命題,而是台灣民主過程中,一直需要應對的「安全困境」。

 

空泛口號與精神教條,諸如「兩岸一家親」、「九二共識」等等,解決不了中共鯨吞蠶食台灣民主自由法治的既有現狀。如果民進黨還是台灣本土政黨,對於台灣人民的切身利益與未來前途,仍然初衷不變、信守承諾,同為民進黨員的蔡英文總統與賴清德前院長,為了台灣人民的集體利益與民進黨2020年選戰的最大利益,蔡賴兩人還有什麼非爭不可?無論「蔡賴合」或是「蔡賴配」,提出如此折衷方案者,誰不是心繫台灣前途與焦慮擔心中共的統戰與滲透?

 

即使君子之爭,總要有爭鬥才能分出勝負,還沒團結之前,要先爭打一仗,這是哪門子的團結心法?蔡總統面對初選,不是畏戰,用女性與未婚來減縮她的從政歷練與執政意志,這是性別歧視,也是低估輕視。言猶在耳的團結,希望協商取代初選競爭,這是現在進行式的先設預知,也就是看到未來的分裂擔憂,提前預警勸示,出發點是良善單純,並非權謀算計。惟有不察者,選邊站也好,牆頭草也罷,或是沾賴而魚躍龍門者,不會有此大格局與大見識。清出於南,曾經位居院長者,視野與判斷,怎能放大抓小?

 

西元前五世紀,古希臘境內上演兩大陣營的衝突與競合。以雅典為中心的提洛同盟與以斯巴達為核心的伯羅奔尼撒同盟相爭相鬥,日本政治學者豐下楢彥(Narahiko Toyoshita)把修昔底德困境譬喻成「海洋的雅典」、「地位較低的盟邦」(例如米洛斯)與「陸地的斯巴達」等三者間的國際政治關係。豐下楢彥指出修昔底德論述的核心,正是藉由「兩種立場」眺望問題的同時,對比「兩種邏輯」,而能夠從「完全相反的方向察看現實」,這樣才能「打開將現實相對化的道路」。

 

修昔底德當年要避免陷入「安全困境」而導致戰爭爆發,如今放諸於蔡賴相爭,「執政困境」企圖由初選機制校正與挽救,最終是否會導致民進黨失去2020年的選戰優勢?這問題非常值得賴前院長仔細想想,更值得蔡總統自我反省。

 

唯有「真泛紅假泛藍」的中共同路人,才會樂見民進黨內的廝殺與爭鬥。民進黨這三年的執政經歷,確實有很多不完美的可議之處,即使連筆者也是怨聲載道,不滿已久。賴前院長想到解決此一「執政困境」的邏輯思考,竟然是借用初選機制,企圖驗證自己是否比較強,比較獲得民意支持,然後利用初選勝出,挽救三年執政的弊病與抱怨。秉持這樣的思考邏輯與挑戰立場,眺望民進黨執政問題,賴前院長會不會掉入修昔底德陷阱而不自知?

 

這篇文章不是「米洛斯對話」,無論民進黨如何解決蔡賴相爭,勝出者不可能化解選民不想支持民進黨的埋怨慍懟。因為蔡賴間的差異,表現在民調數據高低,只是泛綠陣營的內部移動,不是擴張民進黨的整體支持度。無益的爭端,表現在初選協調的僵局不解,這是不是預告民進黨未來會把執政權交出?

 

要能化解現在進行式的蔡賴相爭,蔡總統要從賴前院長的立場與邏輯,想想他的初選意義何在、堅持為何;對於賴前院長而言,也要從蔡總統的立場與邏輯,想想蔡總統為何非連任不可,為何初選要以時間展延逆轉競爭劣勢?徹底站在對方立場與順著對方邏輯思考初選僵局,初選僵持的現實如何打開相對的化解道路,應該會有突破修昔底德困境的智慧與覺悟。

 

※作者為自由作家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