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耀南專欄:降低選舉舞弊卻造成賄選暴增的菲律賓

洪耀南 2019年05月19日 07:00:00

如果選務系統沒有從賄選與選舉支出進行改革,杜特蒂的體制改革也會步上柯拉蓉的後塵。(湯森路透)

菲律賓剛完成的期中選舉,有6100萬完成選民登記,有43,554人競逐18,072職位,62人競選12席的參議員,全國單一選區。633人競選單一選區245席眾議員,還有134個政黨爭取52席眾議員比例代表制席次,273人參選81個省長,185人選副省長,1733人競選780席省議員,415人選145個市長,3765人選1628名市議員,3571人與3282人分別選1489個鄉鎮長與副鄉鎮長,有29299人選11,916席鄉鎮議員。

 

參選爆炸,加上合併選舉,讓選項十分複雜,選務更是繁雜,過去單就開票統計,需要耗時三個多月才能完成。加上家族政治盤據地方政權,短則二十多年,長則高達四五十年,選務舞弊層出不窮,讓亞洲民主的櫥窗蒙塵。

 

1986年艾奎諾夫人柯拉蓉為了解決菲律賓的「民主政治」沈痾,推動修憲,採取任期限制,限制家族政治的發展,但成效不彰,主因是選舉的核心議題沒有獲得改善,例如乾淨選舉、選務的舞弊。透過賄選與操作舞弊的選務而當選,貪污舞弊成為成為菲律賓政治人物的烙印。

 

2010年在選務上做出重大改變,推動電子投計票,讓開票時間大大改善,從三個月縮點在一天內可以完成,但首次採用爭議不斷,沒有信任與共識,從舞弊做票懷疑論甚至機器是中國製也是問題,當天中選會做出一個決定,全國隨機抽樣5%投票所,進行人工開票與機票統計進行比對,而化解爭議。

 

在經歷2013年期中選舉、2016年總統大選、2019年期中選舉,電子投計票作業流程順暢,人民也逐漸習慣,系統是由委內瑞拉公司,但機器是中國生產,後來改跟台灣購買。而戶政系統也進行指紋建檔,領選票也增加指紋辨識系統,降低人頭代投的狀況,投票率也從過去81.7%降低73.8%投票率。

 

但還是有零星投計票機器無法操作,本次選舉設備不同以往,不再採取一次性統包,而是分開採取低價標發包,如傳輸卡、記憶卡、選票紙等,如SD卡預算8000萬比索,最後被2900萬比索得標,導致有1700張SD卡的故障。投計票機全國大約8萬5000台,而發生故障也從2016年125台增加到600台。

 

電子投計票與電子化戶政系統,讓選務更加透明,人為的選務舞弊也大大降低與改善,杜特蒂的手段,讓選舉暴力事件也大幅減少,這是菲律賓的民主進步。

 

但一方面的惡化,令人十分擔心,因為選務舞弊空間降低,候選人紛紛轉向跟選民進行賄選,賄選越演越烈,這部分連總統杜特蒂也承認,買票金額從500比索到2500不等,但其他動員費用,甚至大量機車遊行、造勢動員費、監票人員的費用等等變相賄選,讓候選人的選舉成本逐年墊高,最後只剩下政治家族才有能力出來競選。

 

文宣宣傳支持也十分龐大,除了沿街的文宣張貼以外,嘉年華式地遊街,競選小贈品沿途發送,造勢晚會都需要演員明星出席站台,加上人員的動員,都需要龐大支出。

 

杜特蒂推動修憲,從體制的改變,把政體改成聯邦制,省市整併成邦,賦予地方政府更多權責,中央體制走雙首長制,由國會選出總理為政府首長,總統為國家元首,主掌外交、軍事及監察權(監督政府各部門),任期五年可連任一次。但在人權方面,恢復死刑,並把刑事責任由15歲在降低至12歲。但如果信任的選務系統,沒有從賄選與選舉支出進行選務改革,杜特蒂的體制改革也會步上柯拉蓉的後塵。

 

※作者為台灣世代智庫執行長/台灣自由選舉觀察協會(TANFREL)理事長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