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看韓國瑜的遷都狂想曲

卓然 2019年05月17日 00:00:00

韓國瑜只是想告訴大家,當總統哪有那麼難?朕在哪,社稷就在哪。(攝影:李智為)

這是一個很古老(東漢)的鄉野軼聞(《 風俗通義 》)故事:某君得意的遛他新得的一匹健馬,道旁小兒鼓譟助勢,人和馬都為之亢奮,愈跑愈狂,終至倒地不起。有個智者就說了:「殺君馬者,道旁兒也。」道旁兒也許沒有壞心,卻招致不幸的後果。

 

韓國瑜想選總統,已經由他親口證實了,壞在不能承認是他見異思遷,維持眾星拱月高人氣,是他逼使國民黨就範的必要之惡,而處於亢奮中的韓粉,就是一大夥的道旁兒。

 

黃捷翻白眼質詢被奉為鄉民女神之後,韓國瑜動了肝火,表面上看,他是賭氣秀下限,實際上有他精明的政治盤算在其中,電視名嘴喜孜孜的揶揄他,不會坐大他的草包形象,他壓根兒就沒打算自命為精英,所有對他的冷嘲熱諷,只會調動韓粉對他更心疼,更誓死效忠。

 

於是乎他展開一系列裝瘋賣傻的表演,嘟嘴一問三不知,他的同道們也很樂於配合,讀他千遍也不厭倦,排排站靠念力集氣發大財,韓國瑜於是快馬揚鞭,保證當選總統後會在家上班,永遠做你的好厝邊……這會招致一個後果:證實地方政治果然很白痴、很兩光。

 

這其實不是什麼新鮮的發想,不過就是「南北平衡,遷都高雄」的白話文刪節版唄,只不過韓國瑜在其中添加了卡通元素,強化了荒謬劇的張力,他只是想告訴大家,當總統哪有那麼難?朕在哪,社稷就在哪。

 

關於遷都這檔事,不說近代國家有許多例子,就拿中國兩千年帝制史來說,但凡遷都就是天搖地動的大事,理由千百㮔,重點只可能有兩樣:一是逃難,外敵來犯,不得不逃是也,南宋趙構遷都臨安,蔣介石遷都重慶,都是為了逃避戰禍,明朝末代皇帝崇禎危急時也有此念,但被一干讀死書的老臣所誤,最終城破自縊煤山。

 

遷都的第二個理由,是為了擺脫舊官僚勢力,另立中央,最著名的例子是明成祖遷都北京,原因是他的帝位是靠政變奪來的,留在南京會被他老子的舊法總指指點點。從起心動念來看,韓總統想在高雄上班,比較像是這一類,但是人家朱棣可不是輕車簡從走馬上任,那可是一個鐵騎干戈,勞師動眾的大工程,而且還留著他老子的南京法統當陪都,一應無實權的官僚班子都留著。韓國瑜是打算把台北當陪都嗎?我相信他沒有認真想過。

 

韓國瑜意外得到一匹新馬,急著想蹓一蹓腳力,妙的是道旁還真的有一大票小兒鼓掌叫好,這匹馬的命運就已經決定了。

 

我溜覧了一下臉書朋支圈,發現最死忠藍粉也大呼夠了,紛紛改道挺郭,韓國瑜即興揮灑,將政治庸俗化的工程,固然可以讓厭惡舊建制的人出一口鳥氣,但把遷都視如兒戲,將會牽動官僚體係千絲萬縷的利益,他如果當真,這一齣赤腳天子騎馬進京的遊戲,就可能徹底game over了。

 

※作者為自由評論者    

關鍵字: 韓國瑜 高雄 遷都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