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台灣」不是不能說的秘密 同志當然也不是

Chen Nai-chia 2019年05月17日 00:00:00

同志只是想要有一個可以受法律保障的「成家」的機會。(攝影:張家銘)

生為一個台灣人,從有記憶以來,外交上的困境就一直是台灣人的日常,不論是邦交國數量一次又一次的減少,還是台灣代表在國際會議上遭到刁難甚至驅趕,以及無數次的「被中國人」或是「被中國台北」等等強迫錯置的身份認同,作為一個台灣人,好像總是不能理直氣壯、揚著頭、驕傲的說出「我來自台灣」,好像台灣雖然是我熱愛的土地、故鄉、國家,卻是一個國際社會的禁忌,只能秘密的當一個台灣人,不可以說、不可以大方表現、不可以張揚。

 

同志的處境不也是如此嗎?也許社會上大多數的人對於同志有些陌生、有些既定的印象甚至誤會,但我相信都是台灣人,對於那種「無法驕傲做自己、驕傲說出自己是誰」的處境,一定很熟悉。

 

很多長期關心台獨運動的前輩,在去年發起了「東奧正名」的公投案,希望可以在2020的東京奧運,讓來自台灣的運動好手們,可以光明正大、抬頭挺胸地穿上寫著「TAIWAN」的服裝,在國際運動盛會上發光發熱,為自己、也為台灣爭光。

 

這個公投案受到很多阻撓,有來自國際的壓力,而更直接的是中華奧會的反對,甚至在選前最後倒數的時刻,找了許多體育國手站出來開記者會反對這個公投案,不論這些國手們說的是不是事實或出自他們真誠地相信,我和很多發起「東奧正名」運動的前輩一樣詫異、難過和悲憤,作為一個台灣人,難道「代表台灣」是一件不光彩的事嗎?難道生為一個台灣人的事實不見容於國際社會嗎?難道當一個台灣人就要一輩子活在謊言裡嗎?

 

這樣的心情,何嘗不也是同志的心情?同志想要結婚,跟自己愛的伴侶相守相伴、互許終身,同志並沒有想要改變其他人的家庭、其他人的生活,同志只是想要有一個可以受法律保障的「成家」的機會,就像台灣人對國際上其他的國家並沒有敵意,只是單純的想要以台灣的身份名正言順的與國際社會交流、互動,並且在防疫、打擊犯罪等重要的議題上面,保障台灣人的權益,這種處境又無助又無奈卻還要不斷的被挑戰、被挑釁,我相信任何一個有同理心、善良的人都能想像或理解,同志只是需要一個肯認,一個可以跟異性戀一樣受到法律保障的平等的機會,就像台灣也值得國際社會一個平等對待的機會。

 

2017年的5月,民進黨政府上台後第一次面臨到世界衛生大會不發邀請函的困境,我們看到衛福部、外交部都動起來宣傳台灣可以為國際衛生體系做出貢獻,而且台灣也不應該成為全球防疫網絡的漏洞;2017年的5月,大法官釋憲做出了第748號解釋,明白揭示了同志也應該享有婚姻自由的平等對待,白話的說,同志也不應該被排除在婚姻制度的保障之外。

 

讓台灣成為國際社會的一份子,我們可以貢獻、可以分享、可以互助互惠、也可以受到保障;讓同志獲得婚姻制度的平等對待,讓同志家庭正式成為台灣社會的一份子,我們也同樣可以貢獻、分享、互助互惠,更重要的是,同志的身家性命可以獲得國家法律的保障。讓同志結婚,讓老年同志老有所終,讓壯年同志安心生養、拼事業拼經濟,讓青年同志可以許一個在台灣成家立業的夢想,讓少年同志有一個平安長大、遠離霸凌恐懼的機會,讓同志結婚,讓台灣社會少一點差別待遇、多一點尊重和團結,讓我們為台灣的民主、自由、人權價值驕傲,讓我們對國際社會堅定地喊出Taiwan Can Help!

 

※作者為倫敦大學亞非學院國際政治碩士

關鍵字: 同婚 同志 748號解釋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