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韓國瑜與郭台銘的修憲外行話

主筆室 2019年05月20日 07:02:00

韓國瑜與郭台銘對修憲的構想語焉不詳、言多謬誤;不過兩人同時表達了對修憲的意願,這是好事。(圖片由高雄市政府提供)

韓國瑜說,台灣應該思考總統兼任閣揆的可能性,讓總統直接對立法院負責;郭台銘則拋出內閣制的想法,認為現在總統權力太大了,應該讓閣揆有更多的權力,他還想讓立委可以兼任內閣部長。韓國瑜與郭台銘的修憲論述語焉不詳、言多謬誤;不過兩人同時表達了對修憲的意願,總是好事。民進黨應該趕快接招,最好朝野雙方還能簽署一份修憲承諾書,承諾在明年新總統就任半年內召開修憲國是會議,反悔的應受選民最嚴厲的制裁。

 

現行的憲法有諸多明顯可見的問題,例如,《憲法》第130條規定國民必須年滿20歲才有選舉權,幾乎與所有民主國家的18歲公民權潮流相左;例如,就連《地方制度法》都容許地方縣市長得有三席副市長以方便分工,《憲法》第54條竟規定行政院僅能有一名副院長,完全不符現代政府分工負責的設計,累死行政院院本部三長。

 

至於中央政府體制的問題更多了!總統直選之後,除了握有不受立法院節制的閣揆提名權外,總統幾乎沒有任何實際介入政務的權力,這導致權責不符,總統只能用換閣揆來處理民怨,過去18年換了14個行政院長。而本該屬於立法院的職權被劃給監察院,這導致國會制衡行政部門的權力大幅下降;至於考試院的職權本該劃給行政院人事總處即可,卻格於莫名其妙的「五權憲法」,將考試權與行政、立法權平行,疊床架屋,浪費資源。其他諸如國會議員人數及選制的設計,會直接影響小黨的生存空間與民意展現方式,同樣有極大的討論空間。

 

韓國瑜說台灣應該思考總統兼任閣揆的可能性,如果這不是要取消總統直選,就是要走向總統制。明確走向總統制不是壞事,但國會議員的角色與國會權力的設計必須同時調整,如必須透過調整選制降低政黨對國會議員的牽制力,不能再讓總統兼任黨主席,或至少讓總統與國會選舉完全錯開,否則總統同時掌握行政立法兩權,將真正變成超級大總統。而韓國瑜說「讓總統直接對立法院負責」,那是內閣制的說法,絶不能套用在直選總統身上,把「制衡」說成「負責」,顯示韓國瑜對憲法與政府運作毫無研究,又在信口開河。

 

至於郭台銘說的「總統權力太大了,應該讓閣揆有更多的權力」也是政治語言。台灣總統的問題不在於它的權力太大,而在於總統欠缺施展權力的舞台空間,以及沒有相對應的機構制衡。郭台銘或可問問他的好朋友馬英九,馬就任總統之初就是想「退居第二線」,結果造成民調大跌,與蔡英文先前的民調低迷如出一轍。台灣的選民不允許他們直選出來的總統把權力交給閣揆,他們要總統為所有的政務成敗負責。而郭台銘說的立委兼任閣員同樣是外行話,除非他明白主張取消總統直選,讓台灣走向內閣制,否則很難有實現的一天。

 

政治人物談修憲必須要一套一套地談,不能只挑選民愛聽的話來講。沒有保留直選總統機制,卻還要總統自己分權,讓閣揆去向立法院負責的事,因為這會造成權責不符、政局紊亂。也很難有行政向立法負責,卻保留總統直選的案例,因為直選的總統只向選民負責,不是向國會負責。問題關鍵在台灣要不要維持總統直選,要,就走向總統制,不要,就走向內閣制;要搞更複雜的雙首長制也不是不行,那就把總統與閣揆的權力在《憲法》明確劃分(諸如總統只負責外交兩岸國防),但這仍必須承擔有朝一日雙首長對抗的風險。

 

國民黨總統初選排名領先的兩個人不約而同談到修憲,實在很難得,蔡英文與賴清德都應該趕快接招。最好各方能夠公開畫押,一起向選民承諾,不管輸贏,朝野在選後一起來推動修憲。這是台灣四年一次的憲法時刻,機會稍縱即逝。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