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人的自由主義:所有下流無比的政治鬥爭 都出於他們的「愛國心」

普通人的自由主義 2019年05月21日 00:02:00

台灣的政治人物如果還在醉心於「揖讓而升,下而飲」的君子之爭,我們就可以合理懷疑,他們不是愛惜自己臉面的心勝過愛國心。(攝影:李智為)

台灣總統選舉的兩黨初選,隨著民調時間越來越近,候選人也逐漸把手套拿下,互相攻擊的力道越來越強,開始有空手搏擊拚生死的味道。台灣的民主,就此更上一層樓,總統候選人間的鬥爭越激烈,越是民眾的福氣。因為這是身為近代民主共和國祖師爺的美國,在開國之初就面臨的情況,美國的政治鬥爭在撕破英國紳士假面後,激烈黨爭,而讓民主共和的精神更進一步,直到今天,惡鬥依然如昔,國家仍舊繁榮發達。台灣的民主看來也逐漸成熟,走出假相團結的偽君子政治,步向爭奪民心、民意的焦土戰,好事一件。

 

先來看看美國的故事。

 

1800年,美國初代的兩黨政治已經爭鬥得如火如荼。華盛頓後的第二任總統約翰.亞當斯(John Adams)尋求連任,然而,他不但在聯邦黨內遭到挑戰,更在當時憲制下,出現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總統對抗副總統,同台競選的情況。副總統湯瑪士.傑佛遜(Thomas Jefferson),身為反對黨民主共和黨的領袖,一心要取代他視為瘋狂、危險的亞當斯。傑佛遜於是偷偷找了個惡名昭彰的報人,專門在報紙寫文章攻擊亞當斯,抺黑現任總統,是為今日網軍的祖師爺。亞當斯被罵為「令人厭惡的學究」、「虛偽地噁心」、「邪惡的陰陽人性格,既沒有男人的力量與堅定,也沒有女人的溫暖與敏感」等等,各種惡毒、抹黑的文字不斷被發明來罵亞當斯。

 

亞當斯的政府,對「假新聞」氣憤不已,但在他們手上有美國史上有名的惡法「顛覆法Sedition Act」當武器,任何人用不實言論攻擊政府,都可以顛覆法定罪,關入大牢。傑佛遜的「網軍」,果然被起訴,而判刑入獄。但一如傑佛遜所料,共和黨的士氣反而大振,聲討亞當斯,更加不遺餘力。

 

而當時,美國也有外患交逼。剛經歷大革命後恐怖統治的法國,有年輕的拿破崙將軍在歐洲攻城略地,也同時和美國進行一場未宣戰的戰爭。面對法國,共和黨人在革命家傑佛遜的領軍下,不以為法國是真實的外患,反認為法國是美國獨立戰爭的盟友,是共同反對英國暴君的伙伴,有問題的,是親英的聯邦黨人,尤其是始終被懷疑偏好「君王制」的亞當斯,更是傑佛遜認為會把美國未來摧毀的元兇。

 

美國畫家菲利斯(Jean Leon Gerome Ferris)的繪畫《獨立宣言》,描繪了美國的三位國父——傑佛遜(右)和亞當斯(中)共同草擬宣言的一幕,左邊為富蘭克林。(圖片摘自網路)

 

但真正亟欲與法國一戰的是前財長亞歷山大‧漢彌爾頓(Alexander Hamilton)。亞當斯雖為聯邦黨的總統,但漢彌爾頓是聯邦黨的實質領袖,亞當斯的內閣,國務卿、戰爭部長和財政部長,都是漢彌爾頓的黨徒。亞當斯一開內閣會議,這些閣員,就忙不迭地向漢彌爾頓密報。漢彌爾頓利用法國的威脅,在他的控制下,已經建立了美國第一個固定編制的陸軍。現在他更用他的內閣黨徒,逼迫亞當斯對法國宣戰。

 

夾在傑佛遜和漢彌爾頓中間的亞當斯,兩面不是人,既想和法國和談,又不能在聯邦黨人面前示弱,只能迂迂迴迴地派特使到法國,想辦法阻止一場戰爭。共和黨人指控他好戰,聯邦黨人則罵他拖延對法宣戰,所以他就遭受兩邊的抹黑。選前,自己黨內的漢彌爾頓,出了本小冊子,拿內閣成員的內部資料,指控亞當斯是狂人,已經瘋了,不適任總統。漢彌爾頓轉而支持他的死敵傑佛遜當總統。因為這攻擊,亞當斯失去了連任的機會,而漢彌爾頓的出格背叛,也葬送了自己的政治未來。

 

媒體的下流抹黑、敵國外患、兩黨黨爭、政治背叛等等,這些美國開國的奇觀,對比台灣的政治現實,都是無比的熟悉。但美國這些開國先賢,如亞當斯、傑佛遜、漢彌爾頓,之所以進行「下流無比」的政治鬥爭,都是出於他們的愛國心。這三人也許性格都有缺陷,但絕無貪污、腐敗的紀錄,他們對辛苦建立的獨立國家,急切地想保衛其長治久安。正因為他們的愛國心,他們才需要無所不用其極地曝露政敵的不適任。傑佛遜擔憂亞當斯的「親英」會把共和國給賣了,他也懼怕漢彌爾頓的軍隊,假抗法之名,行內戰之名,而摧毀了新生的共和國。漢彌爾頓則擔心共和黨政客的親法,會勾結外人來分裂國家,所以他才積極建軍,以維護國家未來,他也打心裡認為脾氣暴燥的亞當斯,不適合擔任總統,而寧幫敵對陣營的傑佛遜當上第三任總統。

 

在朝野政治惡鬥的後面,看到的不是為了自己的利益的計算,而是出於熱切的愛國心,這正是美國立下的民主典範。

 

政治人物有責任,用一切手段,曝露政治對手的問題,指出對手的不適任之處。(攝影:李智為)

 

所以台灣的政治人物,如果還在醉心於「揖讓而升,下而飲」的君子之爭,我們就可以合理懷疑,他們不是愛惜自己臉面的心勝過愛國心,不願為了國家,而丟失了高貴的姿態,就是虛偽到家,「貪吃又假裝客氣」,愛權力,又不想把手弄髒。只要不說謊、造假、作違法勾當,政治人物有責任,用一切手段,曝露政治對手的問題,指出對手的不適任之處。政治人物如果沒有認清這責任,就沒有資格在民主社會裡競選公職。而所謂的君子之爭,背後更隱藏了令人作嘔的菁英心態。君子相對於小人,喜歡講君子之爭的人,不但把政敵當小人,也自外於國家主人。自己往臉上貼金當君子,自封政治貴族來壟斷政治權力。既驕傲,又不民主。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