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傳真:中國用民族主義打貿易戰是玩火自焚

末夏 2019年05月22日 07:00:00

享受到專制主義控制下相對經濟繁榮的中國人,沒有人會束手就擒,這背後是赤裸裸的利益關聯,不是真正的國家利益。(美聯社)

時至今日,哪怕全球最知名的經濟學家、政治家,也不可能預示到由中美貿易問題所引發的全方位博弈可以在短期內解決。一如一年多前的那樣,沒有人能預測到不過是幾千億美元就可以解決的兩國貿易問題,可以演化成目前這樣。

 

換言之,由貿易問題到科技制裁,再到美國全社會對華政策的高度統一,今時今日,市場所有人的預期是,中美大變局才剛剛開始,貿易、科技、人才、金融以及金球高新技術產業鏈亦將發生深度調整。

 

反過來,兩軍交戰的另一方中國,誠如外界所觀察的那樣,美國拿更具體的經濟自由以及法律問題說事,中國彷佛小孩子般叫囂著「帝國亡我之心不死、要保持國家尊嚴、要談便談要打便打。」

 

中美貿易核心問題

 

至少目前看來,美國的貿易戰打法有理有據,且進退自如,宏觀上徵收關稅,微觀上以華為為抓手,已經設為黑名單。

 

已經持續了一年多的中美貿易問題,打打停停,整體節奏仍然在持續升溫。不管是世界銀行,還是IMF,乃至於筆者所接觸的中國大陸與香港的眾多經濟學家,沒有人預期一年半載就可以息鼓收兵。

 

其實,對中美貿易問題的解讀,不管是專業學者,還是國際媒體,早就對此進行了「一萬種解釋」。那怕全世界都認為川普是「玩火」,但美國背後的全民對華政策的深度調整,或者說對綏靖政策的糾偏,這是毫無疑問的最大共識。一個至關重要與回歸基本點的問題是:中國在數十年來的發展中,並沒有真正遵守WTO規則,補貼國企,抄襲,漠視智慧財產權,破壞全球經濟產業鏈,這直接帶來的結果與代價是,任何國家與中國做經濟貿易生意,都處於不對等狀態。比如我開放金融市場,而你不開放,那不開放的一方當然屬於佔便宜,同樣的道理,國企補貼更是如此。

 

也就是說,中美貿易問題的核心難題是:兩個國家經濟制度截然不同,這背後又是兩個國家的政治制度所造成的。市場化開放的資本主義與專制主義控制下的特色經濟模式,天然不相容。

 

因此,從美國人的角度,顯然是認為此前多年,美國乃至於全世界都上當受騙了。美國歷任總統都希望中國朝著市場化大路上不斷前行,耐心勸說,迴圈漸進,但事與願違,川普看到了癥結所在,所以挑起來貿易衝突。

 

而最近貿易戰升溫,川普政府乃至於全世界也可以看得清楚明白:中國在一些關鍵問題上,絕無可能讓步、退步,根本不會在意所謂口頭或書面協議,撕毀或大幅度修改都是正常行為,雖然川普被中國民間稱之為總倒逼師,但他對於中國權力的改造,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沒有人會束手就擒,尤其是享受到專制主義控制下的相對經濟繁榮,這背後是赤裸裸的利益關聯,誰又會真正在意所謂的國家利益呢?

 

民族主義紙老虎

 

當然,國家利益與國家尊嚴,永遠都是一面之詞,這是民族主義的金鐘罩鐵布衫。比如被中國大陸刷屏的5月13日的《新聞聯播》,主持人慷慨激昂說:對於美方發起的貿易戰,中國早就表明態度:不願打,但也不怕打,必要時不得不打。面對美國的軟硬兩手,中國也早已給出答案:談,大門敞開;打,奉陪到底。經歷了五千多年風風雨雨的中華民族,什麼樣的陣勢沒見過?!在實現民族復興的偉大進程中,必然會有艱難險阻甚至驚濤駭浪。美國發起的對華貿易戰,不過是中國發展進程中的一道坎兒,沒什麼大不了,中國必將堅定信心、迎難而上,化危為機,鬥出一片新天地。

 

5月14日,中國官媒又稱:美國再次舉起關稅大棒,企圖阻擋中國發展的步伐,註定不會得逞。過去一年多來,中國應對得當,經濟、社會和民眾心理的抗壓性都大大增強。現在各方面有利於中國的積極信號更多,中國將會更加從容淡定地應對,更加有信心、有能力經受住風浪的考驗,繼續辦好自己的事情,開拓出一片廣闊的新天地。

 

一個非常清晰的觀察線條是,從川普宣佈徵收關稅以來,中國以人民日報、新華社、CCTV為代表的官方媒體進行了一系列的輿論反擊。人們彷佛又看到了1963年開始的《九評蘇聯》翻版。

 

稍具常識的人都清楚,放手一搏的輿論戰,用中國自己的話來說,不過是紙老虎。而民族主義這張紙老虎,不僅解決不了任何問題,而且更會陷自己於被動,讓自身與世界產生更大隔閡。

 

民族主義大旗,用起來容易,但自我損害性極大,比如2012年發生在西安、廣州等全國性抗日砸車事件,2016年抵制薩德抵制樂天超市,這些事件不僅沒有一絲一毫幫助中國在國際社會說理,反而成為笑談或部分群眾的犯罪狂歡。

 

假如從更長的歷史角度來看,晚清至今,民族主義之於中國,很少讓這個國家得到真正意義上的進步與科技提升,乃至於民族復興,得到最大的教訓是,閉關鎖國,持續動盪。

 

中國改革開放已經進行了40年,從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科技到社會方方面面,所遇到的轉型壓力與複雜性,在人類歷史上都幾乎沒有借鑒的目標。而中國社會對於政治轉型的預期,近些年近乎全部中斷。所以,不少有識之士看到了川普發動貿易間接或被動對推動中國轉型寄予期望。

 

這場貿易戰、科技戰與制度之戰,非常像晚清時期的中國大變局,中國如何真正融入全球化?中國與世界的關係如何?歷史詭異的一面是,中國又拿起了小孩子用的民族主義來與世界交流。這明顯是玩火自焚。

 

※作者為中國自由撰稿人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