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含混市長」不是庶民總統

林青弘 2019年05月28日 00:00:00

韓國瑜不專心、不用心於市政,一心想著競選總統的韓市長,甚至接班人選已有想像。(攝影:張哲偉)

政治人物的格局要大,視野與心胸才不會短視近利。韓國瑜市長期許自己做個「庶民總統」,問題是民主時代,除了財團與名流,有哪位政治人物以貴族自居?台灣首富郭台銘董事長,豈敢以「貴族」或「首富」自貼標籤競選總統?想要獲得選民支持,不賣力親民綁鞋帶,難道要高高在上,期待「萬民傘」、「德政碑」自動送來,然後輕輕鬆鬆登上總統大位?
 

每位有心挑戰總統大位的政治人物,誰不想沾染「庶民」光采藉此博得美名與選票?關鍵不在「庶民總統」此般無聊的政治標籤,重點還是在於競逐大位者,本身到底有多少內涵與本事。
 

總統職位遠比縣長、市長重要許多,因為國防、外交與兩岸都是總統當然職權,國家安全若不能交給令人放心的政治人物管理與領導,誰曉得叛逃的代總統李宗仁是否會再度重演發生?總統的操守人格也很重要,吃喝嫖賭的混混,顯然不是讓人民放心而可以託付的忠誠對象。韓市長在立委任職期間的問政紀錄,實在不堪檢驗,動則以暴力對待他黨委員,黨同伐異的手段既不民主也毫無愛與包容。
 

高雄市日前遭逢梅雨鋒面考驗,六合路與和平一路前陣子完成鋪路,在16日陣雨過後,還是天坑再現。大順三路與中正一路深達三公尺的大天坑,路面崩陷場景令人怵目驚心!這些天坑的發生原因都不是韓市長在議會所說的「箱涵破裂」所致使,上任五個月以來,韓市長真有用心檢討高雄市的道路養護政策?
 

總統在憲法上是憲政機關,不是普通公職人員。總統行使職權的地方,依《中華民國總統府組織法》第一條所定,就是總統府。總統府設置於台北市凱道,不是總統個人想要在哪辦公就在哪辦公的任性隨處問題。總統的維安並不等同總統府之所在,不是找個軍營辦公就能妥處總統辦公室的設置。
 

韓市長簡化總統的重要性與憲政高度,愚蠢認為辦公室的想定設置等同總統辦公之所在。沒當過總統,不知道總統處理哪些國是政務,這不是韓市長的錯,只能說韓市長的幕僚團隊迎合韓意而疏忽法律節度的規範。縱然高鐵串連北高,交通很方便,但是考量總統與其他五院的職務交流與聯繫溝通,絕對不可能把遷都規劃與總統辦公各自切割分論。韓市長妄想韓總統在高雄辦公,即能不辜負高雄市民與背信去年競選承諾,這是掩耳盜鈴、自欺欺人,只能在夢中實現。
 

「拚經濟」向來是歷任總統不可能卸責忘卻的重要使命與必要政見,從來也沒有任何一位總統當選人以典型政治人物自居,高舉「意識形態」的大纛高牙,博取選民認同與熱情支持。去年把高雄市當成「又老又窮」的韓市長,是不是意識形態的負面宣傳?討厭民進黨、民進黨不是高雄人的爸爸,這些口號喊得震天價響,難道這不是藍綠對立的意識形態鬥爭?自己當賊耍混混,卻手指別人抹黑、抹黃、抹紅無所不用其極,韓市長與韓衛兵的選舉鬥爭手法,實在可比毛澤東與紅衛兵。
 

利用民主與民粹攫取個人權力與政治利益者,諸如阿根廷的裴隆、厄瓜多的科雷亞、匈牙利的奧班、義大利的貝魯斯柯尼、祕魯的烏馬拉與藤森、波蘭的卡辛斯基、土耳其的艾多根、委內瑞拉的查維茲等等。民粹帶來民主的退步,反射在高雄市政府與市議會的交叉點,就是議長漠視合議制,霸道式主持會議,三不五時就會打壓在野黨議員的問政自主與職權行使。
 

民主的退步更反射於市政府官員在議員要求下,竟然集體起立為韓市長鼓掌叫好。濫用民主、鼓動民粹的退步現象,已經在高雄市的府會上演。這是韓市長「含混亂政」的先期癥兆,局處首長迄今未能全部就位,這樣的市府團隊,如何說服高雄人相信韓市長心在市政?
 

哈佛大學政治學教授李維茲基(Steven Levitsky)與齊布拉特(Daniel  Ziblatt)提出獨裁行為的四項關鍵指標:1.拒絕接受或不太在乎民主的遊戲規則;2.否定政治對手的正當性;3.容忍或鼓勵暴力;4.願意剝奪對手,包括媒體的公民自由。
 

看看韓市長如何面對國民黨總統初選,一開始只能接受徵召,非韓不可、非韓不投,等到輿論指責,牽強接受「徵召式初選」。國民黨的初選規則,從「七三比」改為全民調,難道不是韓市長挾韓流威嚇而改變遊戲規則?
 

天天痛批民進黨又要愛與包容,高喊藍綠不要對立,卻用心計算前朝弊端;指責蔡總統與民進黨不愛中華民國,自己卻是高調踏入港澳中聯辦而得意洋洋。韓粉在網路上的霸凌與無視法律規範的過分行為,韓市長何時痛斥與譴責?只會用屁眼看待假韓粉與韓黑,毫無心眼關注真韓粉的不理性行為,難道這不是容忍利己的網路暴力言行?
 

面對韓天三台與國瑜時報的力捧吹噓,韓市長完全不害臊,無視媒體的公共利益與第四權職責,為了造就韓神與民粹亂流,縱容媒體變態式密集報導而無悔意與羞恥,反而視同自己非常厲害,已經成為征服宇宙的薩諾斯。媒體在中國乖乖聽訓,在台灣就是甘願被韓市長牽制操控。這樣的民粹亂象,難道沒有影響公民的閱聽自由,弱化人民的媒體識讀素養?特定媒體的力捧與密集報導,難道沒有濫用媒體資源而故意圖利韓市長?
 

利用民主消滅民主的第一步,就是民粹崛起,韓流造神與個人崇拜的無所不在。這是群聚亂象的集體社會感染。相信愛與包容,卻是熱衷藍綠鬥爭;主張拚經濟,卻是專心政治角力。所有的荒謬集中於此,韓市長不僅沒有修身養性、自我檢討,口念心經的韓市長,求得一己的平靜心安,豈是韓粉的理性與平和?
 

含混市長不專心、不用心於市政,一心想著競選總統的韓市長,甚至接班人選已有想像。韓國瑜想當「韓混」市長、過場市長,誰能認同當選市長後心在總統大位的含混市長,未來真能成為適任與適格的好總統?選舉被當成直銷大會,韓流就像政治老鼠會,所謂「庶民總統」,最終只是韓混市長的騙票話術。政治人物不是「空幹王」,專長不是盡講空話與幹話。只能夢中發大財,高雄人何須韓市長,台灣人民更無須韓總統。


※作者為自由作家

關鍵字: 韓國瑜 選總統 含混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