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腕傷疤是渴望解脫的記號 印度跨性別男力爭終改性別

高詣軒 2019年06月02日 07:01:00

跨性別權益近年越受重視。(湯森路透)

印度跨性別權益更進一步!出生於印度南部班加羅爾(Bangalore)的杰瓦(Jeeva M),18歲那年愛上了一個女生。天生女兒身的他,在戀愛經驗中立定決心,確定自己就是男人。

 

杰瓦向當地的卡納塔卡邦(Karnataka)高等法院提出請求,盼更改在教育上的性別紀錄,最後在3月間,法院裁定邦政府通知邦內的教育機構,允許姓名與性別更改,也是印度法院首次做出這樣的裁定。

 

《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報導,現年20歲的杰瓦來自中產階級家庭,一直覺得靈魂生在錯誤的身體中。

 

杰瓦先前愛上的女生,還以為他的轉變是在開玩笑,希望兩人仍當朋友。杰瓦被拒絕後,對於身體的焦慮感蔓延滋生,一度出現自殺的念頭,也不去上學。在他的手腕上,至今仍看得到傷疤,是他痛苦到一度渴望解脫的記號。

 

 

性別「矯正」反惡化心理衝突 父母終放手資助手術

 

當杰瓦的父母發現杰瓦所愛女生的事情後,他就向父母坦承他的想法。

 

起初父母帶著杰瓦去看精神科醫師,認為這只是一種「階段」。往後一年之內,一連串的禱告、朝聖與前來「矯正」他的宗教人士,只讓杰瓦轉而訴諸酒精麻痺自己。父母總無法了解「女兒」的想法,醫師也無法提供太多幫助。

 

最後,是杰瓦的祖父答應帶他前往德里(Delhi)尋求另一名醫師的協助。這個醫師診斷的結果,是判定他有性別不安(gender dysphoria)的徵狀,並致電杰瓦的父母告知情形。

 

在現今的印度,跨性別子女要得到父母的接受,似乎仍不是一件輕鬆的事。《半島電視台》引述2018年印度國家人權委員會(National Human Rights Commission of India)所支持、喀拉拉邦發展學會(Kerala Development Society)進行的研究結果指出,約只有2%的跨性別者與父母同住。他們也警告,與跨性別子女斷絕關係的父母,可能面臨刑事問題。

 

 

就這方面來說,杰瓦自認還是幸運的一群。了解自己的性別認同後,杰瓦開始進行荷爾蒙療法,身體也漸漸產生改變。杰瓦的父母也出資讓他接受手術,費用將會達8500美元左右(約新台幣26萬元)。《半島電視台》指出,性別重置手術(sex reassignment)在印度屬於一種美容(cosmetic)手術,不在醫療保險範圍。

 

杰瓦認為,身體的限制是他無法獲得真愛的障礙,「我用現在的身體,無法觸碰到女性。我有深切的愛,卻不知道怎麼辦。」目前杰瓦已經完成上半身胸部相關的手術(top surgery),正在進行下半身的手術過程(bottom surgery)。

 

認可跨性別、同性性交除罪化 印度逐步邁性平

 

當然,性別身分也不只和愛與身體相關,尋求法律的認可也是重要的一環。隨著杰瓦開始重置性別,他也在法律文件上改變他的姓名和性別。杰瓦用宣誓書(affidavit)來表明男性身分,也在印度的身分證系統「​Aadhaar」方面改動了相關細節。但他要在教育系統上也改變身分資訊,就要透過法院一途。

 

為了達成目標,杰瓦尋求了提供無償法律服務的當地非營利組織「法律政策研究中心」(Center for Law and Policy Research)的協助。組織的負責人柯塔里(Jayna Kothari)是資深的倡議者,先前的工作也促成2018年9月印度將同性性行為除罪化

 

 

柯塔里也為杰瓦的案件發聲,並成功獲法院認可,也取得額外的斬獲。柯塔里向《半島電視台》表示,原本杰瓦的請願只針對他個人,但法官相當進步,讓案件有所轉換:法官要求卡納塔卡邦政府指示全邦教育機構許可姓名、性別更改。

 

卡納塔卡邦是大城班加羅爾的所在地,全邦也有超過6000萬人口,本次裁決可能會使許多印度跨性別者有更多選擇。

 

 

除了杰瓦之外,在聯合國開發計畫署(UNDP)負責國家衛生與人權業務的札尼布(Zainab P. Rifai),也希望在印度中西部的馬哈拉施特拉邦(Maharashtra)推動變更她在學術資料上的姓名與性別資料,她也盼能促成更大的改變。

 

平權下一步:出生證明也能更改? 

 

札尼布也是2014年有關跨性別裁決的推手之一。當年印度最高法院在法律上正式認可跨性別者的基本與公民權益,容許跨性別者選擇自身性別為男性、女性或是第三性(third gender)。

 

《半島電視台》引述班加羅爾的倡議者阿克凱(Akkai Padmashali)表示,相關運動已持續有20年;爭取跨性別者的存在受到肯認,也讓杰瓦這樣的多元性別認同者,慢慢在公領域裡彰顯。她也希望,卡納塔卡邦能成為印度全國的表率。

 

 

不過即使法律改變,杰瓦改變教育文件資料的程序仍舊繁複,在等待的過程中,焦慮感又再度萌生,「如果順性別男生(在學校)發現我是跨性別男性,沒有做完整的手術,我可能會在廁所遭受騷擾。」

 

另外,杰瓦的父母似乎仍未完全釋懷,「現在他們會跟別人介紹說我是兒子,因為知道如果稱呼我是女兒的話,我會氣死(p***** off)。但他們還是很難過,失去了美麗的女兒。」杰瓦的祖母則擔心,孫子往後追求人生大事仍會面臨困難。在印度教的婚禮習俗上,雙方家庭會比較出生證明,為兩人看相是否相配。

 

《半島電視台》柯塔里也表示,出生證明會跟著一個人,如果教育文件可以改變,未來也可能促成尋求發給出生證明的單位做出相應調整。不過這項擔心對杰瓦來說,可能還太早了,「我還在尋找了解我的人。」杰瓦說。

 

 

本語音由合作提供
ibo愛播聽書FM APP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