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35歲就槓上「600歲」八大老 首代總統府高層蘇志誠(上)

陳德愉 2019年06月06日 10:00:00

前總統府辦公室主任蘇志誠奠定「總統府高層」、「黨內人士」等媒體放話的政治新聞新體例。(馬克吐溫影像製作公司提供)

「我現在只要遇到過去有恩怨的人,都會公開地鞠躬道歉。」前總統辦公室主任蘇志誠告訴我。

 

「至今唯一不接受我的道歉的,只有省長宋楚瑜。」

 

「我想去向他道歉,可是,他一直不答應。有一天,我在華泰飯店的1樓遇見他與朋友來吃飯,我趕緊上前向他鞠躬,他看著我愣了一下,然後轉身離開。」

 

說到這裡,蘇志誠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做為李登輝總統的唯一分身,總統辦公室主任蘇志誠權傾一時,當年國大工作會主任謝隆盛私下常掛在嘴上的是「蘇仔說可以就可以」;「蘇仔」,就是蘇志誠。

 

蘇志誠把握每次「當面道歉」泯恩仇的機會,但遭到宋楚瑜(圖)拒絕,讓他相當耿耿於懷。(資料照片/李智為攝)

 

 

開政治「放話」先河 敵我分明睚眥必報

 

他也開創了政治新聞的新體例,從1990年「二月政爭」開始,報紙頭條的消息來源不再是有名有姓的政治人物,常是「總統府高層」;直到現在,「總統府高層」、「黨內人士」的媒體放話仍然是最重要的政治鬥爭手段。所以,蘇志誠可以說是真正的「高層首代」。

 

不過,對記者來說,「高層也是一代不如一代」。曾寫過《李登輝的一千天》,當年多次與「蘇主任」交手的資深記者周玉蔻告訴我:「蘇志誠是個好的採訪對象。」

 

「他可能不說,但是他說出來的新聞都是真的,不像後來的高層,放的新聞常常與事實有出入。」

 

這位新聞圈眼中的「總統府高層」,也是政敵眼中總統府「違章建築裡的夾層」:個性快意恩仇,對老闆絕對忠心,對老闆的敵人睚眥必報;李登輝的敵人固然恨他恨得牙癢癢,李登輝的朋友裡起碼也有一半人對他由懼生恨。當年主流非主流鬥爭,國民黨派出「黨國八大老」協調,協調條件之一是「清君側」,要除「兩宋一蘇」(宋楚瑜、宋心濂、蘇志誠)。

 

讓合起來600歲的老先生們恨得咬牙切齒,那一年,蘇志誠只有35歲。

 

身為第一代「總統府高層」、李登輝總統唯一分身的蘇志誠,也親歷不少黨內鬥爭。(馬克吐溫影像製作公司提供)

 

 

隨李登輝卸任退隱 如今只想當「好阿公」

 

當年的「小蘇」,一把飛刀挺老闆縱橫政壇,刀光劍影血跡斑斑,「我那時就打定主意,李總統離開,我也從此離開公職。」蘇志誠說。2000年李登輝卸任總統後,蘇志誠果然離開,從此沉入民間,不再過問政壇事。

 

20年了,飛刀少年也老了——我看著眼前這位伯伯,興沖沖地拿出手機,給我看他的孫子的照片。

 

「這是他和我一起看報紙……。」蘇志誠笑瞇瞇地指著小孫子,他現在每天幫女兒帶孩子半天,「我對女兒說,這是我欠她的,現在來還她。」

 

在總統府工作的時候,他每天回家要接100通電話,記者打來大約20通,剩下80通是黨政軍各人士。「而且回家時,我常常壓力很大,也沒辦法好好與孩子相處。」所以離開政壇後,蘇志誠的第一志願,就是「當個好阿公」。

 

頂著一頭霜,圓圓的臉往下墜著,身材微胖家常穿著短袖襯衫西褲,眼神還不時放空,如今的蘇志誠看起來就像是社區裡常見到的鄰居阿伯,往日的精明殺氣經連一絲都找不到了。

 

「蘇主任」名滿天下,其實不過十數年,只占他人生的小小一塊。「我一直想離開,做政治不適合我的個性。」蘇志誠說。

 

「我走進這一行,完全是意外。」

 

 

一條國民黨獨家鬧出風波 記者夢秒醒

 

「我從小的人生志向是當記者,我覺得我很有正義感,可以當一個好記者。新聞研究所畢業後,我如願地進入《台灣新生報》工作。」

 

蘇志誠很積極地跑新聞,不久,他從一個朋友處得知「國民黨要開辦國建班」,便發了一條獨家新聞。蘇志誠很興奮也很得意,沒想到,才出報就接到朋友的電話,焦急地對他說:「你怎麼可以把這個寫出來啊!」蘇志誠感覺不對勁,馬上在電話裡回答:「不是啊!這不是你告訴我的啊!」便把電話掛了。

 

接著,社長把蘇志誠找去,和顏悅色地先稱讚了他一番「真不錯啊,馬上就跑到獨家了」,接著問:「這新聞誰給你的?」

 

蘇志誠腦後一凜,知道事情大條了,當場靈機應變含糊其詞地說自己也記不得了,便溜出社長辦公室。第二天,社長親自執筆寫頭條新聞,更正蘇志誠的獨家消息。

 

「總編輯指著我的鼻子笑著說,你這好小子啊……。」蘇志誠握緊拳頭伸出食指往空中點了兩點,恍惚還是40年前。

 

從此,蘇志誠在報社只能抄新聞稿了,他自覺沒趣,便遞了辭呈。

 

蘇志誠(右)離開政壇後的頭號志願就是「當個好阿公」。(馬克吐溫影像製作公司提供)

 

 

命運好好玩 「廣告業務」改闖政治江湖

 

「不當記者能當什麼呢?我覺得我滿有創意的,就想去做廣告。」於是,蘇志誠去應徵廣告業務,廣告公司要求業務員要自備摩托車,「可是,我買不起摩托車。」他說,沒有摩托車就當不了業務員,正在不知道何去何從的時候,命運給這個年輕人一個意外的機遇,改變了他的一生。

 

許多媒體提到蘇志誠與李登輝總統的深厚信任關係時,都會提到蘇志誠是李登輝獨子李憲文的摯友,在李憲文病重時去照顧他。我問蘇志誠這件事,他看了我半响,為難地說:「我是很不願意提起這些事情的。」「我所做的,也就是一般人會為同學做的。」

 

除了熱血記者,自認充滿創意的蘇志誠(左2)一度也想過投身廣告界當業務。(馬克吐溫影像製作公司提供)

 

 

阿輝伯默默牽線 延攬入辦公室當「書蟲」

 

好朋友過世5個月後,獨生女滿周歲,蘇志誠去參加小女孩的周歲宴,離開時恰巧與他的父親同電梯。伯伯問他:「你這站底做啥?(台語)」蘇志誠回答,剛剛離開報社,打算要去廣告公司,伯伯沒有說什麼,電梯門一開,蘇志誠就匆匆走了。

 

2個星期後,有一個人打電話給他,說省政府台北辦公室有一個秘書缺,問他要不要去?「我跟他說,可是我是沒有公務人員資格的,他說沒關係,那個工作不需要,於是我就去了。」

 

那個辦公室裡只有3個人,「主任、我和工友。」蘇志誠回憶:「省主席(李登輝)在台中,事情很少,辦公室在重慶南路,我就天天逛書店,讀了很多經史子集。」

 

因為對公職沒興趣,所以蘇志誠既沒有去考公務員,也不熱心黨務,覺得這個閒差事只是人生的過渡期,但命運是永遠讓人意料不到的,這個既沒有出色的學經歷,也沒有經過黨的栽培政治的素養,充其量只是個找不到工作前途茫茫的年輕人,竟這樣走進政治的江湖了。接續下集

 

 

 

【上報人物看更多】
蘇志誠》捧紅李登輝「戒急用忍」 被政治耽誤的廣告人(下)
雷光夏》老山居譜出月之海 行走的療癒音樂星球(上)
蔡瑞珊》帶著「青鳥」起飛 最美獨立書店老闆(上)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