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奕軍專欄:巴斯和班農的示警-從來沒有像中國那樣不堪的社會

吳奕軍 2019年06月15日 07:00:00

班農和巴斯論及,中共不斷增加官方投資,只為了讓人們不斷勞動維持經濟,中國好像掉進了死胡同。(美聯社/維基百科/合成照片)

香港「反送中」百萬人大遊行,6月9日在香港寫下歷史紀錄,遊行次日港府以及北京若無其事,準備如期強行通過送中條例,雖未超乎世人預期,卻也在歷史留下污漬,提醒世人認清中共政權本質、中國急遽變化,以及切莫對一國兩制心存幻想。

 

世所周知,「東方之珠」香港是主要國際金融中心,也是許多世界級金融投資專家活躍的舞台。香港近年政經環境迅速緊縮的走勢,導致許多專家看衰市場,其中「香港通」凱爾.巴斯(Kyle Bass)深刻的忠告,具有代表性。

 

香港無聲的恐慌

 

巴斯是知名資本管理公司創辦人與避險基金經理人,因2008年金融風暴反向做空獲利得名,長期評論香港與中國政經動態,受到國際市場人士關注,被輿論封為「全球知名空頭」,去年十月曾於美國CNBC電視台受訪表示「中國面臨17年來最糟糕的財務狀況。」「中國正在進行世界史上規模最大的金融實驗,經濟形勢對他們顯然已不樂觀。」

 

一個多月前,巴斯在寫給投資人題為「香港無聲的恐慌」之信件指出,近年因浮動利率抵押貸款快速增長、香港與美國短期利率利差、美中地緣政治情勢緊張等因素,如今香港匯率制度有「崩潰風險」,香港有如坐在史上最大顆金融定時炸彈上。在資金規模和槓桿比率方面,目前香港銀行系統已接近金融危機爆發前的冰島、塞浦路斯、愛爾蘭。巴斯此說受到美國《華爾街日報》特別關注報導。

 

近期巴斯持續警示中國政經惡化以及中共管制缺失,與川普總統的戰友史蒂夫.班農(Steve Bannon)亦有多次對談,除了分析美中貿易戰以及中國趨勢,並且提醒不要因為中共政權的錯誤而敵視中國人民百姓。

 

現年65歲的班農是前白宮首席策略長與總統顧問,曾為高盛投銀主管、Breitbart News新聞網創辦人暨執行長。這位維吉尼亞州藍領家庭之子,畢業於維吉尼亞理工大學、喬治城大學、哈佛商研所,二十多歲時曾在西太平洋第七艦隊擔任上尉軍官,亦曾居住上海,熟悉中國事務與國際政經局勢,是美國保守陣營重要策略家。班農近期與巴斯的對談可見川普之施政脈絡,具有高度參考價值。

 

中共的總體戰略就是「支配世界」

 

去年底在美國德州的專訪中,班農對巴斯表示,中共的總體戰略顯然就是「支配世界」。中共以「一帶一路」擴張全球、以「中國製造2025」大肆剽竊,在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建立中國版的東印度公司,甚至滲透到美國後院加勒比海以及拉丁美洲,這些都是明證。

 

班農多次強調,地緣政治領域有三大理論:關於亞洲大陸的麥金德(Halford Machinder)理論;關於切斷連貫各大洋交通樞紐的馬翰(Alfred Thayer Mahan)理論;主張迫使敵手遠離亞洲大陸的斯皮克曼(Speakman)理論。 而在世界歷史上,只有現在的中共同時實踐這三大理論,積極擴張。

 

班農強調,中共依據三大戰略野心,對美國發動經濟戰,同時增強武力,壓迫鄰國,封鎖南海,覬覦麻六甲海峽,甚至想將美國趕出關島。

 

尤其在南海問題上,班農認為南海就像世界公共海域的高速通道,輪船往來密集,中國四成進口能源要行經麻六甲海峽,南海是全球三分之一貿易要道,貿易總值約五兆美元。

 

班農說,2015年中共已經在南海建造八個機場,積極武裝,當時中共高官到白宮對歐巴馬總統與媒體謊稱南海建設是為了科研與救援。尤其荒謬的是「中共在國際法庭敗訴之後,竟然反而想把南海變成他們內海。」巴斯也直稱1949年提出所謂的「九段線」是國際笑話。

 

班農認為南海是近年最大潛在火藥庫,而太平洋連動了美國西岸甚至全美鐵路網,對美國太重要,美國可說是個太平洋國家,不容坐視,在南海克制中共,已刻不容緩。

 

此外,班農以出身耶魯法學院的矽谷創投家傑德.凡斯(J.D. Vance)名著《絕望者之歌》(Hillbilly Elegy : A Memoir of a Family and Culture in Crisis)為例再度強調,30年來中共利誘美國產官學界精英,致使大量產業、工廠、就業機會外移中國,成本雖然降低,華爾街銀行家和大企業家卻大賺其錢,導致美國國家工業空洞化,中西部尤其嚴重,勞工幾乎一無所有,甚至衍生酗酒酗毒之鴉片危機。「這已不只是關稅問題。這是人的尊嚴問題,生而為人的價值問題。」

 

班農認為,中共數十年來利用西方先進國家民主自由制度以及產官學界精英的弱點,以不公平甚至間諜的手段擴張國力。知名投資銀行、知名主流媒體、多屆政治人物、政府機構、國際組織以及菁英社團(例如世界經濟論壇達沃斯人),不可能不知道中共在玩什麼把戲,然而因為貪婪與恐懼與中共沆瀣一氣,而廣大勞工、平民,卻因而付出低薪失業、無法設防、失去保障之高昂代價。

 

班農和巴斯論及,史上從來沒有像中國那樣不堪的社會—中共不斷增加官方投資,只為了讓人們不斷勞動維持經濟,中國好像掉進了死胡同。這種「中國模式」惡性循環,已經導致金融危機近在眼前。只要中共的國家資本主義繼續得逞,甚至擴張國際,世界各國產業將被中共的國家補貼摧毀,而這一切必須終止,沒有綏靖的空間。

 

※作者為鉅石智庫創辦人,關注時局之平衡資訊與風險擴散效應。曾任網路行銷投資高管。台大政治系畢業、波士頓大學大傳碩士,於哈佛大學研修電商課程,新加坡國立大學高階管理課程結業。goldenrockthinktank@gmail.com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