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香港與台灣在這最壞和最好的時代

陳浩天 2019年06月14日 00:00:00

若台灣能為這些受逼迫的香港人提供協助,不單有利香港人和亞洲的民主進程,亦凸顯台灣在國際上有其影響力和自主性。(湯森路透)

香港和台灣都因地緣而成為了東亞大陸帝國與海洋外的世界之間的接口。我們都經歷過中華帝國和西方世界的殖民統治,無可避免成為不同文明交融與衝突的場所,意識形態互相影響和爭鳴之地,亦即係國際政治鬥爭的戰場。

 

近月在香港引起全世界關注和反對的逃犯條例修訂,正是中國與西方世界政治角力的一場戰役,香港成為焦土,而台灣則是中國今次強推修訂的「立腳點」,更是「著眼點」。今次的修例一切源於一宗在台灣發生的謀殺案,一名香港在台灣殺死女朋友後返港,因台港兩地並無司法引渡協議。所以無法引渡該男子到台灣受審。

 

自此,香港特區政府配合親中政黨上演一場「大龍鳳」,親中政黨民建聯安排記者招待會,讓受害人家屬向傳媒哭訴家人受害,正義無法伸張,民建聯則藉此要求政府修例;未幾,政府竟於同日向立法會提交文件修例。及後,香港政府各個高官不斷以為受害人伸張正義為由,更斥反對修例的人冷血,以道德高地挾逼台灣政府,在「一個中國」原則下簽訂新協議。不過台灣陸委會未有讓步,更稱已三次提出司法要求和會商要求,但不獲港府任何回應,而且在港台灣人的安全將會受到威脅,恐怕類似李明哲事件在港發生,所以反對修例。

 

中國放棄了韜光養晦的策略,企圖成為世界霸主,一雪被八國聯軍欺凌的百年恥辱。為了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人不擇手段,所作之惡罄竹難書,在海外賂賄不同國家政要,間諜滲透,偷取技術,違反加入世貿的協議;國內則建集中營,架設全天候監視網絡,國家主席改為終身制,中國是不折不扣的極權獨裁國家,實際上就是「納粹中國」,更可恨的是中國人跟中國政府同仇敵慨,積極拓展帝國版圖。中國人以事實和行動證明,他們並不如現代化理論所說,隨著經濟發展而民主化,反而利用日漸強大的影響力輸出「中國模式」。世界各國終於拋棄對中國的美好幻想,認清中國乃危害世界秩序和和平的嚴重威脅,開始圍堵中國。

 

中國在國際上節節敗退,戰場自然退到家門口。中國認為八國聯軍壓境,已到了決戰時刻,所以明知道在香港修訂逃犯條例,必定招惹全世界各國反對,亦要強推。為的不只是條例背後的陰謀,更重要的是要在國際政治上扳回一城,在香港和台灣上宣示主權。中國已經到了「敵人擁護的,我們必然反對;敵人反對的,我們必然擁護」的非理性狀態,不惜做出損人不利己的行為,亦要反對敵人。

 

為何筆者會說通過修訂條例與台灣主權有關呢?港共政府由始到終都以「台灣殺人案」為立腳點,著眼於台灣的司法系統,挾道德高地以逼台灣政府就範,以台灣為香港以外的中國地區作為前提,簽訂司法協議。及此5月30日港共政府按照劇本提出微調,引渡逃犯的申請須由中央機構提出,意即引渡台灣殺人案逃犯的申請須由中華民國法務部提出。問題來了,一旦香港政府承認中華民國法務部為中央機構,等同承認台灣是一個國家。那豈不是違反了吃台灣豆腐的原意?看似矛盾,以為是鬧劇,其實習近平已經替大家想好了解決方案—台灣特別行政區。要彰顯公義嗎?實行一國兩際吧。要加入世衛嗎?當中國人吧。要發大財嗎?設立自經區吧。

 

今次修例,台灣也不是只有坐著等被吃豆腐這個選項,台灣更應把握今次機會,向國際宣示主權,以行動和實力證明,台灣是一個擁抱普世價值的主權國家。不少香港人即將面對人身安全威脅,更甚者如林榮基、黃台仰等政治犯,需要其他國家庇護。若台灣能為這些受逼迫的香港人提供協助,不單有利香港人和亞洲的民主進程,亦凸顯台灣在國際上有其影響力和自主性。

 

※作者為香港民族運動工作者,創立首個主張香港獨立及被香港特區政府列為非法社團的政黨,亦是首位被香港特區政府取消參選資格的立法會參選人。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