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香港反送中 台灣反一中

林青弘 2019年06月15日 00:00:00

香港與大陸同屬一個中國,這是很悲哀的事實。(湯森路透)

《2019  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以下簡稱《逃犯條例》修正案)的主要目的有二:其一,就香港與任何其他地方作出特別移交逃犯安排,修訂《逃犯條例》(第503章),以使該等安排一經作出,即可按照第503章的程序,以及該等安排中就移交有關人士所訂的任何進一步保障,予以執行。其二,修訂《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第525章),以使香港與香港以外任何地方(包括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任何其他部分)作出的相互法律協助的安排,可予以執行。

 

從香港立法會2019年4月12日LS65/18-19號文件中,不能直接看出《逃犯條例》修正案如何踐踏香港人權與破壞港人治港的承諾。台灣與香港有本質上的不同,台灣有國家主權,香港僅有地區的自治權;台灣有別於中國的國家認同,香港人的自我認同不等同國家認同;台灣有自主的國安與國防,香港則是獨立於中國的特殊經貿區域;台灣人民直接選舉總統,總統是國家領袖,香港人民不能直選特首,特首也不是國家領導人。訴諸「今日香港,今日台灣」,把反中與仇中的情緒無限上綱,不利於兩岸關係,也無法幫助香港人在回歸中國後爭取更多的自治保障。

 

直白講,台灣有一中的嚴重爭執,直接否決兩制方案,香港只能同屬一中,在兩制方案裡追求最適合香港人的最大利益。這是很無奈的政治現實,也是香港人不同於台灣人的先天分野。

 

中華民國政府沒有立場支持香港獨立,這是分裂國土的自我否定行為,嚴重涉及國家政權的自我否定。但是,對於香港市民的人權、民主、自由與法治,本於脣齒相依的同感共鳴,台灣人民對於612立法會鎮暴事件,應該要有明確的表態,力挺香港市民爭取「反送中」的自治堅持。

 

香港人若在中國內地犯罪,若不能當下逮捕,逃回香港之後,其所犯罪刑若是中國與香港都以罪刑論處,為了保障港人權益,應該堅持香港偵審權,落實司法終審的保障。中共若承認一國兩制很成功,更應該徹底實踐香港的司法終審權,讓港人在港受審與執行刑罰。倘若中國政府對於港人有移交的請求特權,無論是46項罪行類別,或是限縮後的37項罪刑類別,港人面對中國司法與香港司法的明顯差異,一旦遭受移交,勢必要面臨中國司法制度的荼毒與迫害。

 

「反送中」的關鍵要素有二,其一是中國司法的公平與透明備受質疑與不信任,其二是港人與國際社會強烈質疑中國政府的濫權刑罰與羅織入罪。說來諷刺,兩制對於香港確實很重要,因為中國的制度不可信與不可依靠,唯有港人治港,才能在同屬一個中國的屋簷下,勉強獲取最大的利益與保障。

 

台灣與香港顯著不同,台灣人民要反對一個中國原則,不能坐視中共利用「九二共識」把台灣與大陸同屬一個中國的意識形態予以內化與深化。香港與大陸同屬一個中國,這是很悲哀的事實。在這樣的主權架構下,香港人只能退而求其次,在兩制的保障下獲取最大的利益。然而,台灣人民相比香港人更優勢的關鍵,台灣人民有自己的國家與主權,即使中國強力打壓與處處矮化,我們要面對的課題與挑戰是一中原則的框限與勒索,並非如同香港市民要面對一國兩制的持續與維護。只要台灣人民不踏入一國的陷阱,就不會有兩制台灣方案的枷鎖與凌虐。

 

香港人很辛苦也很無奈,不能在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之間挑選哪個國家作為中國的認同。「一國」對於香港人就是枷鎖,他們只能遵循兩制香港方案,在其中尋找安身立命的政經體制。

 

香港特首有責任與義務,捍衛港人治港的承諾與底線。不能容許中國利用司法管轄遂行政治偵防與統治維穩,《逃犯條例》若要修訂,更應該給予港人更多的防火牆與司法保護機制,以抵抗中國行使移交特權。若要證明一國兩制可行與成功,香港特首更應該堅持港人在港偵審與服刑的司法權益。自治權雖非主權,但若能堅持司法管轄權與終審權,在某種層次上而言,也是準主權的表彰。

 

中國若堅持移交特權入法,這是愚蠢至極的砸腳行為。《逃犯條例》若把香港內地化,《美港政策法》勢必要調整,美國若要將計就計,趁此機會削弱香港的全球金融角色,甚至移轉世界金融中心的功能而引至新加坡或台灣,這對中國有何好處?

 

北京當局不要誤判美國的態度,《逃犯條例》讓步與否,不會形成美中貿易談判有利中國的政治籌碼。北京當局若不能妥處港人疑懼中國司法的迫害與凌虐,港人反送中演變成港人反中,這對中共政權的維穩肯定毫無益處。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應該積極考量一國兩制對於港人治港的承諾與維護,別讓香港反送中,最後卻醞釀台灣反一中的能量與集結。

 

※作者為自由作家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