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專欄:北京暫緩香港衝突的政治考量

何清漣 2019年06月15日 07:00:00

香港人反抗北京暴政再次警示了台灣人,讓台灣人認識到台灣不應該淪入北京的政治代理人之手。(美聯社)

香港局勢終於有了緩和跡象,6月12日與13日這兩天,中共自家人搭了兩架「梯子」,讓北京與港府分別下了臺階。

 

讓北京與港府下臺階的兩架「梯子」

 

第一架梯子是中國駐英國大使劉曉明搭的。6月12日劉大使接受英國BBC訪問時明確表示:「中央從未指示香港修例,此次修例是香港政府自己發起的」。近年來每有大事發生,這位劉大使總是適時在英國主流媒體發表文章或者接受採訪,表達「個人觀點」。比如2018年G20布宜諾賽勒斯峰會前夕,英國《名流》雜誌刊登劉曉明大使題為《高舉多邊主義旗幟》的署名文章;2019年5月5日,英國《金融時報》刊登劉大使署名文章《美國退出<中導條約>是錯誤的決定》,等等。世人皆知,不管是哪個國家的外交官,由於身份所系,通常不能公開發表私人看法。

 

鑒於通例,我讀劉大使的文章,基本不考慮他說的是否正確,而是將他的文章當作中國政府態度的風向標來觀看。因此劉大使接受BBC的採訪,重點不在於他為香港政府的鎮壓辯護,而在於「中央從未指示香港修例」,明示這麻煩是香港政府自個折騰出來的,與中央政府無關。

 

第二架梯子是港府自己搭的。香港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於6月13日接受《Now新聞台》專訪,強調港府高層沒有參與將金鐘衝突定性為暴動及開槍發射橡膠子彈的決定,指稱是警方按現場情況決定的。這話半真半假,假在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明明將金鐘衝突定性為「暴動」,張建宗卻硬說港府高層沒參與,將林鄭特首排除在港府高層之外;半真在於:警方受誰指揮還真說不清,因為駐港部隊就在深圳,官兵有個日常功課學粵語,穿上香港警服過來也挺方便。網上關於警號是假的也有資訊。一個叫做「HK-妮珂(新號)@Hk60740379Hk」的推號發表了不少帶有圖片與視頻的此類資訊。

 

梯子搭好後,下臺階就方便了。張建宗在回答記者關於是否會撤回、推遲表決或延長審議條例時,重申不會撤回條例,審議時間由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決定,政府會予以尊重——梁君彥當然不會在近日內重審,不是已經明說了不是中央指示麼?官至立法會主席,這點眼水還是有的。

 

香港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於強調港府高層沒有參與將金鐘衝突定性為暴動及開槍發射橡膠子彈的決定。(湯森路透)

 

習近平作為中共當家人的通盤考量

 

面對香港局勢,習近平有他的一番利害考量,因為下香港這盤棋,還得考慮台灣、美國這些不得不考慮的因素。外界比較樂意誇大習的蠻狠,《紐約時報》就用《又杠又橫的習大大》這樣的標題來報導過他。但一個在長達20多年的政治長跑中獲勝、並成功翦除了黨政軍內一大堆反對勢力的人,僅僅只靠「又杠又橫」是無法達成這些目標的。言歸正傳,下面討論習近平在香港反送中一事上的處置——儘管劉大使聲明香港事情是香港自作主張,但稍有政治經驗的人都知道,關於香港、台灣的任何舉動,不是中南海主人,做不了主。作為中共當家人,習近平的考量包括以下幾點:

 

一、不能破壞台灣自去年九合一選舉以來的「大好形勢」。

 

蔡英文總統近幾年的執政,確實引發台灣各方面不滿,終於導致2018年台灣出現了最大的「政黨」——懲罰民進黨。就連在黨內,蔡英文競選總統連任也遇到前行政院長賴清德的挑戰。就在這時,天上掉下一個韓國瑜,中共當然要扶植,韓國瑜也很識相地接受了扶持,前一向韓國瑜那場有40萬人參與的選舉造勢活動,形勢看起來極有利於中共扶植一個親北京的台灣政權。

 

就在台灣親中勢力之外的所有人士憂心忡忡之時,香港政府對反送中示威者採取具有殺傷力的鎮壓,又像當年占中時期一樣警示了台灣人:不能讓台灣變成香港第二。於是香港反送中示威產生了第一項成果,台灣執政黨民進黨於6月13日公佈總統初選民調結果,蔡英文總統以8個百分點勝出,代表民進黨參加2020總統大選。就連民進黨主席卓榮泰也承認:「也許這就是歷史的宿命,就在香港人民勇敢地行使他們的權力及使命,為了下一代香港人不用再有這樣的負擔,同樣這一天,民進黨經過漫長、相當波折的總統初選,終於產生了候選人「。

 

二、必須考慮美國的制裁。

 

這次美國對香港的譴責來得不那麼快,西方媒體對此曾頗有微辭。6月12日在白宮被記者問到香港的大規模示威時,川普總統表示:「那真的是很大的示威。那真的是一百萬人……那是我見過最大的示威。」在記者的追問之下,川普只回答了:「我希望對中國和香港來說,所有事情都能解決。我相信都會解決的。」 儘管當時不少人指責川普不關心人權,但我覺得,以川普的精明,「一百萬遊行人數」讓他看到了習近平的困境,他應該是在等待機會,對中國進行實質性的制裁。

 

美國前一向就在討論取消香港特別關稅區的地位,遇到不少阻力與來自香港的遊說,這次香港政府在鎮壓反送中示威中的暴力行為,終於讓這一提案通過水到渠成。6月13日,美國國會兩院兩黨議員重新提出《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該法案將提高評判香港是否享有充分自治的標準,要求美國政府每年認證香港的自治狀態,從而決定是否維持香港所享有的特殊待遇,並將制裁侵權官員。

 

這一提議的法理依據來自1992年通過的《美國-香港政策法》,該法案規定,在香港主權1997年由英國移交中國後,承認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地位。香港這個獨立關稅區地位,給了中國大陸對外貿易進出口極大的方便,過去多年來,中國產品遇到品質上的麻煩或者別的關稅障礙時,包括中美貿易戰期間,繞道香港出口美國幾乎是不宣之秘。如今中美貿易戰還是未了之局,美國這一制裁,讓北京雪上加霜。

 

中國一直稱香港事務是內政,外國不能干預。但香港問題確實不是中國內政,一是香港的歷史決定了這點,《中英聯合聲明》的效力猶在;二是《美國-香港政策法》給予香港的關稅特別區待遇,中國既然享受了待遇,就得接受人家監管,過去美國沒監管,是人家沒認真想過要監管,如今情況變化,人家要提出這事兒,北京還真沒法子。

 

三、習近平必須考慮香港政府暴力升級之後,自己會陷入何種境地。

 

這次香港特首林鄭月娥非常賣力,既將金鐘示威說成暴亂,還讓港警暴力鎮壓——據說港警一天之內發射了150發催淚彈、20發佈袋彈、數發橡膠子彈等低殺傷力武器,遠比占中時期要暴力。如果暴力再升級,真弄出個香港版六四屠殺,習近平其實兜不住。30年前那場屠殺,鄧小平雖然兜住了,不僅改革功業攢下的名聲付諸流水,還背上駡名、惡名,被稱作「六四屠夫」。習近平在中共黨內,既無鄧參與中共建政之勳,又無宣導改革之功,更無鄧之魄力與手腕,在國際自由港香港弄出一場六四事件,加上如今外憂內患,實在難以鎮住。

 

香港的抗爭再次告訴世人:自由不是免費的。台灣與民進黨曾面臨兩次危機,都因香港人反抗北京暴政警示了台灣人,讓他們認識到台灣不應該淪入北京的政治代理人之手,危機終得暫時化解。但歷史不會一而再、再而三地給台灣與民進黨機會,善用這次香港反送中帶來的政治轉機,承認執政的失誤並承諾今後切實改善民生,才是取勝之道。

 

※作者為中國湖南邵陽人、作家、中國經濟社會學者。現今流亡美國,曾任職於湖南財經學院、暨南大學和《深圳法制報》報社。長期從事中國當代經濟社會問題研究。著有《中國:潰而不崩》、《中國的陷阱》、《霧鎖中國:中國大陸控制媒體大揭密》等書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