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現場:「反送中」抗爭體現「港人治港」精神

無妄齋 2019年06月15日 00:00:00

香港青年延續「命運自決」精神,在沒有發起人、指揮者與糾察的領導約束下自主自發,開花結果。(美聯社)

6月9日的日與夜,除了見證香港的光明與黑暗、和平與抗暴,更值得留意的,是突顯港人自我組織與管理能力。

 

因為反對《引渡條例》修成惡法,民間人權陣線以組織名義發起「反送中」遊行,當天錄得破紀錄的103萬港人平和上街,一時成為國際新聞焦點。可惜成功展示近1/7住民的集體意志以後,林鄭月娥乃至幕後的中共,依舊鐵了心一意孤行。

 

夜幕低垂,堅持留守在立法會外的群眾,混雜對香港現狀的焦躁不安、止於和理非遊行的不甘、特區政府蔑視民意執意修例的聲明、親中建制黨派的表忠。複雜的情緒,加上警察暴力清場挑釁,終於突破青年忍耐的臨界點,激起猛烈反抗,他們的怒吼聲響徹金鐘的夏夜。

 

大規模的搜捕與形同戒嚴的濫權過後,翌日警察執法未改雷厲風行,不僅速龍與防暴警繼續執勤,更不惜動用遠超2014年928的武裝力量:發射約150枚催淚彈、數發橡膠子彈、20發布袋彈。市民遭警員圍毆、記者遭暴力驅離、朝面部噴灑胡椒噴霧及水劑、甚至向人發射橡膠子彈,抗爭市民紛紛倒下。

 

更離譜的是,警察事後不放過任何參與者 — 到醫院藉「暴動罪」之名拘捕求診的傷者、沒有搜查令到大學宿試圖搜索被捕學生的「犯罪證據」,惡行罄竹難書。

 

鮮血與淚水染滿長街,然而並未能壓制青年的憤怒。他們不斷在網絡傳訊分享、組織動員、幕後支援,或在抗爭現場以外發起罷工、罷課、罷市的呼籲,或藉不同手法喚起外國關注,及要求國際制裁公然於「文明都市」上演的反人類罪行。

 

「沒有大臺」下的社運

 

從特首林鄭月娥以至警務處長盧偉聰,事後均宣稱這是一場有組織有預謀的暴動,更聲言要「徹查到底」、「絕不姑息」。諷刺的是,抗爭者卻是實踐「去中心化」的社運模式,冥冥中響應2014年「雨傘革命」其間「不要大臺」(組織指揮)的概念。

 

是次行動上,並未出現顯著的領導份子及組織動員,沒有特定針對的目標物與攻略藍圖,戰術上也不限於過往「雨傘革命」的街頭佔領,。這一定程度上增加警察鎮壓的難度,過往逮捕少數政治領袖、凍結政黨組織,藉此摧毀社運的作法無法生效,就連通過領袖談判軟化立場也無從找起。

 

之所以群龍無首,是基於自2014年後特區政府對反對派的總清算,令大型政治運動陷入前所未見的低谷。本土民主前線、香港民族黨、青年新政等本土派代表,在政治打壓後土崩瓦解,不是橫遭黨禁,就是身陷囹圄,或者被迫流亡海外,不一而足。

 

然而組織雖不復存在,他們主張「捍衛本土」、「勇武抗爭」理念,卻被青年傳承下來,延續「命運自決」精神,在沒有發起人、指揮者與糾察的領導約束下自主自發,開花結果。

 

平和勇武 雙軌並行

 

執法方面臨兩難:要麼向民意屈服,要麼更強硬地驅離及拘捕,否則抗爭者不會輕言解散,又或者化整為零後稍事休息再去而復返。經過民眾往復的不懈奮戰,立法會被迫於本週中止會議,暫時續會無期。短暫的戰果,為抗爭方爭取更多寶貴時間及國際奧援。

 

目前狀況,是參與者的平均理性與心理質素,也就是群眾智慧的聚合,決定抗爭發展方向,也決定將來取得的成果。普通民眾和政界社運界菁英、和平與勇武抗爭者,各自按個人方式行動,客觀上「各自修行」起了出奇配合的化學作用。

 

6月12日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宣布中學罷課,結合早前的大學生罷課;百工百業響應加入罷工、罷市行列;香港前官員也公開聯署反對修例。6月16日民建再度發起和平遊行,緊接著下週一的三罷集會。加上外國政府的關注與施壓,臺灣政黨與領袖紛紛表態支持港人抗爭,國際力量的集結,有利條件在不斷增加。

 

在中共的鐵蹄底下,看來處於弱勢,但如今世人都見證了我們的堅定,無序之序中更突顯港人強大的自我組織及管理能力。誰敢說香港人不能「港人治港」、「當家作主」?

 

※作者為香港人/網媒記者兼撰稿人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