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郁佳專欄】撐香港的槓桿施力點:國際施壓與問責

盧郁佳 2019年06月17日 00:02:00

港督、特首都不是人民直接普選,不向香港人負責,而向殖民母國負責。(湯森路透)

香港反送中示威,港警鎮壓時開槍傷人,入港大逮捕學生。前港督彭定康接受BBC訪問,說他治港期間,從沒有這麼大的示威,有也是幾百人而已。

 

真的嗎?翻開馬嶽編著《香港80年代民主運動口述歷史》一書,訪問前基督教協進會幹事黃碧雲(不是小說家黃碧雲),她說,很難判斷港英政府是運動的朋友還是敵人。當時公安條例和很多法律都不利社會動員。一年三八婦女節,婦運團體到中環行人專用區示威,申請路權。警方批准,附加但書:禁止擴聲器,禁止放音樂、唱歌、呼口號,也就是能見度零,除了默劇、默哀,無事可做。「我們當然堅持叫口號,你有本事便拘捕我們,但他又沒拘捕我們。」現場和警方爆發衝突,「後來我們去投訴,到警察局、保安局,和兩局議員辦事處抗議,到立法會一次聽證會吵過,又在《信報》寫過文章。」

 

1989年「大聲公」事件,黃碧雲與曾健成等人示威,被告非法使用擴音器、非法籌款,初判有罪罰款,後勝訴。

 

1990年,黃碧雲動員牧師去靜坐抗議《基本法》不民主,露宿天星碼頭。事後警方以《簡易治罪條例》告她們非法使用擴音器、未經批准籌款,要罰款。因為太荒謬,黃碧雲等拒繳,準備把研究所論文帶進監獄寫。「最後我們贏了官司,現在大學讀法律的人,都要讀這個案例,當時的理據是,這是一宗選擇性檢控,為甚麼其他人用揚聲器你不抓,只抓他們?這是不是政治檢控呢?」

 

黃碧雲學到,港英政府不敢拿她怎樣,要嘛不告她,告了就必輸無疑。她都有發言權在立法會、報刊譴責,而學法律的人也都會先學到「政府這樣告示威者是錯的」才能當律師、法官、檢察官執法。中治時期,特首林鄭月娥說示威是暴亂,可是港英時期,示威居然是人權,被抓了,法官、議員、報業、教授會叫。為什麼?

 

書中,香港民主黨創黨成員李柱銘受訪說,在英治時期,「香港發生什麼事,英國國會會過問。理論上,如果他處理香港不善,例如我們無故被人拉去坐牢,他可能因此下台。」

 

守住香港現狀的方法,就是守住台灣現狀的方法。(湯森路透)

 

這才是港英政府和特區政府的差別所在:問責。

 

港督、特首都不是人民直接普選,不向香港人負責,而向殖民母國負責。港督向英國國會負責,國會不准港督侵犯人權。特首姓黨,向中共負責。如果中共要《逃犯條例》,港府就立法。如果中共要特首開槍鎮壓,特首就鎮壓。

 

李柱銘給香港台灣的啟示

 

中共官媒《環球時報》以香港民主派訪美,批評反對派勾結西方勢力,懷疑美國正在把香港作為中美博奕的一個籌碼來運用。這表示中共懼怕民運人士對各國傳達民主化呼聲,怕國際對中共施壓。

 

李柱銘一直被罵勾結外國,他說,第一,當初中英聯合聲明,中英都遊說各國支持,因為內容港人治港、一國兩制,所以各國支持。但現在(一國兩制)貨不對辦,各國對香港人有責任。第二,民主只在香港爭取是沒用的,一定讓人捏死的,要說出來,人家聽不聽是一回事。

 

2009年李柱銘與訪港的美國眾議院議長洛西討論香港民主進程。(圖片摘自維基百科)

 

李柱銘深知香港民運與西方親中外交的利益衝突,認為若不去遊說,外國政要便會忘記香港。所以一定要有人不斷去提醒,因為他們不想管,只想跟中國做生意。認為香港民主是一個負擔,阻礙他們做生意,你不提起,他們更高興了。但李柱銘到了外國,見了當地傳媒,挖苦當地政治領袖對香港袖手旁觀,令他難堪,傳媒來問他,他便要有一個看法。

 

所以李柱銘每到一國,中國駐外使館都施壓當地政府,不能見李,見了要低調,不能上報。就算是美國東岸一所大學法律系頒獎給李柱銘,這麼小的事,中國駐紐約領事館三個人開了兩百里的車去大學,施壓要求收回獎項。大學拒絕,於是中國人要求不讓李演講。大學拒絕,於是中國人要求縮短演講。大學拒絕,於是中國人要求見校長施壓。

 

特首林鄭月娥稱反送中是「暴動」。她的意思是,鎮壓錯不在我,是示威者的錯。(湯森路透)

 

守住香港現狀的方法,就是守住台灣現狀的方法。想想中共為何要運作各國與台斷交,施壓排除台灣參與國際影展、世衛組織等會議,中國海外使館見外國人護照有台灣海關戳記就不發中國簽證,阻止外國人到台投資經商。如果知道中共花費多大的金錢心力隔離台灣,無論多小的事情也不放過。那麼你一定會明白,無論多小的事情都有用。

 

要說出來,人家聽不聽是一回事。反送中示威的青年、少年,有的就是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的勇氣。明知站出來也改變不了什麼,但現在不站出來,以後就連機會都沒有。台灣為香港、為自己,應該站出來。


把責任還給有權力的人

 

中國駐各國使館施壓各國政府不得接見李柱銘,有三個階段:不能見李,見了要低調,不能上報。中國駐紐約領事館要封殺李柱銘香港民主化呼聲,有三個階段:不給獎,給了不讓演講,要講就只能講兩句。

 

中共對反送中的說詞,也有三個階段:對內封鎖新聞否認有百萬人示威,對外否認中共下令開槍鎮暴,否認中共下令立法《逃犯條例》。

 

《環球時報》不提遊行人數,中共官方英文《中國日報》稱24萬人,其他媒體隻字不提,社群媒體封鎖消息。高雄市長韓國瑜初次被問反送中,說「不知道、不曉得」,都是第一階段。後來韓稱:「支持九二共識!反對台灣獨立!不接受一國兩制!」只是重播年初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稱「堅持九二共識、反對台獨」而已。

 

其他時候,從人們被迫做出的交代,都可以看出他們迴避的責任焦點是什麼。特首林鄭月娥稱反送中「已經不是和平集會,而是公然、有組織地發動暴動」。她的意思是,鎮壓錯不在我,是示威者的錯。

 

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直播,談到反送中表示,六四之後,中國領導人都非常節制,「但我覺得這次最不好的是不應該由英國系統的警察處理,像是美國警察是非常powerful的,美國紐約如果停車歪了,或是遊行超過紅線,隨即而來的是催淚彈、警鞭、電擊棒。香港的警察是走歐美系統,不了解香港問題累積很多年,需要時間去化解。」在紐約停車歪了,隨即而來的是催淚彈、警鞭、電擊棒?是哪個美國哪個紐約?香港的示威者手無寸鐵,什麼都沒做就被開槍,超過紅線?顯然不合事實。其實還沒人公開要中國領導人負責,此地無銀三百兩。郭台銘符合第二階段。

 

中國駐英大使劉曉明受BBC專訪,說中英聯合聲明為「歷史文件」已完成使命,英國無權干涉香港。指BBC等誇大反送中人數,誤傳香港政府修例是受中方指使。劉曉明是第三階段。

 

恢復責任與權力應有的連繫,就是中共的痛腳,香港的談判籌碼。(湯森路透)

 

從各種馬戲表演,可以看出,恢復責任與權力應有的連繫,就是中共的痛腳,香港的談判籌碼。如果台灣群募登《紐約時報》等各國媒體、臉書廣告,邀請讀者打電話、寫電郵督促選區議員、元首、媒體撐香港,就在全世界面前,問責習近平:

 

你為什麼下令香港立法《逃犯條例》,將跨境綁架桂民海等國內外異議人士合法化?

 

香港百萬人上街抗議,你為什麼對中國人封鎖消息?

 

你為什麼下令對無武裝者開槍?

 

那就是把該有的責任,還給有權力的人。

 

※作者為作家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