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力外交:歐盟篇】兩岸關係適用歐盟模式? 「政治互信是基礎」

吳洛瑩 2019年06月27日 07:02:00

歐盟模式是否值得全球參考?(湯森路透)

 

公牛背上載著年輕貌美的女子,像馬一樣全力奔馳,騰空一躍、投奔入海。破曉之後,女子發現自己被帶到一塊遙遠的未知大陸,驚慌之際,愛與美之女神阿芙柔黛蒂(Aphrodite)現身告訴女子:「你現在成了地面上的女神,你的名字將與世長存,從此,收容你的這塊大陸就按你的名字稱作歐羅巴!」

 

故事裡公牛是宙斯(Zeus)的化身、美艷無雙的女子是腓尼基王國的公主歐羅巴(Europa),兩人後來在這塊土地上孕育子嗣,「歐洲」(Europe)就是以她的名字命名。歐羅巴美麗的身影,如同她留給世人的歐洲印象。
 

優雅王室、華麗城堡、繁榮經濟、進步人權…每一個關鍵詞都藏了浪漫美好的想像;歐債危機、難民潮、脫歐混局、民粹崛起…像是照妖鏡,幽暗陰影都要現出原形。

 

5月正逢歐洲議會大選登場的歐盟像是走鋼索的人,稍有不慎就是粉身碎骨。異中求同的決策機制,則是讓28個主權各自獨立的國家還「命懸一線」的原因之一。

 

在歐盟任職近30年的歐盟駐台代表馬澤璉(Madeleine Majorenko)說,「我們每週都共同做出數十個、甚至是上百個決策,這個過程把我們團在一起,也拉的更近。」

 

歐債危機、難民潮、英國脫歐和民粹崛起讓歐盟像是走過槍林彈雨,現在眼前的歐盟看似遍體麟傷、四分五裂,然「歐洲聯盟」至今仍是全球許多區域國家所欣羨的合作典範,甚至也曾有意見認為,歐盟模式或許可以是兩岸關係的解方。

 

歐盟經貿辦事處長馬澤璉接受《上報》專訪。(攝影:羅佳蓉)

 

兩岸關係適用歐盟模式?

 

長期身處布魯賽爾歐盟總部決策核心的馬澤璉來台任職至今4年,她認為歐盟模式的基礎在於,各方必須有明確的政治合作意願、清楚的合作目標,還有政治上的互信也不可或缺。

 

「整個歐盟就是建立在相互信任的根基之上,我們信任彼此不會做出任何傷害其他夥伴的決策。」她說,歐盟模式無法輕易複製,成員國之間少了整合的意願,或失去團結的意識,對整個團體來說都是一件危險的事。

 

 

從1951年的「歐洲煤鋼共同體」、1958 年「歐洲經濟共同體」,以及接續演變擴大的歐洲共同體、歐洲聯盟,一路走來,將主權國家的手牽在一起的不僅是《舒曼宣言》、《羅馬條約》、《申根協議》或是《馬斯垂克條約》,擁有共同的信念和核心價值是關鍵。

 

就像夫妻難以單靠一紙婚約綁住一輩子,雙方都有共同克服人生難題、共創美好未來的心願,才是「執子之手、與子偕老」背後的真諦,國家之間的互動也是如此。

 

而美滿婚姻不是由每年一次、浪漫精美的紀念日堆砌而成,日常生活裡,夾雜在柴米油鹽醬醋茶的磨合與包容,是細水長流的源頭。


 

馬澤璉說,歐盟會員國不是只有年度領袖高峰會才聚在一起,而是有很多會議持續在布魯塞爾舉行,無論是向歐盟內部尋求共識,或是會員國各自施行政策,「這些都是自1958年歐洲經濟共和體的時期即開始進行」,現在則是把合作範圍擴大到經濟、環境和社會問題領域。

 

馬澤璉表示,歐盟會員國之間密切的接觸,幫助彼此相互了解。(攝影:羅佳蓉)

 

表決為最後手段 妥協是歐盟哲學

 

「我們在這成千上百個決議之中,必須仔細聆聽彼此的意見,即便不一定喜歡對方的立場,也要尊重。」28個會員國站在同一艘船上,各國自身利益永遠必須置於全體共贏的最高原則之後,找出各國適用、共存的解決方法是王道。歐盟成員之間的互動,就像跳一首華爾滋,你來我往、有進有退,相互尊重是良好關係的起頭。

 

「我們很少投票」,馬澤璉眼中的歐盟哲學是一門「折衷的藝術」,用多數決做出最終決議是談判磋商都失效後,才祭出的最後手段。她說,「通常我們會一直談、談到我們找到一個大家都能接受的妥協之道為止。」

 

來自瑞典的馬澤璉自大學畢業後即投身公部門,在她看來,走過漫長的協商是達成共識的必經之路。她說,「對於有爭議的決策,花個2、3年來達成共識,我覺得一點都不久,因為其中牽涉的是28個必須相互妥協的主權國家。」

 

 

「歐盟大得足以影響世界」

 

從德國、法國、義大利、比利時、盧森堡和荷蘭等6個核心創始國,擴大到28個會員國,走過先前歐債危機的歐盟、經濟終於緩步復甦。據歐盟統計局(Eurostat)資料顯示,2019年2月歐元區失業率為7.8%,是自2008年10月以來最低水平。這場歐債寒冬透徹心骨,而春天真的不遠了嗎?

 

歷經11個年頭的經濟疲軟和高失業率,再加上遇上二戰後最大難民潮,大規模移民湧入推翻歐洲人心目中原有的祥和社會,歐盟存在的正當性也備受質疑,這個世界還需要這樣的歐盟嗎?

 

從納粹肆虐的二戰浩劫中,好不容易爬了出來,這回浴火鳳凰必須更加小心翼翼。馬澤璉說,「我們共同擁有這一段極為慘痛的經歷,所以非常在意該如何修補歧異、建立互信。」

 

來自瑞典的馬澤璉在歐盟已任職近30年,她是堅定的「挺歐派」。(攝影:羅佳蓉)

 

「我們大的足以影響世界,所以必須確保這個影響是正面積極,而非破壞毀滅」,握有愈大的權力和影響力,愈是如履薄冰。馬澤璉說,無論是移民、老化社會、氣候變遷等問題,沒有一個國家能獨立解決。

 

生活在同一個星球上的人類,面對全球性問題的挑戰,你死我活的零和遊戲並不可行,尋求雙贏是歐盟模式要告訴世界如何挺過風霜的寶貴經驗。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