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黃智賢說的大實話

主筆室 2019年06月19日 07:02:00

一國兩制的關鍵不是「兩制」,而是「一國」,它不是對香港的「體貼設計」,而是為了要隔絕保護自己的威權專制。(湯森路透)

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生前對香港的政制改革相當悲觀,他在接受訪問時曾表示,共產黨只會讓香港成為中國的經濟模範,絕不想讓香港成為中國的政治模範,因為一旦民主加上自由市場得到一個繁榮的香港,就將對共產黨的制度形成挑戰,這對廣東尤其影響深遠。李光耀強調,一旦有選舉,就會區分出不同的利益,製造出獨立的身份,所以中國不會容忍香港成為獨立於中國的社會。對照香港近幾年崩壞法制、有限選舉與所謂的大灣區計畫,李光耀的洞見令人印象深刻。

 

六〇年代的現代化理論認為,經濟和社會的發展會將帶來政治開放和民主化;不過,崛起的中國早就用它的發展路線否定了這項說法。許多人將這種以「中華秩序」為基底的威權主義發展路線與西方的公民民族主義的抗衡,視為一種意識形態的對抗,但對中共而言,意義遠不止於此。堅持這套「中華秩序」意識形態的關鍵在於維繫中國共產黨統治中國的合法性,也因為這樣堅持,共產黨必須翦除所有對「帝國」可能的威脅,香港的一國兩制是,台灣的存在當然更是。

 

一國兩制的關鍵不是「兩制」,而是「一國」,它不是對香港的「體貼設計」,而是為了要隔絕保護自己的威權專制,不容香港的自由法制與司法獨立「污染」了中國人民。它本來就是共產黨在九七年設計出來用以應付國際輿論的權宜措施,必須以不危及中共統治為前提;而當這套(香港)制度可能危及中共苦心孤詣的社會主義制度,一如李光耀的說法,共產黨勢必逐步收緊香港的參政權、破壞香港的司法獨立,從兩制走向一制。這其中,沒有「尊重兩制」、沒有「順水推舟」,更不會有「和平演變」,而是政權膺續存亡的關鍵問題。

 

簡單講,在維繫中華大一統帝國的前提下,共產黨只會允許自己不斷投射政治影響力到它的周邊地區,而絕不會允許這些周邊地區反過來影響它;它處理香港事務的最高指導原則是如此,面對台灣問題亦如是。今年元月,習近平提出「一國兩制台灣方案」,不少人抨擊這是「愚蠢」、「不瞭解台灣民心」、「眛於形勢」;但從香港的案例可知,這其實是共產黨現階段面對台灣問題所能夠提出最好的提議,因為任何與台灣互相對等且跨出「一國」以外的方案,都可能危及它政權的穩定。

 

所以,共產黨的九二共識只會有「一中」,不會有「各表」,它或許勉強容許台灣在雙方互動的私下場合「各自表述」,但絕不允許你在公開場合倡議中華民國。中共的意識形態底線清楚無比,只有一中三段論(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代表全中國人民的唯一合法政府),沒有兩個中國。因為一旦退到兩個中國,共產黨藉以統治中國的合法性基礎就動搖了。

 

媒體名嘴黃智賢日前在海峽論壇公頌揚習近平的「習五條」,是最珍貴具有恢宏氣度的一錘定音,把兩岸的根源、兩岸的糾結、70年的分離,跟未來國家統一、民族復興的詳盡路徑圖都畫出來,還宣稱「一國兩制是對台灣最大的尊重與體貼,對台灣最大的善意。」此言一出,在台灣內部引起一陣譁然。其實,黃智賢的說法僅是一個中國(不管有沒有私下各表)、一國兩制下,最後的萬流歸宗,也是共產黨的真心話,差別僅在於台灣人想用什麼樣的思維與方法面對它罷了!

 

你可以像黃智賢一樣,以孺慕欽羨眼神,近乎哽咽的語調向習主席的「一國兩制」感恩戴德;你也可以像兩百萬走上街頭的香港人,為了爭取自由法治與民主,絕不妥協,甚至誓死捍衛。這其中,可以模糊以對的空間極少,比多數台灣人想像的要少很多。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