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力外交:歐盟篇】為台灣她準備了30年  馬澤璉:沒促成廢死是任內挫敗

吳洛瑩 2019年06月27日 07:01:00

歐盟經貿辦事處長馬澤璉接受《上報》專訪。(攝影:羅佳蓉)

 

「眾星雲集」的夜空之下,總會有一顆星星特別閃耀。今晚這顆星就是她:歐洲經貿辦事處駐台代表馬澤璉女士。

 

她一襲黑色中式禮服優雅登場,整晚笑容堆滿臉, 身為當晚東道主,各國駐台外交人員、民意代表、政府官員和意見領袖等賓客輪番問候,馬澤璉的待客之道一刻不停歇。

 

終於偷得一刻空檔,她坐在宴客場地角落,調整腳下的跟鞋、鞋剛穿好,她隨即起身與賓客寒暄,一旁還有一盤遲遲未被享用的美食正端坐冷板凳,但她臉上卻一直是招呼賓客的最佳熱度。

 

當晚外交部長吳釗燮上台致詞時,馬澤璉處長獻上左右臉頰各碰一次的標準「貼面禮」。雙方來回之間,恰好漏了一拍,有一幕畫面因此停格在馬處長翹著的紅唇凝滯空中。幾秒之間的小意外無傷大雅,兩位資深外交人物在觥籌交錯之間要長存台灣與歐盟的友誼。

 

晚宴上酒酣耳熱,不僅說的是賓主盡歡的氛圍,更是台灣與歐盟的雙邊關係。吳釗燮讚揚,2015年馬處長就任至今,「臺灣與歐盟雙邊關係有很多具體成長與嶄新合作,馬處長都是背後重要的推手。」

 

但天下無不散的筵席。馬澤璉腳下這支「台灣」舞,轉眼間跳進了尾聲、8月她要告別台灣,返回布魯塞爾歐盟總部。

 

 

「歐盟進步價值的最佳代表」

 

馬澤璉的駐台樂章是從2015年秋天開始奏起。

 

她被吳釗燮稱為「歐盟進步價值的最佳代表」,性別平權、環境保育,氣候變遷、產業創新及漁工權益等議題,馬處長皆嘗試為雙方關係找到的新出路。

 

4年任內,她正巧遇上了台灣-歐盟情緣的重要紀念日,2018年分別是歐盟在台設立辦事處第15周年,也是台歐展開雙邊對話的第30年。

 

光陰之神在歷史洪流中,好像為她空下了一個特別的位置,讓馬澤璉可以用最好的角度收攝台灣蛻變。

 

歐盟經貿辦事處長馬澤璉。(攝影:羅佳蓉)

 

其中,親眼見證亞州首部婚姻平權法案從無到有,成了職涯中最耀眼的篇章。

 

5月24日,台灣開放同性婚姻登記的首日,馬澤璉身著粉色上衣出席當日北市府舉辦的戶外婚禮派對,為20對結為連理的新人獻上祝福。她說:「看著他們快樂的沉浸在愛裡,這一幕非常美好,這個回憶離開台灣後還會跟著我很久很久。」    

                                 

立法院針對同婚專法進行表決前,她罕見地以「歐洲經貿辦事處長駐台代表」身分,對於仍在進程中的國內事務表態,稱期待立院保障同志的婚姻平權。

 

這不僅是她代表歐盟立場、而必須在工作上推動的重要價值。「彼此相愛的應該要能在一起,再正常不過了」,更是馬澤璉想說的話。

 

「我為台灣感到非常驕傲,也覺得與有榮焉能在此刻身在台灣,並為台灣與歐盟之間關於婚姻平權對話盡一點心力」,在地球上各個角落多半時候傳的是悲歌,那些美事也就顯得格外珍貴。

 

5月24日台灣開放同性婚姻登記首日,馬澤璉與同運先驅祈家威先生共同見證同志新人步上紅毯。(歐洲經貿辦事處)

 

然遺憾又何嘗不是在所難免。

 

「廢除死刑」,就是馬澤璉在台灣打不開的結,「沒有和台灣社會就廢除死刑有更全面的對話,我還沒找到適當論述方式與台灣討論廢死、讓抱持反對意見者願意重新思考死刑立場。」

 

馬澤璉說:「這是我認為任內個人的挫敗。」

 

蔡英文總統上任2年、於2018年首度執行槍決,射向死刑犯李宏基的子彈,同時也震驚了馬澤璉和歐盟,他們所認為的進步台灣、又退了一步,歐盟認為的「死刑無法發揮嚇阻作用,也是對人類尊嚴的否定」,敵不過台灣社會對最大之惡的痛恨。

 

所有歐盟會員國皆須廢除死刑。馬澤璉任內與廢死聯盟合作推動廢死。(歐洲經貿辦事處)

 

但來自瑞典、又代表歐盟的馬澤璉,她生長的國度,民主、自由、人權談起來自然而然,甚至天經地義。「每一個人都會犯錯、也都應該有改過自新的機會」,這句話她講起來毫無違和。

 

然相同的人權標準套進不同文化社會的複雜現實後,反成了人們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殺人償命的刑法正義,怎會成了迫害人權、不懼犯罪嚇阻作用的惡法?

 

觀點對立、談不攏的爭議,就像陰陽兩極,正反意見各自分明。

 

學習與不同價值對話的方式,就是馬澤璉踏入歐盟的錯綜複雜起,必須不斷精進的本領。某個週末的午後,在一場由公民團體主辦的死刑議題座談會巧遇聽眾「馬女士」,坐在台下聆聽的她,看上去是一個認真抄筆記的學生。除了透過官方管道與政府溝通,想談廢死,馬澤璉試著走到陰陽的另一端,探尋台灣社會還不能接受廢死的原因。

 

對於岐見不厭其煩地來回對話,是馬澤璉身為歐盟代表,了解「朋友」所做的努力。這更貼近她自己為「人權」下的註腳:「不把人們放在同一個框架之下、加以標籤化,並以此斷下定論」,不因為外表和對方長得不一樣、去的寺廟或教會不相同,而成為阻礙認識彼此的理由,或將人貼上標籤後,就以為問題解決了。

 

「因為你不是同一掛的,所以我不喜歡你」,不,馬澤璉的人權字典裡,不一樣,不該是拒絕往來的理由。「更何況,先入為主的刻板印象,經常令人錯過遇見美好的機會」。

 

外交部長吳釗燮表示,臺灣與歐盟雙邊關係有很多具體成長與嶄新合作,馬處長都是背後重要的推手。(攝影:羅佳蓉)

 

堅定挺歐派      

 

而屬於馬澤璉的美好有一大半與歐盟有關。

 

1980年代末,她自瑞典隆德大學(Lunds universitet)公共行政系畢業,20出頭歲的青春正盛,遇上了改變歐洲和世界的「1989」:倒塌的柏林圍牆和崩解蘇聯共產鐵幕,明目張膽又悄然無息的影響著大時代之下的每一個青年才俊。

 

當時瑞典正遭遇經濟大衰退,加入歐盟可以不再單打獨鬥,成了一帖值得瑞典人考慮的良藥,但內部對於加入歐盟的「獨立自主」與「團結力量大」,和英國脫歐一樣形成拉鋸,掀起正反意見之間的巨大辯論。

 

馬澤璉精準記得1994年瑞典公投的得票比數:「53%的人同意加入歐盟,47%的人反對」,些微的得票差距,許給北國瑞典和馬澤璉一個不一樣的未來,她不僅是那支持加入歐盟的53%,更直接「以身相許」。

 

馬澤璉大學畢業後即投身公部門,在歐盟工作近30年。(攝影:羅佳蓉)

 

深根歐盟以東地區

 

從1996年進入歐盟執委會至今,馬澤璉在國際事務裡撒下了近30年的韶華、肩負10個不同的歐盟職銜。亞太、東歐、前蘇聯國家、南高加索、中東等,歐盟以東、遠至紐西蘭都曾先後是她的「管區」,出訪無數次,就連烽火連天的加薩走廊也有她的足跡。

 

4年前馬澤璉準備卸任歐盟對外事務部(EEAS)(歐盟的外交部)睦鄰政策處處長之位時,抓住總部釋出的派駐機會、可以填8個外派地志願序。

 

繞了大半個地球的她,想了想,若能回到近30年前初入歐盟時,負責進行貿易談判的亞太地區,正好把自己的職涯資歷完整串了一圈,而台灣文化巧妙結合日本與中華文化,榮登馬澤璉心中首選,「所以我是如願以償啊」。

 

駐台4年,馬澤璉說台灣生活環境安全,住起來很舒服。(攝影:羅佳蓉)

 

她用「充電」來形容這段在台任職的時光。除了公務,在台灣過日子,只有島國夏季的酷熱難耐、還有地震突襲時嚇得她心臟快從口中跳了出來之外,台灣生活無疑的會令她想念。

 

她一開口就熟稔地把台灣環島一圈,各個城市的特色如數家珍。「休假時換穿牛仔褲、卸下工作、跳上車,不用1個半小時就可以親近自然」,她說:「這讓我每周一還能再扮起這個『官方臉孔』走進辦公室,重新開始!」

 

花蓮太魯閣的鬼斧神工讓馬澤璉讚嘆不已,她說,「我去過大峽谷、和世界上很多其他地方,但我覺得這裡最棒」。這番「告白台灣」直接了當、配上馬澤璉那個可以衝入山谷、穿透力十足的笑聲,剎那之間,她身在台北信義區的辦公大樓裡,也能坐看雲起時。

 

她一開口就熟稔地把台灣環島一圈,各個城市的特色如數家珍,芒果是她最愛的台灣水果。(攝影:羅佳蓉)

 

但瑞典的歌,終究才是那支清遠的笛,總會在有月亮的晚上響起。

 

馬澤璉兒時在南方濱海城市赫爾辛堡(Helsingborg)渡過,那是瑞典與丹麥的最近點,因此12歲之前她甚至沒去過北方的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Stockholm),僅有一彎海峽之隔的丹麥哥本哈根相比之下更近更親,「我媽那時候說,天啊這個女孩12歲了竟然還沒有去過首都。」

 

不是不去,是時候未到。她的人生第一份工作,是北歐部長理事會行政助理,辦公室就在首都。轉眼之間,她已經從斯德哥爾摩出發「行遍天下」。

 

帶著勇闖歐盟「江湖」近30載的歷練來到寶島,她自認現階段的狀態做起事來更有信心。撐起「馬處長」這身職銜,她在各方各面都顯得泰然自若、游刃有餘。她把最好的自己給了台灣,若浪漫的說,為了台灣,她準備了30年。

 

這一次盛夏結束前,馬澤璉必須拔營起行,帶著台灣經驗、她要回到歐盟再綻放一回。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