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萬港人遊行之後——「反送中」也將影響台灣大選

黃樂祈 2019年06月22日 07:00:00

「反送中」與一國兩制之間微妙的關係,明顯刺激了台灣社會對中國「又愛又憎」的複雜情緒。(湯森路透)

「『柏林牆』才倒下不到十年,眼看這個亞洲之珠轉手給一個獨裁政權,令人神傷。」

 

一篇刊於1997年的《芝加哥論壇報》社評。

 

「反送中」反映中國的承諾空洞

 

台灣社會對香港俗稱「反送中」的民眾運動其實應該不太陌生。五年前的初春,前馬英九政府希冀《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下作「服貿協議」)盡快通過,圖強硬於立法院投票表決,激發了太陽花學運。雖然《服貿協議》和「送中修法」內容不同,但兩者所以惹起民眾的強烈反對,都源於對北京政權的忌諱。因此,當港府繼續一意孤行推動「送中條例」的立法程序,現時正值盛夏的香港社會宛如五年前的台灣,出現備受國際社會重視的公民抗命,著實不令人意外。

 

不過,雖然連續兩週日共約300萬人走上街頭示威,以及因為警方以催淚瓦斯甚或橡膠子彈對付示威者及記者而激起輿論反彈,港府迄今仍未作出任何實際的讓步。既不願撤回修法,也無意承諾不以「暴動罪」為名拘捕6月12日的示威者,林鄭月娥於6月15日的記者會更意圖把責任推卸予台灣當局,誠然是用煤油解祝融之災。

 

這正正反映出一國兩制的真正「漏洞」:這種特殊憲法原則的詮釋權只在於中國的中央政府。2016年,當時林鄭月娥競逐特首的對手之一,著名香港前法官胡國興曾把鮮少被提及的《基本法》第廿二條展現人前:

 


「中央人民政府所屬各部門、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均不得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根據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務。」

 

當然,即使港府和中國官方在1997年後多番倡議一國兩制的「成功」,紙畢竟包不住火,香港在短短兩週間出現比雨傘更多公民參與的抗命運動,要說服外界就顯得空洞無力。大力反對一國兩制的蔡英文在香港「反送中」民潮中最終能贏得民進黨初選,就是一個有力的佐證。

 

要分析2020年台灣大選的結果,「香港因素」已成為不可忽視的一環。(湯森路透)

 

台灣當下是一盤「不能統、不能獨」的棋局

 

同理,對台灣而言,關鍵不在於言說一個甚麼的政治論述,而是如何實踐對台最有利的外交政策。譬如,統派有必要說明它將如何維護「九二『共識』」(其實從無共識)之「一中各表」的部分。不過,早前率團到中國參加海峽論壇的國民黨秘書長曾永權並無道出任何可行的方針。要知道,北京對「九二『共識』」的下聯為「一國兩制」,統派不可能單用「Over My Dead Body」就闡釋到平衡台灣利益與國家主權的可能,正如港府一再強調一國兩制和中國的法治值得信賴,卻無助舒緩港人的不安。照樣,獨派亦難以說服羣眾華府何以會接受台獨,這也是港獨聲勢在「反送中」遠遜於雨傘時期之主因,畢竟適當的擁抱務實主義並不等於飲鴆止渴。

 

然而,「反送中」與一國兩制之間微妙的關係,明顯刺激了台灣社會對中國「又愛又憎」的複雜情緒,否則兩黨的總統候選人和柯文哲根本毋須急急回應與台灣本無直接關係的香港「反送中」風波。套用蝴蝶效應的說法,五年前,台北的太陽花學運翅膀一拍,竟然引起香港發生占領事件,至於今次主角會否逆轉,左右台灣半年後的大選,仍是未知之數。林鄭月娥於6月18日再度召開記者會,但除了一句「道歉」外,毫無退讓之意,香港的民主派已揚言會抗爭到底,也意味「反送中」事件將會繼續發酵,同時愈發加深總統候選人回答兩岸問題的試卷難度。台灣政客的對應稍有不慎,可能會出現「一子錯,滿盤皆落索」的情況。可見,要分析2020年台灣大選的結果,「香港因素」已成為不可忽視的一環。

 

※作者為自由撰稿人,香港《時代論壇》觀點版作者

 

關鍵字: 反送中 總統大選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