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創造奇蹟的六個原因(下)

李芄紫 2019年06月26日 07:00:00

港人這次能擋住修訂《逃犯條例》,乃天時地利人和的結果。奇蹟不可能一再發生,也不能低估了樂極生悲的風險。(美聯社)

前文探討了港人反修訂逃犯條例的「香港因素」,接下來繼續分析「外圍因素」。

 

第四,修例屬於香港事務,在制度上有自主權。

 

雖然修例的爭議集中在香港與中國大陸(還有臺灣),實際上它還牽涉到其他沒有與香港簽訂引渡條約的國家,它不單純涉及中港關係。而且,儘管在移交的實際操作中,其他國家(地區)的參與是必不可少的,但在技術上,修例只是單方面地規定香港政府有權向沒有正式引渡(移交)協議的國家(地區)移交「逃犯」,而不涉及其他國家(地區)是否肯接收逃犯的問題,也不涉及其他國家(地區)是否向香港對等地移交逃犯的問題。

 

換言之,修法完全是香港的「内部事務」,在理論上,嚴格按照《基本法》,中央沒有理由干預,(當然,實際上中央要找借口干預,總是能找到的)。在事件過程中,要說在修例上中央一開始沒有推動,恐怕大部分人都不會相信,但始終難以求證中央的參與有多少。

 

香港政府自始至終否認修例是一個政治任務。駐英國大使劉曉明在接受BBC採訪時說,修例是香港政府主動提出的。這被外間視爲與香港政府行爲「劃清界限」。但只要回溯中國的表態就可以知道,中央的説法一直是「支持香港政府依法施政」。即便在國務院副總理韓正力挺港府,中聯辦召集建制派,要他們「不要糊塗」之後,標準説法依然是「香港要修法,中央只是力挺香港政府」。

 

中國駐英國大使劉曉明在接受BBC採訪時說,修例是香港政府主動提出的。(圖片擷取自網路)

 

因此,至少在明面上,事件始終沒有上升到「香港與中央關係」的層次,而是香港特區自治範圍内的事。

 

縱觀香港回歸後的歷次大規模抗爭,2003年的反二十三條,2012年的反國教等能成功,都在於它們尚停留在香港「内政」的層次。歷次政改抗爭無效,2014年占中/雨傘無功而返,甚至反高鐵、反一地兩檢等的失敗,都是中央有憲政的角色(比如基本法規定,政改必須得到中央同意)。

 

由此,可以得出「兩個凡是」的結論:「凡是涉及中港關係的,中央都不會在香港民意壓力下讓步;凡是民意可以迫使讓步的,都是香港的内部事務」。

 

這次修法,沒有超過香港内政的範圍,或者說,中國刻意避免「干涉香港内政」的印象,以致香港(和中國)還有臺階可下。這是反修法能成功的重要原因。

 

中國爲什麽這麽做呢?

 

要知道,在中國「逢九必亂」,今年早已下達指令,各單位嚴防死守,避免發生不穩定事件。沒想到,前兩年順風順水的香港反而成爲不穩定之源。這是中國不樂意見到的。

 

據説,有香港政客評估,612會演變為「顔色革命」,要強力鎮壓,以爲這樣無限上綱就會贏得中國喝彩。這誤讀了中國在本年要「維穩」的意思。「維穩」不是要鎮壓任何「革命」,而是要避免任何事端,更不用說「革命」了。把香港問題演繹為「顔色革命」,純粹是拍馬屁拍在馬腿上。

 

這次修法事件,一種可能真是林鄭自己主動的。第二種可能是,中央從一開始就決定「站在背後」。無論哪種可能,中央一開始也肯定沒有意料到反對的聲音和能量這麽大。如果修法能「靜悄悄」地通過,自然樂見其成。但中央也可能早有預算,即便修法通不過,修法和中央決策脫鈎之後,最多賴在香港政府頭上,避免中央沒有面子,也避免國内民族主義(以及敵對派系)對政府的壓力。這是可進可退的策略。

 

順便提一句,在很多香港人看來,中國表態支持已經是插手香港内政了。但在中國政府看來,支持香港政府不算干涉香港内政。在中國語境中,「干涉内政」是專指「支持反對派」。不但在香港問題上如此,在國際問題上,中國也持這樣的態度,比如中國指責美國干涉委内瑞拉内政,卻否認自己支持馬杜儸政府同樣是干涉内政。

 

第五,臺灣問題的影響

 

目前臺灣問題是中國的頭等大事。2020臺灣選舉迫在眉睫,中國希望一個親中政權能上臺,至少也不能讓民進黨繼續執政。在去年臺灣九合一選舉之後,民進黨看似不可能起死回生,哪知中國主席習近平的「一國兩制是解決臺灣問題最好方式」的演講,為「辣台妹」蔡英文提供神助攻,聲勢逐步回漲。

 

衆所周知,香港的一國兩制本來就有為臺灣問題做示範的初衷。2014年雨傘革命後,一國兩制的名聲在臺灣成爲票房毒藥,台灣人紛紛喊出「今日香港,明日臺灣」。於是很多人(包括很多大陸的專家)都認爲,香港的一國兩制已經不再能成爲解決臺灣問題的示範。在這個意義上說,香港於是逐漸成爲「棄兒」,思考香港政策的時候,極少再考慮臺灣的因素,變得「爲所欲爲」。

 

直到習近平講話之後,情況突然有變。主席説話一言九鼎,即便知道一國兩制在臺灣不得人心,中國媒體專家官員等當然依然紛紛為「一國兩制」護航。這樣,香港的「示範角色」突然又變得重要,這是對香港來説也是一個「神助攻」。

 

在提出修例的開始,香港官員肯定沒有意識到這個邏輯,也沒有想象到修例會在香港引起這麽大的反對,於是也更不可能從臺灣問題的高度上考慮過修例的問題。否則很難想象,他們會這樣力推法案。

 

修法給臺灣帶來的震撼和民意改變是顯著的,特別是香港書商林榮基逃離香港,出走臺灣,還準備在臺灣申請政治庇護。一下子把香港的一國兩制和臺灣的現實聯係起來。結果隨著香港局面的進展,蔡英文有明顯的「翻盤」之勢。在決定民進黨初選的民調結果中,強烈譴責香港政府的蔡英文的支持率大大高於推説「不知道」的韓國瑜,就是一個明證。如果港府繼續一意孤行強推修法,蔡英文連任的話將大大損害中國的臺灣策略。

 

蔡英文連任,將大大損害中國的臺灣策略。(攝影:張哲偉)

 

第六,國際形勢的影響。

 

在一開始提出修例的時候,中美貿易談判還進展良好。民主派和其他反修例人士,早就積極向國際遊説解釋厲害關係,以利用「外國勢力」施壓港府已經不是秘密。美國有可能利用香港政策法向中國打「香港牌」,這點中國早有預料。但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在香港也有龐大的利益,有衆多的國民和資產。「香港牌」不但美國可以打,中國也可以打(試孟晚舟事件)。在中美關係尚未惡化的時候,雙方還是互相牽制,中國評估美國不可能「動真格」,於是除了循例痛批民主派是「吳三桂」,強調「内政不容干涉」之外,沒有太多的動作。

 

但5月初,雙方突然翻臉,美國不但加關稅,還制裁華為,國際局勢急劇轉變,形勢也變得險峻。在美國,國會議長佩洛西和國務卿彭皮奧都接見香港遊説團,發表強硬聲明。這時中國還在繼續支持香港修法。

 

但6月9日之後,香港形勢急劇惡化。史無前例的大遊行和612鎮壓,都連續上了國際頭版。這件事的性質已從「威脅香港自由」上升到可能會爆發「港版六四事件」的危機。連政府内「經濟挂帥」的美國總統川普也從「相信雙方可以解決」變成「沒見過這麽大規模的示威」。佩洛西也宣佈一旦香港修例,會正式啓動重審香港政策法。佩洛西在六四事件之後再天安門抗議,其對香港人權的支持不可低估。這時,廢除香港關係法可能已不再是為貿易戰而施加壓力的一張「香港牌」,而變成爲更高尚的理由而不得不做的事。

 

更令中國擔心的是,如果說在經濟問題上,歐洲可能與美國立場不一致,但在人權問題上,兩者又堅定地站在一起。歐盟此前向港府發出外交照會,這已引起香港震動,連林鄭也要會見衆領事「解釋」立場。如果發生「港版六四」,中國拉住歐洲「聯歐制美」的算盤就一鋪清袋了。

 

另一個不可忽視的變量是時間,即將在日本舉行的G20峰會。中國雖然擺出一副強硬立場,但緩和局面才符合中國的最大利益。G20的特習會可能是挽救中美危機的最後機會。中國需要穩定的香港局勢,避免美國節外生枝;更不能把G20變成西方對中國的「批鬥會」。

 

總而言之,港人這次能擋住修訂《逃犯條例》,乃天時地利人和的結果。奇蹟不可能一再發生,也不能低估了樂極生悲的風險。

 

※作者為香港政治評論家

關鍵字: 逃犯條例 香港 台灣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