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台灣的司法獨立評分竟輸給中國

劉世琿 2019年06月27日 00:00:00

根據《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WEF)2017至2018年有關「司法獨立」的調查報告顯示:台灣與中國同樣獲得4.5分,名次甚至輸給中國。(資料照片)

根據《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WEF)2017至2018年有關「司法獨立」的調查報告顯示:台灣與中國同樣獲得4.5分,且中國在全球排名第46名,台灣全球排名還只有48名。台灣的司法獨立輸給中國,我一點也不驚訝。除了「有錢判生,沒錢判死」的坊間印象以及一些不經世事的恐龍法官判決外,我以為,國民黨屠殺台灣司法精英後所建立的黨國體制才是台灣司法無法獨立的最根本問題。

 

台灣雖已民主化且經數度政黨輪替,但司法界仍遺毒甚深,諸多檢調司法人員與地方執政當局勾結、排除異已的情事仍不時發生。

 

說個親自經歷的小故事,足證台灣人的悲哀。

 

就讀東吳大學法學院學士後碩士班時,恰逢陳水扁2顆子彈事件。當時社會氛圍對立,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但,無論如何,當時已呼應社會各界要求,用盡各種方法調查,包含請支持國民黨的旅美刑事鑑定專家李昌鈺博士來聽鑑定,結論為「不可能自導自演」。

 

某日,我們一位曾任大法官且非常受人尊敬的孫姓老師來上課時,第一句話開口說:「最近,陳水扁總統的兩顆子彈鬧得沸沸揚揚……」。話都沒說完,突然一位同學大聲怒斥:「老師,請尊重我們,不要稱呼陳水扁為總統,我們不承認他是總統。」馬上,有幾位同學呼應附和。

 

可悲可嘆地是,孫大法官並沒有給這些同學趁機再上一堂民主法治基本課程,反倒是向他們道歉並說:「好的,不好意思,知道了並尊重你們的想法。」當時,陳水扁是以現任競選連任,稱其總統何錯只有?退萬步言,即便自己不認同陳是總統,居然可以要去別人也不可以稱其為總統,以囂張跋扈的態度?而這個別人還是受到許多人尊崇的大法官、長輩、自己的老師。而台灣人長期受白色恐怖與戒嚴影響,或許對政治性的爭論,多少也形成隱忍與不惹事生非的個性。連大法官上課講學的言論自由都受到限制而退讓,一般民間社會庶民之間的生活片段也可想而知。

 

這也是為至今所謂的韓粉敢且總是運用對異己恐嚇、威脅卻暢行無阻的本質。 然而,身為一個法律系碩士班的學生,畢竟不是什麼粉。面對與其黨國思想不容的情事時都如此無理性與無理,遑論其他人的感情用事?再者,一個奉獻一輩子給台灣司法,只不過因為不經意且完全合情合理的一句話,卻要向學生道歉?這已經有紅衛兵的味道,令人唏噓。

 

在一個法學院的班上,或許對政治的見解不同,支持的政黨不同,但理性論證是法律學最基本的教育。然,應然歸應然,實然並非如此。這在陳定南擔任法務部長時也發現問題嚴重,要求檢調單位應作政治思想檢查並力求人員辦案應排除黨國思想;力求中立、一切依法行事。但被檢調人員連署抗拒,加上沒得到陳水扁的支持而無法執行,甚至因而被免官。而陳水扁最後也自食其果,鋃鐺入獄。

 

黨國遺毒把人教育成非我族類即可殺的張牙舞爪,學法者不惜違法、違憲屈辱異己、追殺異己。例如,花東某一檢察官即違憲發傳票要求陳水扁到地檢署,而陳水扁也居然出庭應訊。這其實種下了日後自食惡果的因。

 

陳水扁向違憲的檢察官屈服;老師向囂張跋扈的學生道歉,對我而言都是同一性質的事。更令人唏噓的是,那幾位斥責老師的同學後來都考上檢察官。當他們握有權力時,又當會如何?可想而知。

 

這都才是十多年前的事。如今,陳水扁政府的許多官員一起因各種值得爭議且證據缺失的情況下入獄;反觀,國民黨員涉貪腐敗者則大都逃至大陸,甚至還在大力投資事業,過舒適的日子;通緝犯回台沒事且變身為紅色政權在台代言人。

 

最近還有因檢調(疏忽)而導致前苗栗縣何姓國民黨員涉貪的資料全部滅失等。 凡此種種,難道不是因為黨國思想的遺毒所致,是台灣司法無法獨立的最根本問題?

 

※作者為律師

 

關鍵字: 司法獨立 陳水扁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