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之鋒專訪2之2】14歲決定投入社運 「坐牢不會是最後一次」

麥浩禮 2019年06月26日 11:58:00

黃之鋒坦言,2019年的坐牢不會是「最後一次」。(攝影:麥浩禮,後製:李明維)

香港6月16日近200萬人遊行「反送中」,黃之鋒在17日出獄後積極投入運動,不斷接受外媒訪談,對外發聲香港情況,黃之鋒接受《上報》專訪的前後,仍有其他外媒約訪,時間緊湊。

 

黃14歲與志同道合創立學生組織「學民思潮」進行一連串「反對國民教育」行動,黃之鋒憑著出色的口才,以及面對時任行政長官梁振英不亢不卑的態度,瞬間成為了運動的主軸,成為「反國教」的核心人物。

 

2012年,香港政府意圖將「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獨立成科,希望學生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孕育「家國情懷」,透過認識國家實況,感受國民的處境,將個人情感聯繫國家發展,表達對同胞的關懷。

 

當時,港府派發給學校教師的教學手冊中,更形容中國執政集團是「進行、無私與團結」,批評美國政黨制是「惡鬥」,影響民生,引起香港社會譁然,認為是對香港孩童進行「洗腦」,「毒害」年輕人。經歷了一連串示威、罷課、絕食後,梁振英最終宣布撤回三年獨立成科的期限,改成學校自由開設。

 

 

「反國教」運動的成功,同時開展了黃之鋒的社運人生,經歷香港大大小小的社會運動,經歷親中媒體口誅筆伐,人生攻擊,甚至被親中人士丟蛋襲擊。

 

黃更曾因2014年「佔領運動」9月28日前2天發起「重奪政府總部公民廣場」,煽動示威者衝入政總東翼前地,以及佔領旺角清場期間藐視法庭罪而先後被監禁,2019年,22歲的黃之鋒,已是許多大學生初出社會工作,展現燦爛人生開端的歲數,但他卻走上跟一般青年人全然不同的道路。

 

黃之鋒經歷了大大小小社會運動。(湯森路透)

 

2014年10月《佔領行動》之際,黃之鋒成為美國時代周刊《Time》的封面入物,在國際間聲名大噪。

 

2015年《財星》(Fortune)列入全球50最傑出領袖第10位,2018年,黃之鋒、羅冠聰等在《佔領行動》作領導者等人,更被提名競逐諾貝爾和平獎,表揚他們和平爭取香港政制改革。

 

領導香港眾志的先甜後苦

 

2016年10月在香港立法會選舉前,「學民思潮」宣布解散,黃之鋒等人組成政黨「香港眾志」,主張推動民間公投活動,爭取訂立「公投法」,確立港人自決權,共議「50年不變」後香港主權與治權,但並不主張「香港獨立」,2016年黨友羅冠聰更當選立法會議員,創下香港史上最年輕立法會議員。

 

黃之鋒2016年為羅冠聰助選。(湯森路透)

 

 

但在2017年7日港府借宣誓無效為由取消羅的當選資格。而作為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能否在2020年參選立法會仍然是未知之數。

 

2018年「香港眾志」宣布從政黨團體轉型為民間團體,或許是「先見之明」。

 

沒有席次的政黨,社會話語權自然大減,黃之鋒卻認為,「香港眾志」其實相對其他政治團體年輕人比例還是很多,「其實我們在國際上進行連接的工作,包括與青年組織彼此交換議題,(年輕人)有很多的參與,所以就算我們不能參選,我們也是很多的年輕人在一起,發起不同的抗爭行動」。

 

 

2019年,22歲的黃之鋒走了一條與他人不同的抗爭之路。(攝影:麥浩禮)

 

抗爭成本大 「坐牢不會最後一次」

 

但是,隨著支持民主與政府立場壁壘分明,香港由從前的「示威之都」,變成出現了旺角暴動,612金鐘衝突,示威者挑戰政權意志升溫,港府亦對示威者的刑罰更強大。便如612金鐘衝突中,有5名示威者有機會被控告「暴動罪」,若罪成則是判處十年監禁,人生青春便等如消逝。

 

「雞蛋抗高牆」的成本愈來愈上升,而因社運嘗過身陷囹圄屈室監牢的黃之鋒,亦坦言自己的2019年的監禁不會是「最後一次」,「我知道我自己不會是最後一次坐牢,但其實對比在台灣黨外年代,他們坐牢所面對的情況其實我們要為民主負上的代價也是非常小而已」,黃之鋒說。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