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時力要如何不變成「小綠」

主筆室 2019年06月26日 07:02:00

黃國昌說,他希望時代力量能成為制衡藍綠的力量,若時力決定當「小綠」,他自己會毅然決然離開這個政黨。(資料照片)

黃國昌說,他希望時代力量能成為制衡藍綠的力量,若時力決定當「小綠」,他自己會毅然決然離開這個政黨。黃國昌的話說得氣勢萬千,但會不會變成「小綠」,不是時力政主事者的主觀意志能決定,而是台灣的選舉制度在決定;這套選制不改,時力現階段說再多的話,做再多的事,都很難跳離「小綠」路線。

 

台灣從來不只有藍綠兩大黨,泛藍板塊曾經分裂出新黨與親民黨,泛綠板塊也曾長出建國黨、新國家連線以及台聯黨。台灣政黨的分合有如走馬燈,但有個規律是:當所屬的板塊壯大時,反容易導致分裂,諸如國民黨一黨獨大時,分裂出新黨;民進黨第一次取得政權時,也出現台聯黨。而當所屬板塊萎縮時,分裂出去的小黨就跟著邊緣化,諸如當民進黨被馬英九打趴在地時,台聯黨幾乎跟著銷聲匿跡;當國民黨被二次輪替時,新黨、親民黨也跟著有氣無力。

 

何以如此?因為台灣政治向來以統獨切割藍綠,當國民黨氣勢高漲時,泛綠小黨以及支持者會自動服膺於民進黨的「對抗國民黨總路線」,反之亦然。這種選民「西瓜偎大邊」的花車效應在台灣的單一選制下更是發揮得淋漓盡致,非兩大黨的立委候選人若得不到兩大黨任一方的禮讓,根本無法在區域立委選舉中勝出,例如時力現有的三席區域立委均是靠民進黨勸退當地參選人才得以當選,親民黨的三席立委則全是不分區得來。

 

黃國昌在立法院當然會感到有志難伸,他想在汐止區選立委,需要民進黨勸退當地議員沈發惠,在立法院用心經營的民生議題也動輒被國會裡的藍綠對抗所掩蓋。台灣的同婚與勞權等進步議題在蔡英文執政的前兩年吵的沸沸揚揚,但隨著民進黨在九合一選舉大敗以及總統大選逼近,相關討論卻逐漸被兩岸國安議題所取代。統獨在前,左右退位,不少在勞權與同婚議題上有積極主張的社運人士,在這段時間會選擇性地壓低音量,因為在總統大選中擊退更保守的國民黨已成許多人的當務之急。

 

所以,不是黃國昌或時代力量不努力,而是當前政治局勢與選舉制度逼得時力的政黨路線遭到擠壓。要改變這樣的局勢,不是靠任何人的天縱英明或強大論述,而是修憲。目前的單一選制固然有其難以捨去的優點,但國會議員總數偏低,加以台灣目前這種並立式的單一選區兩票制擠壓小黨生存,相當不利於保護社會多元聲音,時代力量有極高的正當性可以提出修憲主張。

 

台灣目前的國會議員總數僅有113席,其中區域立委有73席,原住民立委6席,不分區立委34席;在適當提高國會議員總數到160席,且區域立委席次不更動的前提下,一個得到10%政黨票的小黨,可取得8席不分區立委,若以聯立制單一選區兩票制計算,更將爆漲到15席以上,屆時小黨何需再擔心仰人鼻息。

 

據稱,時力對於要支持誰選總統,依舊待價而沽。事實上,講統獨,談國安、估量任一位總統候選人對台灣的初心與忠誠,實在太抽象;真正能影響台灣未來政黨走勢與時力發展的就是修憲更改現行的選舉制度,時力若能拋出自己的修憲方案,就能逼現在仍對是否修憲曖昧以對的兩大黨進一步表態。

 

這是時代力量的機會之窗,也是時力不走上「小綠」之路的唯一途徑,比起在國會議場裡跟兩大黨比兇比狠比激進有用多了。已經到選舉政黨合作的最後階段,時力再不拿出方案,即將錯過這四年一次的憲法時刻。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