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瑜深夜發文挺管 疾呼「台灣人不能再沉默」

上報快訊/賴彥蓉 2019年07月03日 09:30:00

高雄市長韓國瑜痛批,現在的台灣沒有民主自由和公平正義,只有一群專制退步的國之妖孽。(資料照片/張家銘攝)

台大校長管中閔因擔任公務員時期,疑違法兼職幫周刊撰稿,遭監察院移送公務員懲戒委員會審理。2日公懲會公開審理管案,管中閔堅決否認違法兼職,更稱「希望自己是政治迫害的最後一人」。對此,高雄市長韓國瑜2日深夜發文聲援,高呼:「我是台灣人,我挺管校長。」

 

韓國瑜2日深夜在臉書發文。韓說,當他從電視上看到管中閔孤寂落寞、卻又堅毅不屈的身影時,他覺得台灣引以為傲的民主自由又有一塊角落轟然坍塌。

 

公懲會2日公開審理管中閔違法兼職案。(資料照片/王怡蓁攝)

 

韓國瑜批評,2019年7月2日的台灣,沒有民主自由、沒有公平正義,只有一個「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綠色執政,只有一群「以民主進步之名、行專制退步之實」的國之妖孽。

 

「我也走過和管校長一樣的路。」韓國瑜痛心表示,匹夫無罪,懷璧其罪,他們被一群喝著納稅人的血、吃著反對者的肉的豺狼虎豹起而攻之。「其實這些並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我們親眼目睹許多才德兼備的治國人才都在這些豺狼虎豹的利爪中埋沒退場,我們也親眼目睹著整個台灣在這些豺狼虎豹的手上停滯虛耗,我們更清楚地看到,台灣2300萬人民,除了少數的既得利益者,誰不是這些爭權奪利招招狠、治理國家沒半步的受害者?」

 

韓國瑜分享德國神學家馬丁‧尼莫拉(Martin Niemöller)的詩《First They Came...》:

「起初,納粹抓共產黨人的時候,

我沉默了,因為我不是共產黨人。

 

當他們抓社會民主主義者的時候,

我沉默了,因為我不是社會民主主義者。

 

當他們抓工會成員的時候,

我沉默了,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

 

當他們抓猶太人的時候,

我沉默了,因為我不是猶太人。

 

最後當他們來抓我時,

再也沒有人站出來為我說話了。」

 

韓國瑜痛心的說,「管中閔說他希望是受到政治迫害的最後一個人,我也希望他是,但我知道他不是。」韓國瑜指出,除非大家一個一個願意站出來,願意為這個不願同流合污、不願屈服強權的台大校長站出來發聲,不只是為了台灣的校園民主、司法正義、民主自由,「更是為了有一天當你擋了這些豺狼虎豹的財路被窮追猛打的時候,也會有2300萬人為了你的清白無辜、你的尊嚴權利站出來發聲。」

 

最後,韓國瑜高呼:「我是台灣人,我挺管校長;我是台灣人,我們不能再沉默。」(柯文哲赴上海參加雙城論壇

 

 

【管中閔案】

●管中閔涉違法兼職 公懲會7/2罕見「主動」公開審理

●【公審違法兼職懲戒案】 捍衛清白 管中閔:盼自己是政治迫害最後一人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