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榮空姐6千字長文吐露離職心聲:「公主」付出的是健康

上報快訊/賴彥蓉 2019年07月03日 11:10:00

Isis Cheng提到2015年蘇迪勒颱風的時候,公司要求組員按時報到,組員落湯雞似的到了公司,卻發現主管竟擋著打卡機,不讓空服員開始計算工時。(圖片取自Isis Cheng臉書)

長榮空服員罷工進入第14天,有位在長榮工作近7年的空姐Isis Cheng在臉書PO出長文,吐露決定離職的心路歷程。

 

Isis Cheng說,進長榮之前,她跟大家一樣覺得這是爽缺、爽工作,不就端端盤子而已嗎?但進來之後,才發現付出的不只是勞力,長期吃錫箔和保鮮膜加熱的餐食和熬夜讓她的健康亮紅燈,時差、壓力讓身體徹底崩盤。

 

此外,外界羨慕的公司優惠票,她說,不是每次都能用;而說好的升遷受訓後一通電話就沒了;颱風天要求組員趕到機場報到卻不給打卡……種種原因讓她在即將就職滿7年前,決定離開長榮。

 

她說:「我知道還是有很多人想進來,想做這份工作,我不會叫妳們不要來,反而我非常希望妳們來,來體驗看看這麼多人覺得的公主是長什麼樣子,來吧!」

 

時差讓人無法睡著

 

Isis Cheng說,進長榮之前,跟大家一樣覺得這公司飛安及形象良好,爸媽甚至也說我只能來這家公司飛,不然他們不放心。那時她認為在這邊工作不會飛一飛就掉下去往生、不成立工會也還好、學姊學妹制是能有多嚴重、公司是能有多兇,一定是那些草莓族撐不下去或腦子不好在亂說話,不就端端盤子而已嗎?不就嘴甜一點就好了嗎?不就背一堆都全長兩分鐘的全英文口訣就好了嗎?誰不會啊!

 

進來之後,才知道這個曾經在她眼裡的爽工作,原來付出的不只是不斷老化的體力、不斷退化的腦力(大量吃錫箔及保鮮膜加熱的餐食及熬夜)。原來,飛出去後是用補眠休息的時間在跑行程,不是年輕不懂事的她以為的可以悠閒、開心到處玩。原來時差會讓人累到躺下卻無法睡著,以前很好入眠的她,竟然也會得到嚴重的睡眠障礙,不吃安眠藥無法入睡。

 

這些年在這個高風險、高工時及高壓的工作中,讓她的身體徹底崩盤。在第1年三叉神經上長了帶狀皰疹,第2年腿部長了小血瘤,第3年小中風住院,第4年整年都沒來生理期,並開始下巴爛痘不斷,第5年胃潰瘍整整半年,每天都吐好幾次,甚至到現在時不時都還要去吐一下,而第6年重鬱症被醫生要求住院觀察一個月,直到現在她都還在吃藥。

 

Isis Cheng說,最後這一年來她都在想,到底要離職,還是要繼續飛。突然有一天,她一如往常的去找醫生報到,醫生說她身心狀況不好,最好住院觀察,於是她默默地去辦了留職停薪。直到前幾個月回來後,她才真的領悟到,已經不想再待在這裡了。

 

颱風被要求服勤

 

Isis Cheng也揭露「公主」的實際工作情況。2015年8月8日蘇迪勒颱風她原本排班飛阿姆斯特丹,風大雨大公司仍然要求按時報到,她凌晨5點出門,落湯雞似的到了公司後,卻發現sign in處竟然有一個主管用手擋著sign in的機器,不讓這些冒著風雨來的員工打卡,不讓空服員們開始計算工時,直到最後有人通知她們可以回家待命,但是她們還是不敢卸妝、不敢睡著。

 

就這樣,一直等到下午,才通知她們要再冒著風雨去服勤,起飛時已經晚上7點半,飛抵曼谷時已經是凌晨1點了。隔天起床卻又被公司要求馬上得飛倫敦,如果拒絕服勤倫敦的話,每個人都會被懲處,就這樣,組員帶著前一天幾近24小時沒睡,然後只睡短短6小時疲憊不堪、根本起不了床的身軀,以及帶著歐元,去了使用英鎊的國家。

 

一通電話升遷就沒了

 

2017年,Isis Cheng受訓完副事務長DP 更多Deputy Purser 副事務(座艙)長,也實習完畢了,原本預計接下來就只要等paper work更改職稱、領新制服,但遲遲沒有後續。直到2018年初,公司打電話來,向3個梯次受訓完DP的員工說:「抱歉,2018年職位空缺都飽和了,所以沒有辦法晉升了。」她表示5天的受訓期間沒有飛,就等於沒有飛時可以進袋,還被公司告知如果之後要再晉升,還要重新看考績、出缺勤、重新受訓、重新實習。

 

2018年,她想用公司給的免費票帶父母出國。長榮的後補票是先比票種,後比職級,免費票因為一年只有一張,所以是最高等級的票,但是她的位置卻被一個用一折票的學姊一家3口上去了。

 

回程時,她也因為輸了職級,甚至進公司比她晚幾年的同事因為空地職級算法不同,20個人都上機了,只有她又硬生生的在日本多待了2天,從那次經驗之後,她再也不使用公司的票。

 

「我熱愛我的工作,但我無法熱愛我的公司。」她直言。

 

2019年7月1日,Isis Cheng正式離職生效,每個同事都說「恭喜啊」、「好羨慕」或是「要不是⋯,不然我也好想走啊」,沒有一個人說公司這麼好為何不留下,真的沒有半個。她很開心做了這個決定,卻也不捨要離開這片與世界相連的天空。

 

Isis Cheng也談到對長榮空服員罷工的看法,她說,她看清楚公司對空服員們是多麼的不在乎、不尊重,消弭她最後一點對公司曾經有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如今Isis Cheng已經離職,但她並不是「不爽不要做」,而是「還有其他更想做的事」,這讓她覺得如釋重負。而其中讓她覺得有點悲傷的是不能再以「會員」身份參與工會的罷工。她真心的期盼這場台灣最長罷工,最後可以圓滿落幕。(柯文哲赴上海參加雙城論壇

 

 

【長榮罷工】

●【直播】長榮空服員罷工Day14 27空服員暫列「空班」

161家工會連署挺空服罷工! 批長榮「硬拖」才是綁架旅客

●【持續備戰】長榮取消班次預告至21日 新招募空服11月報到

【2項目有共識】「秋後算帳」喬了12小時 長榮勞資擇日再戰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