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現場】受困香港立法會8小時全記錄 《上報》帶你重返現場

麥浩禮 2019年07月04日 07:01:00

香港示威者1日晚間闖入立法會大樓。(攝影:麥浩禮)

香港1日發生「反送中」示威者衝擊立法會,僵持9小時後闖入與攻佔議事廳,示威者對香港區徽塗鴉、掛上港英旗與宣讀四大訴求,並在警方凌晨清場前全數撤離。這是香港史上,首次有示威者成功攻佔立法機關。

 

 

這一場被稱為港版「太陽花」的事件,社會對事件褒貶不一,有人認為示威者衝入議會大肆破壞絕對不可取,有人則認為香港議會已無法監察政府,需作應有的表態。而事件更傳出警方疑似刻意撤退讓示威者進入立法會,以及事前錄製短片譴責示威者的陰謀論,傳言謠言紛紛亂亂。

 

《上報》特派員成為當日在現場少數「被困」立法會8小時的記者之一,讓讀者除了電視畫面,以另一角度「重返現場」,示威者從衝擊至攻進立法會內所發生的事。

 

1日,立法會示威者外氣氛肅殺。(攝影:麥浩禮)

 

山雨欲來

 

7月1日是香港主權移交「回歸」22周年,由於早上港府及中國軍政官員在距離政府總部及立法會僅600公尺的香港會議展覽中心,舉行慶祝酒會及升旗典禮。有示威者在早上7時便向會場推進但被警員阻止,雙方立即發生衝突,並有示威者被打至頭破血流受傷被捕。

 

在典禮完結後,示威者退回立法會示威區,雖然港鐵應警方要求,封閉靠近政總的兩個捷運站,但亦無阻愈來愈多人帶同眼罩、頭盔來到立法會增援,示威者架設的物資站大量的防具、醫療物品擺放一地。

 

隨著傳出早上衝突出現多位示威者受傷的消息,示威區氣氛緊張,不少青年人身穿黑衣口罩,手握眼罩頭盔,有示威者更在手臂上包起保鮮紙,料防止讓皮膚沾上胡椒噴霧受刺激。

 

記者在12時許來回觀察周邊居域時,已從蘋果手機Airdrop功能上收到示威者廣傳或進攻立法會的消息,亦有示威者向外圍的民眾作呼籲或進攻立法會,然而反應不佳,而記者過後則從公眾入口進入立法會,申請當天的記者證後,到達1樓記者室工作。

 

衝擊立法會 警方後方上子彈

 

下午1時10分,記者室記者們忽然一陣騷動,傳來示威者衝擊立法會議員入口的消息,記者們紛紛下樓意圖從公眾入口離開立法會,但立法會保安已將大門緊閉,並稱「門口會隨時關閉,現在已出不了去」,記者看見大批警員衝向議員入口處。

 

幸運地,有保安開啟了職員通道,讓記者們從內到達議員通道入口。眼前所見,有大批示威者利用回收籠車、鐵枝,衝擊大樓面向添美道一側的玻璃,在場警員極為緊張,拿起盾牌警棍聽取指揮官指示列陣防禦,並舉起寫上「停止衝擊,否則使用武力」的紅旗。

 

在民主派議員意圖站在示威者前要求不要衝擊不果後,一波又一波的衝擊的空擂下,背著催淚瓦斯發射器、能裝上橡膠子彈散彈槍的警員開始到場。

 

警員守著被示威者打破的玻璃缺口。(攝影:麥浩禮)

 

下午2時左右,示威者推著回收車成功撞破缺口,警方以胡椒噴霧還擊,並拉走回收車入立法會,示威者改以鐵欄陣衝撞缺口。

 

有示威者在另一個破口丟入不明白色氣體噴罐,前面多位未有配帶著防毒面具的警員隨即「中招」咳嗽退後,而在不斷衝擊下,其中一塊玻璃快將破裂時,後方拿著散彈槍的警員亦開始上膛,更有背著可發射實彈的AR-15突擊步槍的警員到場增援。

 


有警員配備AR-15突擊步槍。(攝影:麥浩禮)

 

轉移進攻正門 警員憂縱火

 

下午4時06分,示威者最終成功撞破玻璃穿開大洞,然而示威者有默契叫喊「一二、一二」向後退去。在立法會外的攝影記者忽然變成待在「最前排」拍照,而守在前線的警員卻在崩緊中鬆了一口氣。一段時間後,警員以長盾將破口封閉,以防有其他雜物丟入。

 

但約一小時後,立法會正門入口方向,即示威區正面,被港媒俗稱「煲底」的示威區,開始大批示威者推倒分隔鐵欄向正門進攻。

 

記者從入口側門可見,有示威者推翻鐵台,利用鐵枝等破壞正門玻璃。

 

示威者進攻立法會正門。(攝影:麥浩禮)

 

由於立法會正面鐵捲門早已落下,示威者撞破玻璃後開始衝撞捲閘,巨大的聲響令內裡警員焦躁不安,而指揮官在大樓向外喊話,「我們所有東西已準備,只要有任何一個人衝進來,便會見一個抓一個」。

 

記者在現場聽到警員們私下碎念,「你們撞破快點進來,好讓我們出來打你們」。不過,亦有高級警員指,擔心捲閘撬開後,示威者便會從間隙中丟入東西縱火,要求最前方的警員退後,並叫記者避免站在正前方。

 

警員守著捲閘防衛立法會大樓。(攝影:麥浩禮)

 

警方突然無預警撤退 示威者衝入大肆破壞


晚上6時24分,立法會歷史上首次發出紅色警示,所有人必須立即撤離立法會大樓。不過實然所有出入口已被示威者包圍。

 

等到7時30分,在示威者不停衝擊捲閘後,立法會警鐘開始響起,而在晚上8時43分,示威者成功撬開鐵閘,並以鐵欄、木板等雜物放疊在撬開捲閘下方,原在後方休息的警員大為緊張,全數警員站起準備面對對抗衝擊。但進度卻不如警方想像,期間有警官要求在場媒體走上前,拍攝捲閘破壞情況。

 

晚上9時,示威者費3個多小時後終於成功撬開大半捲閘,並向內警員丟入不明白色煙噴罐。警員向後退卻數步後,指揮官數分鐘後突然在未有知會在場記者的情況下,命令所有警員退守,退上立法會大樓高層及政府總部。

 

示威者進入立法會大樓。(攝影:麥浩禮)

 

在警員撤守5分鐘後,示威者成功衝入立法會,並開始反過來在大樓內破壞其他玻璃門,開出更多通道給示威者進入。有示威者以鐵車撞破立法會圖書館入口後,又再度過門而不入,稱要保護內裡圖書,而示威者進入立法會餐廳後,拿取飲料時卻同時放下金錢,又貼上「我們不會不問自取」的標語。

 

有示威者在外牆噴上「殺人政權」等字句、破壞立法會的監控鏡頭,並鑿開需以職員卡開啟的大門。

 

示威者在立法會內大肆破壞。(攝影:麥浩禮)

 

不損港英時代主席畫像 不破壞文物

 

隨著愈來愈多示威者進入立法會,記者所見有部分示威者顯然有目標要到達何處。包括議事廳、議員辦公室等地。而示威者亦表露出「選擇性破壞」的傾向,破壞並踐踏主席梁君彥、前主席曾鈺成、前主席范徐麗泰等畫像,但港英時代立法局主席施偉賢及黃宏發的畫像卻能倖免於難。

 

有示威者衝入議員休息室中,在擺放文物及他國議員送贈的紀念物前貼上「不可破壞」的字句。不過亦有示威者打碎大樓內的電視機、影印機、飲水設施,並對電子儀器潑水,亦有部分辦公室被搜掠。

 

不過,記者回到局部斷電的記者室時,示威者未對記者室作任何干擾,僅以鐵欄堵塞連接記者室對外的出入口,有記者開始帶同裝備撤離,擔心一旦出現示威者留守,記者將無法再輕易離開立法會。

 

示威者1日晚間在立法會選擇性破壞,並踐踏現任立法會主席梁君彥畫像,而記者室則被局部斷電(攝影:麥浩禮)

 

進佔議事廳 塗黑區徽掛港英旗

 

示威者鑿開議事廳門鎖後,逾二百名示威者一湧而進,將掛在議事廳前香港區徽,塗汙「中華人民共和國」字句,剩下「香港」外,有示威者在主席位前放上港英時代,代表香港的「港英旗」,隨後又擺放處理《逃犯條例》高官,包括特首林鄭月娥的畫像。

 

示威者隨後在記者面前讀出聲明,重申四大訴求,包括釋放612被捕示威者,撤除定性暴動,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警方過度武力,並要求廢除議會功能組別,落實香港行政長官及議員雙普選,並高呼「香港人加油」。

 



示威者在議事廳香港區徽上塗鴉,並展示港英旗幟。(攝影:麥浩禮)

 

「要走一起走」示威者拖走「死士」全數撤離

 

不過,晚上10時後警方撤守奇怪的舉動,令留在立法會的示威者開始感到不安,認為是警方刻意撤守準備進行圍捕。有示威者開始離開立法會大樓,亦呼籲記者小心,而港警亦在11時20分宣布將會短時期內進行清場。然而有4位示威者明志稱將做「死士」不會離去。

 

凌晨12時當絕大部分示威者撤離,只剩下少數記者時,有多位示威者重返大樓,拖出4位不肯離開的示威者,指「要來一起來、要走一起走」,強制將他們帶走離開。與此同時,大批警方逼近立法會大樓,並舉起黑旗,向人群丟催淚瓦斯,在外示威者開始四散。而當警方進入滿目瘡痍的立法會大樓時,所有示威者均已全數撤離。

 

1日晚間11時多示威者開始離開立法會大樓。(攝影:麥浩禮)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