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濠仲專欄:美國人可以崇敬自由女神 台灣人當然也可以拜媽祖

李濠仲 2019年07月06日 07:00:00

敢問有什麼人會以自由女神的起始源頭,去質疑美國人歌詠崇拜它的動機?(攝影:李濠仲)

美國今年國慶日當天,位於紐約港的精神地標「自由女神」照例吸引滿坑滿谷遊客人潮。上百年來自由女神守望在曼哈頓南邊外島,彷彿「美國媽祖」,它的象徵和意喻不斷昇華擴大,美國總統雷根從其感受到的信仰高度則是:自由不僅是一種人類與生俱來的觀點,它還是上帝賦予每一個國家子民的權利。(Freedom is not just the birthright of the view, it's the God-given right of all His children in every country.)

 

自由女神像國家紀念碑,從來不光是吸金(睛)的觀光打卡聖地,從它所發散出的精神內涵,更早從「紀念南北戰爭北軍勝利、奴隸制壽終正寢」,擴及到人類對民主、人權,尤其是「自由」的熱切追求。無論是右臂手持的火炬,或是左捧銘刻「JULY IV MDCCLXXVI」(意為「1776年7月4日」:即美國獨立宣言通過的日期)的平板,都是為呼應自由的示現。此外,又有誰不會從那具被自由女神長袍遮去大半,雕像底部腳邊的一具斷鍊,強烈感受到世人對自由的渴望。

 

位在紐約離岸小島上的這座自由女神像,從形象到內在已和美國人緊密相依,但它的創作者其實是一名法國雕塑家(Frédéric Auguste Bartholdi),它的建造者也是一名法國工程師(Alexandre Gustave Eiffel)。起始緣由,最後如願落腳美國,有背後深具可讀性的歷史過去,包括美國獨立戰爭、廢除奴隸制、法國自由派人士和法國君主制升沉等等成因交織而成,法國向美國19世紀末期諸多關於自由的成就致敬,也是要素之一,終究,它最後成了法國共濟會送給美國分部的一份大禮。

 

以今天的語言,自由女神不只是Made in France,還是Made by France,因為法國致贈給了美國,美國欣然接受了它,才讓美國成了Owner。至於「擁有者」是一回事,擁有者透過在地化過程,為之賦予的新生命和新意義,自然又是另一回事。自由女神包括火炬、銘刻平板、長袍、斷鍊和頭頂皇冠,全出自法國人之手,「女神」來由,則是來自古羅馬女性神祉「自主神」(Libertas),真正「美國土生土長」的,唯有那經常遭人忽略、自由女神藉以站立的偌大基座。

 

透過在地化過程,美國人為自由女神賦予了新生命和新意義。(攝影:李濠仲)

 

自由女神畢竟伴隨著美國歷史百餘年,從外象的觀光勝地到內在的心靈價值,今天除了象徵自由,同時也因為它和美國的建國過程發展多所交融,遂也同步象徵了美國。

 

自由女神不是一般具宗教性質的「神」,卻是美國社會定於一尊俗世世界的「神」,差別只在它不是用神諭或神蹟召攏信眾,而是彼此藉由它具象的面容和型態,與時俱進地讓人性普世價值交互感化。歷來除了美國人受其引領,世界各地許多國家也多有藉助它的光芒,去照耀自己受到極權壓迫的國家。

 

法國設計、法國建造、法國贈與,再從法國運來,今天你說自由女神是美國人的自由女神,是美國人的精神象徵,是美國人對自由信仰的依歸,其尊容印在美國人印製的明信片,偶爾還出現在美國人拍攝的電影裡,請問有什麼不對?又有什麼人會以自由女神的「法國血統」,去質疑美國人歌詠崇拜它的動機?

 

回過頭來,當我們拿香敬拜更具備上位神性的媽祖,當下到底跟我們是「什麼人」究竟又有什麼關係?前不久,國民黨總統初選參選人郭台銘(其實也不只他)質疑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的,怎還跟著拜媽祖、拜關公,21世紀台灣社會居然還能出現這類型的人格質疑,究竟意味著這些人打算把社會推回到什麼樣虛無的時空?

 

世界各地許多國家也多有藉助自由女神的精神光芒,去照耀自己受到極權壓迫的國家。(攝影:李濠仲)

 

※作者為《上報》主筆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