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濁水:庶民經濟學和草包經濟

林濁水 2019年07月08日 00:02:00

韓國瑜說,「庶民經濟現在成為絕對弱勢,所以政府一定要做。」(攝影:李景濤)

馬英九當總統時,習慣引用經濟數據自我吹捧。由於社會大眾日子不好過,他愈提的數據大家愈對他冷感,並進一步從無感演變到反感,為了補救,替換劉兆玄上台當閣揆的吳敦義便強調從此經濟政策要重視庶民的感受,不能光談數據。他這說法本來無可厚非,但是追求權力訴諸和權貴對決的韓國瑜覺得庶民兩個字很好用,便望文生意地由「庶民對經濟的感受」衍生出「庶民經濟」的口號,拿來和「經濟一百分政治零分」口號湊在一起,如同唸符咒般隨時朗朗上口,而韓粉對這囗號也就昏淘淘地敬佩有加,最神奇的是余紀忠創辦的中國時報也大受咒語催魂,居然以社論大加吹捧「庶民經濟」是精彩無比的「韓國瑜經濟學」。

 

不過,韓國瑜雖然在經濟議題上胡言亂語不斷,卻從來沒有定義什麼是庶民經濟。直到在國民初選政見會中才第一次大大地唸稿闡述,中天新聞並報導由於有了林建甫、馬凱認同他的庶民經濟學,所以論述起來,充分達到收服知識藍的效果。

 

厲害了!庶民經濟引擎和產業經濟分挺抗禮

 

韓國瑜在政見會中強調「推動產業經濟和庶民經濟雙引擎」。這論述真是太厲害了,言下之意是:庶民經濟和產業經濟迥然不同,而且分挺抗禮。

 

然後韓國瑜說,「庶民經濟現在成為絕對弱勢,所以政府一定要做。」

 

他說「第一產業,現在産值剩下佔GDP1.6%」;又說「謝東閔時代,家家戶戶客廳即工廠,依靠代工拚經濟」。

 

他說這兩種種庶民經濟現在都成為弱勢。他說所以拚庶民經濟這件事「政府一定要做」。他這様說,很符合賣水果高雄發大財的一貫的經濟邏輯,但是實在太天才了。

 

韓國瑜說要大力推動庶民經濟希望工程,成立庶民經濟基金,幫助中小企業、中南部農漁民、婦女、中低收入戶,振興庶民經濟。(攝影:李景濤)

 

面對所謂庶民經濟的弱勢處境,正常國家是強化社會福利照顧,或輔導轉業,但是韓國瑜主張政府一定要把他們重新做起來,以便他們像過去一樣生猛有力地成為和「科技業」一樣帶動台灣成長的「雙引擎」。

 

問題是農業和家庭代工業兩樣雖然的確曾經是台灣經濟成長的引擎,但是那是在韓國瑜上幼稚園的時代;至於現在,幼稚園小朋友都知道的知識是:他們的爸爸媽媽根本不可能在家裏做像聖誕燈之類的家庭代工了。

 

韓比權貴菁英更和庶民陌生

 

事實上,家庭代工在他當縣議員的時代就已經在庶民生活中消失了,可是他卻茫然無知,可見他的3年議員、9年立委民代生涯不知道是怎樣鬼混,鬼混到固然擠不進國民黨的菁英圈,更鬼混到比他今天批評的權貴更不了解底層庶民,對庶民生活完全陌生,好像時光完全停擺不動,停格在幼稚園年紀的印象不變一樣。

 

韓國瑜說要大力推動庶民經濟希望工程,成立庶民經濟基金,幫助中小企業、中南部農漁民、婦女、中低收入戶,振興庶民經濟。

 

言下之意,中小企業、農漁業、婦女從事的等等行業都屬於「庶民經濟」而不是「産業經濟」?這真是經濟學百分之百創新理論。

 

林建甫、馬凱可以領諾貝爾經濟獎了

 

依據這樣的理論恢復「庶民經濟」的引擎動能,和產業經濟分進合撃,才可以帶動成長,這真是聞所未聞的的新知識。這理論既然這麼新頴,又這麼偉大,當然就不只可以去領諾貝爾獎經濟學獎而已,而是根本達到所有經濟學諾貝爾獎得主都達不到的全面改寫人類經濟學理論的程度了。既然韓國瑜的這個偉大理論是經林建甫、馬凱的手,台大不趕快恭請開課專門講授簡直就太豈有此理了,這件事管中閔當然是得趕快處理才像話。

 

真是太笑話了。但是這笑話豈不令人悲傷台灣學界如此淪落、民眾如此好騙,政界、媒體界如此無知?

 

從這一個林經甫、馬凱認可力挺的韓國瑜庶民經濟學出發,在政見會中韓國瑜大批民進黨政府,說在中美經濟大戰危機當前,只知道經濟上北進東向,強化和美日關係,不知道南南合作和西向。

 

坦白說,韓國瑜這就太偏離現在的世界了。首先,除了陳水扁上台大力推動西向之外,南向一直是民進黨政䇿的重中之重,比韓提南南合作還早了20年以上;其次,近幾個月,台灣的確對美國出口大幅上升,對西向中國大幅下降,但是這可不是根據所謂政治一百分經濟零分的意識型態的民進黨政府逼迫廠商造成的;相反的,這是廠商因應中美經貿大戰危機,為求生存,不得不採取的措施,韓國瑜在林經甫、馬凱力挺之下力主逆其道而行,廠商肯定嚇壞了,認為韓國瑜要逼死他們。

 

韓國瑜動不動就強調應該經濟掛帥,不要政治一百分,但是他的經濟主張主張頻頻提出,往往除了草包就是粗魯幼稚。(攝影:李景濤)

 

當然韓國瑜這樣主張也有和主張台灣經濟北西東南四路並進的郭台銘互別苗頭的存心,但是坦白說,這樣地意氣用事,是非常草包的。

 

韓國瑜動不動就強調應該經濟掛帥,不要政治一百分,但是他的經濟主張主張頻頻提出,往往除了草包就是粗魯幼稚。例如他強調,外交就是要拚發大財就是粗魯兼草包的典型。任何一個國家,外交目標都是多元的,既有經濟的也有文化價值的、國際權力政治的,不會單柙經貿;而且各國外交官訓練都講究文雅,在文雅的演出中追求國家利益,很難想像有一個國家的外交官到外國履新,赤裸裸地劈頭就説我到你們這裏來是要發大財,從你們這邊賺大錢回去的。這樣做,保證在被嘲笑之後,什麼財也發不到。

 

※作者為前立委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