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作家余杰】筆尖下的戰爭! 他日灑5千字解構中國(下)

陳德愉 2019年07月10日 10:00:00

余杰與妻子被軟禁北京家中,敏感時刻如國慶、六四、美國總統來訪等,就要「被旅遊」,8個國保環伺在側。(攝影:張家銘)

2010年劉曉波得到諾貝爾和平獎後,余杰與妻子亦被軟禁在北京家裡。

 

「每當有重要的日子,像國慶、六四、美國總統來訪等,我們就要『被旅遊』,強迫離開北京。」

 

「北京、上海、新疆、西藏不能去,其他地方隨便選,八個國保連同我們夫妻到那裡『旅遊』,但不能跟任何人聯絡。」

 

2011年2月發生「中國茉莉花革命」,大批維權人士被調查逮捕,「我在2011年就離開北京,去了十個地方。」在這個寒冷的冬天,朋友們或流散或者入獄,經歷「被消失」與刑求,余杰說,「我已經絕望了,下定決心離開中國。」

 

2011年茉莉花革命爆發後,大批維權人士被捕,朋友們紛紛被消失,讓余杰絕望離開。圖為余杰與友人何清漣(右)出席八旗講座。(資料照片/張家銘攝)

 

 

年砸500萬人民幣養國保 就為監視他

 

離開中國前還有一個插曲,「上面的人當然希望我走,可是下面的人不願意。」余杰說:「監視我的國保告訴我,這個區因為有我,每年可以申請500多萬(人民幣)經費。」

 

這麼多年來,靠著「監視余杰」,這些國保也撈了不少油水。

 

「比如說,有一次我『被旅遊』去海南島,後來事情過了我和妻子要回北京,一同去監視的國保們就對我們說『你們先回去吧,我們還要在留下來玩一個星期。』」所以,雖然余杰已表明願意離開,但這個申請卻直到赴美前2天才核准。

 

「陳光誠一年的費用是2000多萬。」余杰說。中國現在一年的維穩經費超過6兆元新台幣,年年刷新紀錄,超過國防預算。

 

飛機起飛時,看著窗下萬家燈火的北京城,余杰掉下眼淚,他曾離開她許多次,每一次都急著回來,但是這一次,他終於和她說了再見。

 

余杰離開中國後致力寫作,也到台灣出席座談。右為民進黨秘書長羅文嘉。(取自余杰臉書)

 

 

搖筆桿對抗網軍 誓用文章「解構中國」

 

2018年,余杰取得美國公民,他公開表示,此後人生目標就是「捍衛美國、守護台灣、解構中國」;他的許多文章被中國網民攻擊,不過,余杰已經被中國共產黨當作敵人15年了——他已經養成拿起筆竿子戰鬥的習慣,他告訴我,自己現在每天都寫4、5千字,一個月生產十幾萬字。

 

拚命是要有動力的,那麼,余杰的動力是什麼呢?恨是短暫的,只有愛能使人上刀山下油鍋奉獻一切……,我正在想著,余杰突然向我道歉,因為我們的採訪本來是約前一天,但是他臨時有個機會去桃園,所以便延後了我們的採訪。

 

「桃園大溪……,非常地像我的四川老家……。」他突然害羞起來,吞吞吐吐地說:「所以,我每次來台灣,都去那裡走走。」

 

那是他心目中的故鄉——小國家、小城鎮,可是心很大、愛很大——一個大同世界;這本來是中國幾千年來的政治理想,只是不知道什麼時候被丟在歷史灰燼裡了。

 

余杰絕望搭機飛離中國,最後一次望著窗下萬家燈火的北京城,仍難忍悲傷落淚。(取自余杰臉書)

 

「所以中國應該要分裂成許多塊,成為一個國協……。」他絮絮地說著。他曾經抱著一個少年的純真理想愛著那個姑娘,為她粉身碎骨,如今那少年被輾壓得渾身傷,理想中的中國卻成為無數的幻影,在海角,在天涯。

 

我看著他,歷經滄桑的面容上面是一對清澈如水的眸子,永恆的少年余杰,仍然期待著一個民主中國的奇蹟。回顧上篇

 

 

【人權作家余杰】
●掰斷10指當球踹 余杰被中國消失那7天…(上)
●六四・北大・劉曉波 行走「火冰」爭信仰(中)
 
【上報人物看更多】
●再會!豐原三民書局 利錦祥那些年熱烈的民主魂(上)
●35歲就槓上「600歲」八大老 首代總統府高層蘇志誠(上)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