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方素敏是這樣救贖了韓國瑜

主筆室 2019年07月10日 07:02:00

林義雄母親林游阿­妹被殺十三刀慘死,七歲的雙胞胎幼女林亮均、林亭均各被­刺一刀喪命,而長女奐均被刺六刀重傷,後經急救脫險,但此案至今仍未偵破,早成懸案。(圖片摘自總統府網站)

就在國民黨總統初選白熱化之際,韓國瑜突然在接受電視專訪時透露,他這輩子第一次投票,才22歲,投的是民進黨,林義雄的老婆方素敏,「那時候覺得林義雄家遇到這種事情,我不能接受。」軍眷出身的韓國瑜把自己人生的第一張選票投給當時的黨外勢力,這說法可信嗎?先瞭解方素敏在當時到底經歷了什麼?應該能找出若干脈絡。

 

方素敏是美麗島事件受難者林義雄的妻子,在美麗島事件隔一年(1980年)的2月20日,林義雄以叛亂罪遭起訴,並拘禁於景美軍法看守所候審。2月28日上午,軍事法庭第一次開調查庭。就在包括方素敏等所有待審的黨外人士家屬一早前往景美軍事法庭等待旁聽時,林義雄位於台北市區的住家,竟遭歹徒闖入林宅,林母林游阿­妹被殺十三刀慘死。林義雄七歲的雙胞胎幼女林亮均、林亭均各被­刺一刀由後背貫穿前胸喪命,而長女奐均被刺六刀重傷,後經急救脫險,此案至今仍未偵破,早成懸案。

 

事件發生兩年後,方素敏「代夫出征」,以「黨外」的身份投入當屆的增額立委選舉;個性內向的方素敏雖不擅言詞,但只要每當方素敏站上演講台,台下成千上萬的支持者隨即哭成一團,群眾將對林宅血案的憤恨與同情全部投射在方素敏身上,果然讓她拿下了破紀錄的12萬1204票,成為該選區最高票當選人。

 

至親幼女遭逢慘案,兇手卻無處可尋,這個痛有多痛呢?20年後(公元2000年)的二二八,方素敏寫一封《寄不出去的悄悄話》與她一雙早夭的愛女隔空對話,文章中寫道:

 

「妳們一定無法理解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突然間妳們就這樣走了,為什麼不能再去幼稚園、為什麼不能再唱我的邦妮、為什麼不能再讓爸爸兩手抱兩個比比看誰比較重...亮均亭均,對不起,媽媽沒有辦法回答這些問題,因為媽媽自己也不明白,二十年前不懂,二十年後,媽媽還是不懂,只是,媽媽已經不再像從前那麼愛哭了。」

 

而談到她的參選,方素敏寫道:

 

大家都以為媽媽是「代夫出征」,可是只有媽媽心裡曉得,媽媽其實是代替亮均亭均與阿嬤站出來的;每次一站到台上,寒風中看見台下成千上萬的憂慮哀傷的眼神,媽媽的淚水就忍不住流滿面,可是,即使泣不成聲,媽媽也忍著撐在崩潰的邊緣,一字一句大聲地把話說出來,讓所有的人知道妳們的事情,希望發生在我們家的悲劇不要再重演。

 

韓國瑜的說法顯然弄錯了若干基本資料:第一、韓國瑜是1957年次,1983年他26歲,而非22歲;第二、當時戒嚴,沒開放黨禁,民進黨還沒成立,一般人稱那些有別於國民黨的反對勢力叫「黨外」,它們是「沒有黨名的黨」,不過那已是三十多年前的記憶了,許多人混淆其中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韓國瑜是不是那次選舉裡投給方素敏的12萬1204人之中的一個?這當然不會有證據,但也不無可能。事實上,儘管當時處於資訊封閉的戒嚴時代,但只要有基本是非判斷能力的人,都大概知道林義雄一家發生了什麼事。既是戒嚴時期,「叛亂犯」的家一定遭到全天候監控,豈可能有任何人能夠躲過監視,闖入家中殺害一個老太太與三名幼女?如此人神共憤的行徑絕不見容於天地。所以在秘密投票裡為方素敏「申冤」,正是許多身在戒嚴體制卻無能為力者的救贖。

 

不過,在「投票」給方素敏的七年後,韓國瑜隨即在國民黨最保守的黃復興黨部支持下,順利當選當時的台北縣議員,繼而擔任連續三屆的立法委員。一方面因為「理想」,所以票投黨外,希望為受難者出口氣,另一方面因為「現實」,積極地投入黨國,為自己的仕途而努力。這像極了前中研院研究員吳乃德所言:「台灣政治迫害非常體制化」。因為體制化,所以身在其中者絲毫不以為恥,對別人遭受的迫害裝作無感,甚至認為「這個政府做這麼好」、「這些(迫害鎮壓)是應該的」。

 

韓國瑜如果真想拿曾經「票投方素敏」標榜自己,那就該自問:如果他是方素敏,會怎麼面對慘死的老媽媽與兩個幼女?又會怎麼看待屠戮她全家的政權?會不會以為那些在搞轉型正義的都是「政治鬥爭、政治追殺」嗎?會認為「過去的事都不必再提」嗎?還會說出「經濟一百分、政治零分」的言論?先試著回答上述幾個問題,就知道這是他的誠意初心或者胡口騙票。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