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素敏救贖不了韓國瑜 

卓然 2019年07月11日 00:01:00

林義雄與方素敏。(圖片摘自總統府網站)

林宅血案發生那年,我大四,踡在陰雨多濕的海口小鎮,正在準備畢業考,對於家國大事,偶而會在圖書館報架上取得一鱗半爪的訊息。

 

血案發生後,我和我的大部分同學一樣,正在為下一階段的人生發怵,男生憂的是預官役期引發兵變,女生愁的是考高考還是回家待嫁,差不多就把這樁血案當做是一則死傷比較慘的社會新聞而已。

 

前一年,中美斷交,蔣經國宣布停止中央民代選舉,舉國上下彌漫著一股亡國感,這給了當局鎮壓萌發中的民主運動很好的理由,當年底就爆發了高雄美麗島事件,全島籠罩濃濃的肅殺之氣。來年開春,籌備中的軍法大審即將粉墨登場,林宅血案於是發生了。

 

那時節,我在師長推荐下進了一家文藝經紀公司上班,差不多有兩年沉浸在音樂舞蹈的小世界裡獨樂樂,紅塵俗事何有哉。

 

轉眼到了一九八三年,軍法大審落幕了,八大寇服刑中,選舉恢復了,我也陰錯陽差進了一家雜誌社工作,那個年頭啊,報禁未開,只有國慶日加張套紅印刷,電視老三台午夜十二點唱國歌收播,如雨後春筍般的黨外雜誌四處冒頭,成為體制外的資訊補給站。我假工作需要之名四出搜購,偷偷摸摸,因為當年有個警總管你的腦袋。

 

就在這一年,美麗島受刑人家屬代夫出征,幾乎都高票當選,方素敏在台北縣參選,囊括了12萬全國最高票當選立委,時隔三十七年之後,和我同齡的韓國瑜回憶,他的人生第一張選票,就是投給了方素敏。

 

儘管有人挑刺質疑韓國瑜是在編派套近乎,但我還是寧可相信,二十六歲的血性男兒,是有可能保有一分追求正義的衝動的。七年後,韓國瑜在這個選區當選縣議員,展開他的政治生涯,只是他選擇的是另一條不同的路,成為正藍旗黃復興的核心成員。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韓國瑜此後以黃復興的底盤當選三屆立委,和他的「第一次投票」漸行漸遠,並不是那麼不可理解,誠如貴主筆社評所引吳乃德研究員所言,「政治迫害非常體制化」,而且已經深化到體制內成員的受、想、行、識之中,對極權統治的「必要之惡」,可以無感,甚至理所當然。

 

所以,蔣經國時代經濟起飛,家庭即工廠,可以出國留學旅遊了,報禁戒嚴解除了,把原本應該有的還給你,居然也是一種恩澤,既然「政府做的這麼好」,一切作為都是應該的,所以韓國瑜特別懷念那個時代,處處以經國為師,韓粉卯起來為他P圖,偉人再世,唯妙唯肖,集體冥想,重返那個美好年代,一如習近平對文革時代的緬懷惆悵。

 

韓國瑜自爆「票投方素敏」的秘密,究竟是一時的感懷還是胡口騙票,並不是那麼重要,重要的是他當了總統以後要幹什麼?大部分人並不知道。可以確定的是,他形容「台獨像梅毒」,即使曾經投了方素敏一票,也不能證明已經獲得了救贖。

 

※作者為自由評論者

 

【延伸閱讀】

 

關鍵字: 方素敏 韓國瑜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