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頌恆專訪2之2】「一國兩制」已是不可能 沉痛告誡台灣切勿輕信好話承諾

麥浩禮 2019年07月15日 07:02:00

梁頌恆告誡台灣人勿輕信所謂的承諾與好話。(攝影:麥浩禮,後製:李明維)

從梁頌恆的經歷可見,世事往往如斯奇妙,命運總不是掌握自己的手中,從2014年佔領運動後創立「傘後」組織,沒有想過的參政、沒有想過發展愈來愈大,梁頌恆替代上陣參選立法會更成功當選,繼而再引發宣誓事件,回不了從前的生活。

 


2016年的青年新政。(攝影:麥浩禮)


要令一件事成功,「天時、地利、人和」缺一不可,「青年新政」的出現或許在2016年的香港政治光譜下,剛好能滿足一群對現狀不滿,轉移支持香港本土主義的民眾。


梁頌恆回想當初創立「青年新政」時坦言,沒有想過「青年新政」會走到那麼前,「這是兩個概念, 第一是在香港政治光譜下面,我們一開始的時候是沒有說什麼獨立。我們提倡的是港人公平公義。以香港人角度出發尋求公平與公義,我們當初是很溫和組織。這是當時構成的原因。從往後才慢慢發展示,『如果沒有民主就沒有公義, 但沒有獨立就有民主』」。

 

「第二沒有想到到青年新政當時會變成如此大的組織, 我們當初想法是找一個成功的再投靠他們,是一個比較合理的方式。對我來說,我從沒有從政的概念,從我大學出來以後也是從商。所以沒想過會將一個政治組織發展起來。往後跟很多的朋友互動,包括本土派的梁天琦,就這樣一直走來。我現在回想,我們從沒有到想過跑得如此前」。
 

 

梁頌恆直言,當初想法是看哪些成功的組織便去投靠,但想不到反而「青年新政」發展如此大。(攝影:麥浩禮)


5年的過去,「青年新政」從街道上旗海飄揚,如今徹底消失不見,恍如平行時空歷史從沒發生。不過2014年學生們在清場前在政府總部馬路外留下We will be black(我們始終會回來)的直幡,也沒有人想過5年後果真一語成讖。世事便是這樣,沒到最後也沒人會知發生什麼事。



矢言沒領袖將成香港社運抗爭新模式
 

32歲的梁頌恆也直言,現今年青人抗爭方法也要向他們學習。「老實說,包括黃之鋒等其他政治人物也在學習,也在尋找自己的角色是在哪,(示威者)是一個驚人的進步。只能說2014年及2016年抗爭得出來的結果,是群眾經驗一種累積。香港有一條《公安條例》的法例,如果三人以上涉及破壞安寧便是非法集結。 如果港府運用不好,這便是一條苛法。佔中發起人的戴耀廷、陳建民便是被控非法集結而入獄」。 


梁頌恆表示,如果有領袖不想坐牢,便要朝跟政府方向談判作交易。如果示威者不想要這樣,不想黑箱交易,那便直接不要領袖。「這是很成功,令整個『反送中』運動能夠持續的重要原因,旨因是每個人多想一點,多付一點責任。然後便得出目前為止的方法。看看親中媒體他們根本不知道怎樣應付事件。他們改變不了輿論,也找不到人攻擊,因為沒有人代表整個運動,我很重要,我相信這將會是未來香港人對抗威權一個重要模式」。

 

告誡台灣人勿聽信好話承諾

 

一個非民選的政府,要面對問責的並非700多萬的香港人,所作的決策自然非以市民利益為最大前題。梁以台灣年輕一輩不願當兵覺得是浪費時間作比喻。「當兵還可以訓練身體,但我們每一天走上街頭,反政府『反送中』,我們才真的沒有意思,因為政府不聽我們講話根本是白費心機而已」。

 

梁頌恆又告誡台灣人千萬不要輕易相信所謂的承諾,「我知道台灣來年將會總統大選,一些代表親中陣營,可能會給很多承諾、好聽的說話,可能賺大錢、發大財等,但請台灣人好好看看香港。《中英聯合聲明》是白紙黑字所保證的,但22年讓我們相信一切承諾也是廢話。承諾像一份合約,合約重要性是雙方均遵守合約的內容,假若有人不遵守這便廢了,當信譽也沒有,還談什麼合約精神?現在香港便是這個狀況。從前你有聽說香港人要參選卻不讓他參選嗎,不可能;你有聽說過當選之後將你踢出去嗎?不可能;你會看到警察開槍去打抗議的人嗎,不可能;你會看到200萬人加1人的遊行,然後政府沒有任何反應嗎?其實很多已經變了,不要再騙了。『一國兩制』是不可能走下來,『50年不變』也只是廢話,他們把台灣騙到一個地步後,便會露出一個真面目」。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