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國瑜黨」正在解構國民黨

陳嘉宏 2019年07月17日 07:01:00

韓國瑜如果有一天可以當總統,他只會對推他上位的韓粉負責。(攝影:張家銘)

國民黨是個有歷史的政黨,儘管不少人對於它的威權過去多所質疑,但順著它在中國大陸失敗的經驗,這個政權移入台灣之後就開始進行有意識的改造。它重用與它一起來到台灣的外省技術官僚、透過「催台菁」政策拔擢本省籍的優秀人才、經由有限選舉疏解台灣的政治參與,甚而在美國的壓力下,半推半就地帶領台灣走向民主。在公元2000年前,它一直是推動台灣進步的關鍵政黨。只可惜,過去20年來,國民黨這種保衛國家安全、引領台灣方向的印記不斷地衰退,在韓國瑜正式成為國民黨總統候選人之後,更幾乎被完全解構。

 

一個半月前,我在《韓國瑜的底氣從哪來》一文中曾試圖去解析狂熱韓粉哪裡來?儘管韓流吸引了若干不分藍綠的「中年魯蛇」上車,不過韓國瑜的核心支持者仍多來自於昔日支持藍營的外省軍公教與地方派系動員。過去三年來,年金改革使得若干軍公教族群極度仇視蔡政府,加上全球化所帶動的台灣政經轉型,以及所謂進步議題的推動,使得另外一群人失去了安身立命之所。橫空出世的韓國瑜以其簡單的口號與肢體語言,迅即吸引了這群人的目光,填補了他們的空缺。

 

去年底,韓國瑜奪下民進黨長期執政30年的高雄市(縣),對於這群支持者而言宛如久旱逢甘霖,韓國瑜對他們而言代表一種「贏的可能」。因為太想贏,建構在昔日政治世界裡的框架、規律、條件,甚至姿態都不重要了。所以,我們會看到韓粉在捷運車廂裡激昂地高唱《夜襲》、揮舞國旗;台大畢業、平日素雅端莊的華僑在僑宴裡忘情地踩上餐桌,只為爭睹韓的「丰采」;更不用說激情韓粉在電視鏡頭前已極其刺耳的音量高喊「凍末條」,素昧平生的他們在彼此的眼神找到投射,恨不得讓更多人知道並分享他們的情感。

 

至於相對「理性」的藍營知識階層則有完全不同的路徑。一開始,他們對於韓國瑜能在高雄殺出一條血路都喜不自勝,認為在重創民進黨政治基業後,重返執政將水到渠成。沒想到黨主席吳敦義基於私心為韓國瑜參選總統開了綠燈,引發了這場初選大亂鬥。昔日的建制派想引郭台銘為攔路虎,但韓國瑜羽翼已豐,就算與藍營主流素無淵源,也足以挾群眾之力拿下國民黨的總統提名權。

 

吳敦義現在才要透修黨章刪掉「總統為當然黨主席」的條款,想透過黨政分離進一步節制未來的「韓總統」,但這實在是個笑話。一個不變的政治道理是:有權者只向構成他權力基礎的人或結構負責。韓國瑜如果有一天可以當總統,他只會對推他上位的韓粉負責。說得更透徹一點,既是「韓粉」助他打敗國民黨建制派,現階段的國民黨就只是他借殼上市工具,如果蔡衍明的旺中集團正是形塑凝聚韓粉的關鍵,那「韓總統」重視旺中的程度恐怕遠多於國民黨,向蔡老闆買的單也理當遠多於你吳主席。這樣的事,一點都不難懂。

 

過去20年來,國民黨存在於台灣社會的價值體系不斷崩毀,這個政黨既無保守主義的底蘊,也拿不出進步價值爭取年輕人的支持;在台灣因為特殊的地緣政治所牽引出的國族建構上,更面臨共產黨的進逼與民進黨的雙重夾殺;加以其龐大黨產遭到民進黨政府扣押,再無任何實質利益來吸引黨員,久而久之,這個政黨生存於台灣社會的價值只剩「贏」。為了「贏」,他跟執政的民進黨沒有合作,只有反對,它也只能寄望不斷地打擊民進黨,藉由民進黨失敗讓它得以重返執政。

 

問題是,國民黨能贏,韓粉也可以贏,而如果韓粉贏的機率更大時,群眾為什麼還要你國民黨?這些群眾從昔日的國民黨建制派一路點將,到一度想支持柯文哲,最後終於落子於韓國瑜,不就是這樣的心理機轉?

 

面對韓國瑜從初選出線的局勢,從馬英九到朱立倫這些國民黨的建制派領袖,都說要團結;團結的口號很容易,但團結為了什麼?團結在什麼之下?團結在一個素無國際兩岸經驗,只會口沫橫飛發大財,不知會把國家帶往何方的候選人之下?或是團結在一個背信毀諾、初當市長才半年就想選總統的落跑市長之下?而當這個政黨開給韓國瑜這樣一張空白支票時,「國瑜黨」也正朝向解構「國民黨」的路途邁進。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