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登月50周年】諾斯卡特:指引太空人回家路的女科學家

楊穎婷 2019年07月20日 07:01:00

阿波羅計畫期間,年僅20多歲的諾斯卡特(Frances Northcutt)為首位且唯一在太空任務控制中心任職的女電腦工程師。(取自影片,意象設計:李明維,後製:潘世惟)

 

That's  one small step  for (a)  man, one giant leap for mankind.

這是我的一小步,卻是人類的一大步。

 

Neil Armstrong, July 20, 1969

阿姆斯壯,1969年7月20日登月

 

 

 

1969年7月20日,阿波羅11號(Apollo 11)完成了人類史上首次的登月任務,在享受全球媒體注目之餘,阿波羅計畫也悄悄在地球上打破其他記錄以及當代的社會風氣。

 

當時,年僅20多歲諾斯卡特(Frances Northcutt)在成為首位在德州休士頓(Houston)太空任務控制中心(Mission Control Center)任職的女性。

 

正如同2016年上映的水星計畫(Mercury Project)傳記電影《關鍵少數》(Hidden Figures)所呈現,1960年代的美國已經有許多女性從事工程師工作,諾斯卡特也是當代眾多的女電腦工程師之一。

 

 

被當作計算機的女工程師

 

諾斯卡特1943年生於美國德州,畢業自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大學期間主修數學,並修習天體力學(celestial mechanics)相關課程。

 

1965年,諾斯卡特正式進入美國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NASA)擔任電腦工程師,而她當時被賦予的職稱為「computress」。

 

現年75歲的諾斯卡特日前接受《時代》(Time)專訪時,對此提到:「這是什麼奇怪的職稱?他們不僅認為我是一台計算機,而且他們還認為我是一台具有性別的計算機。」

 

阿波羅計畫期間,諾斯卡特是唯一在任務控制中心擔任電腦工程師的女性。(翻攝自YouTube)

 

協助太空船返回地球

 

諾斯卡特曾為雙子星計畫(Gemini Project)進行數字運算,並在1968年後進入任務控制中心阿波羅計畫(Apollo Project)技術人員,在團隊中專門負責計算任務的軌道,確保太空船順利從月球返回地球。

 

她曾經參與的太空任務包括阿波羅8號、11號和13號。任務執行期間,諾斯卡特會待在一個職員支援室。若一般任務控制室需要相關協助,便會打電話與他們聯繫。

 

 

儘管50年前的今天,許多NASA職員引頸期盼能在控制室親眼見證太空人登陸月球,但諾斯卡特直到太空船要返回地球的時刻,才出現在控制室開始工作。

 

「有人想要說自己當下在控制室(見證登月),但我覺得休息以及做好我的工作更重要。若是太多人待在周圍,可能會讓人分心。」

 

 

專門對準她的攝影機

 

諾斯卡特是唯一在阿波羅計畫期間於太空任務控制中心擔任工程師的女性。儘管當時還有許多女性也在NASA其他單位擔任工程師,或是從事非技術性工作,但與諾斯卡特共事的男性職員則必須習慣和一名女性共處在控制中心。

 

1969年,由男性職員占多數的NASA確實存在性別歧視,但諾斯卡特認為,當年的情況並不如現今多數女性的遭遇嚴重。

 

 

當時,她清楚知道有著金髮、身穿短裙的自己總是受到矚目,也聽聞男性職員相互談論有關內部監控攝影系統的話題,「我去查看了那個攝影畫面,並且發現有台攝影機專門對著我(拍攝)」。

 

當她發現這件事的時候,諾斯卡特想著「好吧,現在我知道有這麼一回事」,就這樣離開了。

 

1969年,諾斯卡特在NASA的任務控制中心與男性職員交談。(翻攝自YouTube)

 

女性能從事許多工作

 

此後,諾斯卡特也藉由成為媒體焦點來達成自身目的,「我當然是被利用了,而我的感覺是,你可以用另一種想法來面對這種情況」。

 

她在美國《公共電視台》(PBS)近日推出的紀錄片《追月》(Chasing the Moon,暫譯)中這麼說道:

 

「事實上,讓很多女性第一次發現有名女性坐在控制中心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我認為重要的是,讓人們知道女性能夠從事這些工作,從事科學領域、從事技術領域,做一些不該被視為刻板印象的事情。」

 

從太空到地表的女權運動

 

當諾斯卡特開始為一間與NASA簽約的公司工作不久後,她注意到男同事加班能夠獲得支薪,而自己加班後卻一無所獲。與此同時,她心中對於女性權利的意識也逐漸被喚醒。

 

1970年,當諾斯卡特正在閱讀女權運動的相關新聞時,在一份8月26日的報紙廣告中,看見休士頓地區發起了以女性平等為訴求的罷工,隨即排休一天並且投入抗議活動。

 

 

此後,她在美國《生活》(Life)同年9月4日發行的雜誌中,對於罷工活動寫道:「如果你是一名男性,你會被假定為有能力的,直到你證明自己的無能為止。對於女性而言,則必須反其道而行。」

 

「我變得更有(女權)意識的部分原因是因為,我既是第一個,也是唯一在我的任務控制中心任職的女性,這更讓我意識到女性的工作機會是多麼有限。當時已經將近1970年代,我們正遊走在月球的邊緣,而我們卻沒有更多的女性(職員)。」

 

如今,諾斯卡特也告訴《時代》,她並不認為工程師這份工作具有容得下性別歧視的情況,「如果你編寫出一個電腦程式,無論它是否能夠運作,任何人都沒有機會對你的作品抱有主觀(態度)」。

 

此外,過去在受訪期間被問及在這個由男性主導的環境中工作有何感想,「事實上,這個地方是受到電腦主導」,諾斯卡特回答道。

 

當時那種全國性的媒體關注,使她更像是一名女權倡議者。

 

 

處理家暴及生育權案件

 

隨著美國對於月亮的好奇心逐漸消退的同時,諾斯卡特則對於研究如何促進女性權利的興趣與日俱增。

 

1972年,阿波羅計畫結束,諾斯卡特將生活重心轉移至女權運動。她多次在休士頓市議會發表演講,獲當時的市長霍芬海斯(Fred Hofheinz)評為該市的首位女權倡議者。

 

 

1984年,諾斯卡特又從休士頓大學法律中心(University of Houston Law Center)畢業,並且成為一名檢察官,5年後開始擔任刑事辯護律師,在她的法學職涯中致力於處理家庭暴力和女性生育權利的相關案件。

 

40多年過去,現在的她是全國婦女組織(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Women)德州分會主席,至今仍在女權議題上不遺餘力。

 

現年75歲的諾斯卡特近日接受美國《洛杉磯時報》(Los Angeles Times)訪問。(翻攝自YouTube)

 

人們應該再次登月

 

在阿波羅11號登月50周年之際,諾斯卡特認為現今女性在科學、技術、工程、數學(STEM)領域的發展情況仍有待改進,而讓她最驚訝的是媒體對於登月周年的關注程度。

 

諾斯卡特指出,現今從手機到冷凍乾燥(freeze-dried)食品等技術的發展皆是拜太空探索經歷所賜。因此,她認為人們應該嘗試再次登月。

 

「我認為我們應該再次登陸月球,停止登月是個很大的錯誤。我們並沒有執行全部的阿波羅任務,我們不曾探索不同的方式繞行月球。這就像是探索了地球的赤道,卻不曾抵達北緯或南緯,這並不能代表完整的探勘。」

 

 

此外,儘管諾斯卡特對於國家將登月的目的視為太空競賽(space race)而非追求知識感到失望,但她也承認,昔日美國與蘇聯冷戰期間的太空競賽,確實讓當時的美國人民變得團結。

 

「1968和1969年有許多政治抗議活動,對政府並不信任,如今的我們也是這樣。而太空計畫在(過去)那樣的環境下是個亮點,也許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對於像阿波羅11號的偉大成就存在懷舊情感。」

 

如今,她認為執行登月計畫對於現今的國際社會也能夠帶來同等力量。「你有看見我們現在正在做出任何偉大的成就嗎?我沒有看見」,諾斯卡特這麼說道。

 

生於1943年的諾斯卡特,過去曾任NASA任務控制中心電腦工程師。1972年阿波羅計畫結束,她先後擔任檢察官、律師。(翻攝自YouTube)
本語音由合作提供
ibo愛播聽書FM APP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繽紛世界帶到你眼前!】

 

 

提供新聞訊息人物邀訪異業合作以及意見反映煩請email至國際中心公用信箱: intnews@upmedia.mg,我們會儘速處理,一定回覆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