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寇延丁】舉報貪污慘遭「河蟹」 卻開啟NGO人生(下)

陳德愉 2019年08月04日 10:30:00

寇延丁曾舉報自己的上司貪污造假,但自己卻反遭「下岡」。這件事,讓她徹底對體制的信任完全崩潰。(攝影:李景濤)

寇延丁讀高中時,文革已經結束好幾年了,但是媽媽仍然擔心她若念文科會惹禍上身,最後她選擇去當兵,三年後退伍,回到父親所在的泰安市畜牧局,成為一個小打字員。

 

在父母身邊,然後結婚、生子,原本她以為自己會過著最安穩的女人生活。但是,生命的考驗永遠超過想像。1996年,寇延丁發現自己的直屬領導在帳目中造假貪污,她想也沒想就向上級機關舉報了此事——結果,直屬領導沒事,寇延丁卻被「下岡」了。

 

「這件事讓我對這個體制的信任完全崩潰了。」寇延丁對我說,在那個小城鎮裡,她成為鄰舍指指點點的對象,最後,八年的婚姻也告破碎。失業失婚,父親也來勸說她趕緊向領導認錯道歉,回去工作,最後,寇延丁身體裡那個真實的自己在這壓力裡浮出來了,她告訴自己,我不要一直活在這樣的恐懼裡。她接受了下岡的事實。

 

 

幫身障者謀生是初衷 一腳踏進NGO領域

 

她成為一個自由寫作者,在尋找題材的過程中,接觸到了身邊的殘疾人,為了幫助這些朋友,寇延丁成立了自己的第一個NGO組織「手牽手」,原始的動機,只是為殘障藝術家多賣一些作品。

 

從此,寇延丁一腳踏進了中國NGO工作者的道路,出發之時,她連NGO這個詞都沒有聽說過。

 

這條路在中國是一個危險的道路,因為它總是在社會問題的核心裡,無論是殘疾人、或是支援川震受傷兒童,甚至拍攝紀錄片,當NGO工作者在第一時間趕赴現場,總也是第一個發現事實的人;而,那些事實,有太多人想要掩藏。

 

四川地震後,寇延丁來到四川最北部的貧困縣青川,開始進行震後受災兒童救援工作,一來就遇到地震裡最敏感的問題——「豆腐渣工程校舍倒塌」。

 

除了地震中心汶川北川之外,有近七千所學校倒塌,許多家長在第一時間趕到學校,在斷裂的牆體裡看到的本該是鋼筋,卻是四川盛產的竹子。家長們在廢墟般的城市裡遊行,現場的員警卻說,法院不會接受他們的訴訟。

 

在這艱困的情況下,為了留下來幫助孩子,寇延丁選擇與抗爭者保持距離,開始了她最為人知的NGO工作,建立了一支龐大的川震受傷孩子的支援團隊。

 

四川地震後,寇延丁來到四川最北部的貧困縣青川,開始進行震後受災兒童救援工作;圖為川震示意圖。(翻攝自百度)

 

 

不熱血就拉倒! 設計8大頁表格徵志工

 

她告訴我,她是怎麼樣找到那些充滿熱情的年輕人的。

 

「我寫了一篇巨長的文章來找人(幾個中國知名的博客主替她發布),來了上萬名志願者。」

 

「我們設計了一份超變態的表格給他們填,」她微笑著看著我,但是穿透我,也穿透了我身後這面牆,她在看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這份表格有8頁,填完要2個半小時,到3個小時。」

 

回傳的速度太快,她刪除,因為表示不經心,回傳的速度太慢也刪除,因為表示這件事情對報名者來說不重要,這樣精挑細選,最後留下的年輕志願者都充滿了熱誠也素質極佳。

 

「他們每2個人陪伴1個孩子,每個月要給孩子寫信,陪伴這些孩子。」她解釋,這工作是一個「生命陪伴生命」的工作,容不得一絲意外,「如果有孩子的父母向志願者要錢呢?那種處境也要能夠應對的。」她說。

 

為了找到最合適的志工,寇延丁曾與幾個中國知名博主設計了一份長達8頁的表格,來過濾上萬份履歷。(攝影:李景濤)

 

 

震災女孩考上大學 一通電話讓她眼角失守

 

講到這兒,寇延丁突然愣住了,彷彿掉進一個時光隧道裡,過了一會才回過神來問我們,要不要喝一點比較烈的酒?不等我們回答,她轉過身去取出一支瓶子來,據說是「接近高梁」的濃度。

 

她為我們斟上自己也倒一杯,我喝了一口,仍然是那濃濃甜甜的風格,只是一透下喉嚨就一陣醺,彷彿是鼻酸,眼淚立刻就要掉出來了。

 

「有個女孩,雅安地震發生時,一支鋼筋穿透她的大腿。她的家庭很貧困,狀況很複雜,自己在學習上也有很多困難。可是,她非常堅持一定要念大學,在那個貧苦的地方,考上大學就是唯一離開的希望。」

 

「我們的大哥哥(支持者)對她起到很大的作用,有一天她的大哥哥笑著對我說『扣子,我現在真是太慘了,有兩個女人要伺候,一個是我太太,一個是新波(化名)。』。」

 

「她準備高考時情緒非常不穩,我們的大哥哥就經常打電話鼓勵她,有一天她晚上睡不著,拿著電話不願意放,大哥哥就對她說,妳睡吧電話不要掛,我在旁邊陪著妳。」

 

「最後她終於考上了四川師範大學,這在她們那裡是不得了的成就!女孩打電話給我,告訴我『扣子,我將來長大要成為像你那樣的人。』就把電話掛了…」

 

我抬頭看寇延丁,她已經滿臉眼淚。

 

想起雅安地震災戶的女孩,為了脫貧而奮力考上大學,寇延丁不禁感動流淚。(攝影:李景濤)

 

 

噶瑪蘭是歇腳處 山東麵條的滋味... 是家鄉

 

接著,她告訴我,她要回家了。

 

許多朋友來關心她,「他們說,不要回去了吧,回去多危險,上一次,妳從香港一回去就被抓了。」寇延丁擦擦眼睛,「但是那不是個頭腦選擇,那是個身體選擇。」她說。

 

「這裡不是我的地方,做個流亡者,會永遠回不去。」寇延丁平靜地說,她的家在等她,許多她愛過的人在等她。

 

「而且山東的麵條和饅頭真的好吃。」我看著一桌的饅頭說,聽到這句話,儘管臉上還掛著淚痕,寇延丁也掌不住笑了:「確實是啊!」

 

「而且山東的麵條和饅頭真的好吃。」寇延丁信誓旦旦的說。(攝影:李景濤)

 

在這個長米吃米的地方,她交了許多好朋友,吃了許多好東西,但是,終於要提著那把磨損得不成形的刀,去完成她生命的盛宴。

 

「要好好的,要回來看我們。」臨走前,我們一再叮嚀她。

 

「我會的,」她爽朗地笑著:「我只是回去種田而已。」

 

在宜蘭的滿天星斗下,寇延丁的臉光亮一如明月。回顧上篇

 

 

 

【上報人物看更多】

●曾為聲援香港入獄 寇延丁在宜蘭找回慢靈魂(上)

●超時空開箱! 神奇博士李家維的玻璃玩具屋(上)

●掰斷10指當球踹 余杰被中國消失那7天…(上)

●全球僅10間! 走進焦傳金的怪奇烏賊實驗室(上)

關鍵字: 寇延丁 宜蘭 貪污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