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韓貿易戰給台灣的啓示—台灣要選對邊

張智程 2019年07月20日 09:33:00

看看日本對韓國半導體貿易戰以後,半導體產業鏈真正一哥美國的反應,大家還會以為一切真的只是停留在日韓兩國為了二戰歷史問題在小孩吵架的層次?(湯森路透)

現在的研究涉及日本半導體產業戰略,有幸就近接觸政策部門附近的第一手資訊,在不涉及敏感層次的部份,想講一些目前為止台灣媒體和公開討論中都沒有觸碰到的重點。

 

第一,在文在寅政權重複拿日本開刀以後,安倍終於出手,這次對韓國的實質制裁措施,事實上是日本第一次基於政治因素對外發動所謂的貿易戰。但如果跟著媒體停留在這個層次看事情,就未免太過簡單。日本的安全貿易管制清單對於限制國家和限制項目怎麼訂定?一個常識就是:是日本在與美國高度的默契共識下去作成的。所以這次日本對韓國開刀,雖然表面上美國啥都沒有反應,但華盛頓這個消極的什麼都不作為的本身,就已經決定了這場日韓貿易戰的核心戰略意義。

 

第二,回到半導體產業發展的歷程,所謂「台日韓科技島鏈」的形成,本身就是冷戰時代的地緣戰略結果。在東亞防堵共產勢力的第一線,先是日本,再來是台韓,因為美國的地緣戰略加上產業戰略佈局而先後成為既得利益者。美國最忠誠的盟友日本先起來了,但隨著八零年代日本幾乎成為世界第一經濟體,東芝、松下、日立、新力所向披靡。美國開始對日本發動了貿易戰,當年雷根用政治力強行轉單,壓低了日本在全球產業鏈的比重,從而也讓旁邊兩個小夥伴韓國和台灣乘勢而起,以三星和台積電為首的韓系和台系半導體從八零年代可以崛起而走到今天的地位,不能不看國際地緣政治的大結構因素。

 

第三,韓國是今日全世界半導體產業僅次美國的第二大國,文在寅卻在外交政策上屢次踩了美國的紅線,除了違反聯合國制裁禁令私下跟金正恩溝溝低,更積極的往中國靠近,從文上台到現在針對日本密集的發動沒有必要的歷史戰和軍事挑釁,都被華府和東京解讀為意圖有損美日韓同盟的利益。

 

因此當下的華盛頓政策圈才有了一種沒說出口的聲音:「是時候該調整韓國在全球半導體產業所佔比重了。」看看日本對韓國半導體貿易戰以後,半導體產業鏈真正一哥美國的反應,大家還會以為一切真的只是停留在日韓兩國為了二戰歷史問題在小孩吵架的層次?

 

第四,看事情要分短期中期長期。短期來看,日韓貿易戰其實沒有太大影響,很多人說日本打出感光劑「光刻膠」這張牌是為了直插三星DRAM的喉嚨,但事實上業界消息是,第一是「光刻膠」其實並沒有用在DRAM製造上,三星自己也知道這次日本出手影響不大。不過不用急!日本經產省出牌是從梅花三開始打的。第二是三星DRAM目前庫存過剩,價格盪在低點也有空間,所以撐上幾個月沒有問題。

 

中期來看,透過日本對韓國執行精準的「割喉戰術」,牌一張一張出到對DRAM和NAND Flash下手,不管之後發展是否真的割下去,都會讓市場的避險心態發生作用,使供應鏈開始出現調整。韓國半導體產業之所以現在站上世界第二,主要強在IDM(同時也是半導體產業產值最高的部門),三星的DRAM全球市佔率46%、NAND Flash全球市佔33%,SK海力士的DRAM市佔26%,只要日本真的對記憶體關鍵素材出手,或者又加上美光去找川普喊「Made in USA!」,上游採購會就開始從韓國轉單日本、美國和台灣。業界消息是,台日兩國目前都有美日台資本正主導新的DRAM廠增擴廠計畫。

 

最後從長期展望來看,半導體全球供應鏈已經進入宏觀調整期,地緣政治是絕對的關鍵因素。供應鏈調整需要的時間長,但一旦轉型完成就會造成國家經濟產業總體實力排名的換位洗牌。跟台灣相關的特別是晶圓代工部份,台積電是今日世界第一大手,三星則是台積電最大的競爭對手,七奈米以下製程到底誰取得最終勝利?兩邊正在激烈對打。文在寅如果繼續往北韓和中國靠,那麼台灣就要更堅定站在美日的印太陣營這一邊,特別是決定國家生死的關鍵技術產業,供應鏈自然會有一隻看不見的手幫忙介入賽局。

 

全球化時代結束,選邊站時代到來,這是川普給世界帶來最大的改變!看看今年的實際數字吧:今年全球半導體市場因為美中貿易戰的負面大環境因素籠罩、總體產值掉了二成,但台灣半導體產業竟然逆勢巨幅成長了百分之二十一。現在除了從中國撤過來的,今後還會加上從韓國轉單來的,也就是這個數字明年還會繼續,大家覺得是為什麼?

 

答案很簡單,就是小英選對邊了。

 

但台灣人民明年又是否能選對邊呢?

 

※作者為日本京都大學法學博士。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