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專欄:美國的政治對立已呈僵固化

何清漣 2019年07月23日 07:01:00

美國政治對立的固化,表現在雙方受眾都只相信自己願意相信的。(湯森路透)

最近美國最大的新聞,是民主黨四位女議員與川普總統之間的口水戰,這口水戰經過媒體斷章取義的發揮之後,演變成了一個政治事件,民主黨主導的眾議院通過一項決議譴責總統川普種族歧視,希望總統道歉;但川普總統毫不退讓,雙方口水戰繼續升溫。各種民調機構趕緊做民調,測試川普的支持率因種族主義下降度是多少,但結果非常奇特,川普的支持率竟然達到新高。一直對川普持批評態度的諸多媒體評論人,也無法斷定這事件是否對川普競選連任產生負面影響。

 

還原事情經過

 

7月14日,川普在推特上連發三條推文,針對被美國政壇稱為四人小分隊(Squard)的民主黨女議員奧爾馬、AOC等的言論(民主黨內部對她們的言論亦有批評聲音),其中有以下語句:「If you hate our country, if you’re not happy here, you can leave.」(如果你們恨我們的國家,如果你們在這裡感到不快樂,可以離開這兒。」

 

這言論引起了軒然大波,川普總統被指責為種族主義者。美國眾議院在7月16日投票通過動議,譴責川普對四名議員發出的言論,指美國總統的評論是「令人對新美國移民及有色人種的恐懼和憎恨合理化」。在民主黨人占多數議席的眾議院,動議以240票贊成對187票反對通過。235名民主黨議員全部投贊成票,另有4名共和黨人及1名無黨派議員亦投下贊成票。

 

川普對此發表聲明:「我全身沒有一根種族主義的骨頭。」7月17日,川普在North Carolina的公開演講中,每提到奧馬爾的名字,在場的參加者就齊呼「send her back」,媒體的種族主義批評繼續發酵,send her back這話被解釋成三種,一是川普沒有阻止這種呼聲,二是說這是川普說的(中文媒體這種解釋特別多),美國三藩市一家中文電視臺記者將此改編成了「送走穆斯林」。

 

紐約州眾議員的科提士(Alexandria Ocasio-Cortez ,美國一般稱爲AOC)。

 

民主黨議員乘勝追擊,7月16日,德克薩斯州民主黨眾議員艾爾·格林(Al Green)提交了一份提案,指控總統川普的「種族主義」、「煽動對種族仇恨、攻擊有色人種」言論必須被彈劾——這是他上任以來第二份彈劾總統的提案,第一次提案因穆勒報告無法證明川普有罪而流產。

 

自民主黨人控制眾議院以來,這是國會首次就彈劾總統案進行投票。民主黨內部出現了嚴重分歧,只有95票支持彈劾川普,137名民主黨人與全體共和黨人一起投票反對彈劾,表決結果是眾議院以332票對95票否定了彈劾決議。

 

川普民調的高漲讓左媒眼鏡碎了一地

 

如同這幾年所有的美國故事一樣,真相不重要,重要的是受眾選擇相信什麼,而美國政治對立的固化,表現在雙方受眾都只相信自己願意相信的。美國主流媒體大幅報導奧馬爾與AOC受到英雄般的追捧,以及個別共和黨議員、德國現任總理默克爾對川普種族主義言論的譴責,但在社交媒體上則是Sent her back成了熱搜詞。

 

在輿論聲討排山倒海之際,各大民調機構的調查結果卻出乎意料,益普索民調資料顯示:川普在最近針對四名民主黨國會女議員發起攻擊後,共和黨選民對川普的支持率上升了將近5個百分點,達到了72%。拉斯穆森民調資料顯示:川普的綜合支持率最近上升了4個百分點,達到了50%。7月19日公佈的SurveyMonkey/ NBC民意調查中,川普滿意度達48%,他在本月的YouGov.com民調滿意度達到49%。

 

左派媒體及評論者對這些調查結果非常意外,於是紛紛尋找新的解釋,《金融時報》專欄作家盧斯的說法堪稱代表:「表面上看,川普變本加厲的種族攻擊似乎是在自毀長城。但川普惡劣言論的背後有其自身的邏輯。他的目標是迫使民主黨人團結在由四名非白人國會女議員組成的所謂『小分隊』身後,而這些女議員的激進理念在美國腹地並不受歡迎。多數美國人都非社會主義者。他們也不支持向奴隸後代做出經濟賠償,或者開放邊境。」

 

社會主義者在美國中西部不受歡迎,民主黨要想勝選,必須與這四位女議員切割。(湯森路透)

 

這話承認了部分事實,社會主義者在美國中西部不受歡迎,民主黨要想勝選,必須與這四位女議員切割。但是,這些女議員成為民主黨的議員,是建制派的選擇,沒有「全新國會」的社會主義者在中期選舉中的大力投入,並贏得20多個席位,民主黨無法奪回眾議院。南茜·裴洛西等民主黨建制派對以桑德斯的競選班底為主的全新國會知根知底,知曉,他們集體加入民主黨,就是為了借雞生蛋,擴大自己的政治地盤。從他們成為眾議員開始,南茜就明白黨內整合是個大問題。

 

這四位議員的作用,川普在7月17日的推特上用「天啟四騎士」來比喻。這個比喻並非川普第一個使用,此前,路易斯安那州共和黨議員約翰·尼利·甘迺迪將奧馬爾、奧凱西奧-科爾特斯、特萊布和普萊斯利這四名女議員稱為毀滅民主黨的「末日四騎士」(也可稱為天啟四騎士)。這個典故來源於聖經中的《啟示錄》,書中描述,在世界終結,給予全人類審判之時,有羔羊解開書卷七封印,分別騎著白、紅、黑、綠四匹馬的騎士,將戰爭、饑荒、瘟疫和死亡帶給接受最終審判的人類,屆時天地失調,日月變色,隨後就是世界毀滅。這四位女議員千奇百怪的社會主義主張、反以色列言論甚至反美國傳統價值觀的言論,不僅讓民主黨頭痛不已,還讓許多中間選民對民主黨敬而遠之。更兼今年民主黨總統提名競爭者第一輪辯論了無新意,在他們熱衷的幾個話題,例如全民醫保、邊境移民、控槍這些最熱點的問題,鮮能聽到有力的舉措。今年6月28日,《紐約時報》專欄作家Bret Stephens在《民主黨人的悲慘開端》(A Wretched Start for Democrats)一文尖銳地評述,民主黨競選人的主張表明,這個黨漠視選民利益,但有興趣幫助除了美國選民之外的所有人。

 

共和黨選民不喜歡川普,但喜歡川普總統

 

共和黨選民喜歡川普嗎?我覺得情感很複雜,一位由民主黨支持者轉化川普支持者的人寫了一篇文章《我不喜歡川普,但喜歡川普總統》,說他從個人觀感來說,對川普的大嘴巴、率性不喜歡,但他喜歡川普總統,因為他發展經濟、提高就業、美國優先的政策有利於美國人,有利於美國的未來。我認為這是不少美國人支持川普的原因。

 

美國人被左派們折騰得非常厭煩,美國左派害上了「價值觀濫用病」(Abuse of Value),成天空喊各種口號,指責各種歧視,比如性別歧視、LGBT歧視、種族歧視,在政治正確的淫威下,人們動輒得咎。民主黨漠視美國的現實問題,只會花錢買選票。在2020的民主黨總統提名競選者的第一輪辯論中,各位候選人千篇一律地提出加大福利供給,甚至主張給每個人無差別地發生活費;漠視本國選民的訴求,卻將關注無限度地投放至非法移民的權利、福利(有線民譏笑他們在競選墨西哥總統);無視青少年吸大麻與其他毒品的嚴重危害,努力推行毒品無罪化的社會政策。左派思想重鎮伯克利學院所在的伯克利市議會 ,對本地的流浪漢、房價過高、治安不佳視而不見,卻把精力花在如何提高中性人的權利上面。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7月18日報導,加州伯克利(Berkeley)議會於16日通過投票,將禁止在城市規範標語中出現帶有性別偏向的詞彙,例如「消防員」(fireman),「人工」(man-made)等。

 

許多美國人對川普的大嘴巴、率性不喜歡,卻喜歡川普總統。(湯森路透)

 

對日益左傾的民主黨這種漠視本國選民利益、毫不關心美國前途的價值觀濫用,美國選民但凡還正常,就不會將票投給關心外國非法移民遠勝於關心本國選民的民主黨,這就是被指控為「種族歧視」並被動議彈劾的川普總統在主流媒體與民主黨的強力攻擊下,支持率不降反升的原因。

 

※作者為中國湖南邵陽人、作家、中國經濟社會學者。現今流亡美國,曾任職於湖南財經學院、暨南大學和《深圳法制報》報社。長期從事中國當代經濟社會問題研究。著有《中國:潰而不崩》、《中國的陷阱》、《霧鎖中國:中國大陸控制媒體大揭密》等書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