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流氓國家的流氓大使

余杰 2019年07月23日 00:01:00

中國駐巴基斯坦大使館臨時代辦趙立堅抨擊美國種族問題,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蘇珊·賴斯更在推特上抨擊他是一個「可恥的種族主義者」。(湯森路透,合成畫面)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三日,社交媒體上最活躍的中國外交官之一、中國駐巴基斯坦大使館臨時代辦趙立堅在推特上轉發了三十七個中國的「友邦」力挺中國在新疆將百萬維吾爾人關進集中營的做法,稱這是對「美國及其西方同夥的一記響亮耳光」。趙立堅堅持認為,那些「職業教育培訓中心」是打擊宗教極端主義的一部分。

 

這些「友邦」無一不是得到中國好處的「流氓國家俱樂部」的成員國,即便其中有不少是穆斯林國家。現實的利益永遠比共同的信仰重要,他們才不在乎他們的穆斯林兄弟的悲慘遭遇。有不少非洲獨裁國家的「貴族」階層的子女在中國留學,得到中國政府無微不至的照顧,甚至安排漂亮的女生當「陪讀」,任其淫樂——這也是另外一種「寧贈友邦,不予家奴」。山東大學等中國名校留學生「陪讀」制度掀起軒然大波的新聞,可以跟三十七國支持中國的新疆政策的表態聯繫起來,兩者互為因果。

 

趙立堅攻訐美國種族問題

 

趙立堅不僅為中國的新疆政策辯護,繼而對美國發起攻擊。他又表示,華盛頓特區的白人從來不去特區的東南部,因為那裡是黑人聚居區,這種隔離說明美國的種族歧視廣泛存在於各個層面。

 

趙立堅為中國的新疆政策辯護,繼而對美國發起攻擊。引來賴斯的強力反擊。(網路截圖)

 

趙立堅的這一說法,遭到美國國務院反恐部門協調人南森·賴斯大使的嚴詞駁斥,賴斯指出,中國在新疆大規模拘禁維吾爾人等穆斯林的做法和反恐「沒有任何關係」。而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蘇珊·賴斯更在推特上表示,趙立堅是一個「可恥的種族主義者」,且「驚人地無知」。賴斯敦促中國的外交部門儘快採取正確舉措,將趙立堅革職回國。

 

其後,趙立堅很快刪除了上述推文。在中國外交部例行的新聞發佈會上,外交部發言人被問到趙立堅的言論時表示,他對此並不知情,但又高調反對美國及其它西方國家利用新疆問題干涉中國內政。

 

中國外交官在推特等在中國被禁止使用的社交媒體上實名發言,主動接受西方媒體的訪問,乃至投書西方媒體,在習近平時代成為一種「新常態」。中國試圖改變「被動挨打」的現狀,主動出擊,改善中國的國際形象。然而,這些做法並未改變中國是一個獨裁專制的流氓國家的既定形象,反而更加凸顯出這個國家對普世價值的排斥和對基本人權的蔑視。嫻熟地使用現代社交媒體,並不表明此人或此國在精神上就是現代人或現代國家。

 

崔天凱上中國人不配看的推特

 

中國外交官的流氓化,不是個案,而是一個集體趨勢。既然中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就是一個不學無術、滿肚子壞水的流氓,他的下屬豈能是正人君子?就在趙立堅在推特上大言不慚地宣揚「殺人有理」之歪理的同時,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也開通了官方推特帳號——能看到崔天凱在推特上的言論的,大部分都不是被關在墻內的中國人(中國人不配看到這些內容),而是西洋人,崔天凱的這個做法顯然不是自己心血來潮,而是「奉旨辦事」,是中國針對西方世界的宣傳戰的一部分。針對台灣總統蔡英文過境美國受到美方隆重歡迎的事實,崔天凱酸溜溜地老調重彈:「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然而,崔天凱的這番發言受到數千名西方民眾的反駁和奚落,落得個灰頭土臉、鎩羽而歸的下場。

 

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中新社)

 

此前,中國駐瑞典大使桂從友主動接受瑞典媒體訪問,為銅鑼灣書店系列綁架案辯護。當被問及當事人之一的華裔瑞典公民桂民海在電視上的認罪畫面像是當局導演的一事時,桂從友字正腔圓地反駁說,中國全面依法治國,「誰能強迫他電視認罪?強迫本身就是違法的。他自己能同意被強迫嗎?」他認為,瑞典有人指責並施壓中國立即釋放桂民海,嚴重違反了法治原則,侵犯中國司法主權,「這就成了麻煩」,「不要指望這樣粗暴干涉中國司法主權的事情會得逞。中國被西方列強侵略、奴役、割佔的歷史已經一去不復返了」,中國絕對不能接受外國壓力。過去,綁匪集團做事偷偷摸摸,如今,他們綁架他國公民居然理直氣壯。中國從來就不是法治國家,我本人就是中共政權的綁匪手段和酷刑強迫認罪的受害者之一,我的經驗讓我相信桂民海受到了跟我一樣的虐待。

 

駐英大使批西方扭曲香港事件

 

當香港反送中運動此起彼伏、聲勢浩大之際,中國駐英國大使劉曉明現身BBC,大聲為中國及香港特區政府的政策辯護。他指摘西方媒體「把事件曲解成香港政府修例是受中央政府指使的」,重申中央政府從未指示本港進行修例工作,「此次修例是香港政府自己發起的」。當被追問中央會否要求港府放棄修例時,劉曉明反問:「為甚麼要要求香港政府放棄修例呢?」他強調,警方必須維持秩序和自衛,「你不能責備警察」,並認為有香港內部和外部勢力,利用今次事件挑起事端。如此顛倒黑白,比《動物莊園》裡的統治者「拿破崙」還要恬不知恥。他的言辭也顯示,北京已然決定將香港特首林鄭當做替罪羊拋出來,中共從來都是過河拆橋,這一次還沒有過河,就要將「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奴才斬首示眾了。

 

不是流氓,還真的當不上中國的外交官。今日中國的外交官,離文明世界之遙遠,甚至比當年清帝國的外交官還要遠。清帝國的大使在使館的陽台上曬老婆的裹腳布,在餐會上將辮子落入濃湯之中,種種醜行,引發嘲笑。而今天中國的外交官將自己如同濃瘡般潰爛的專制制度描述得像一朵鮮花般美輪美奐,不僅是野蠻,而且是邪惡。

 

※作者為中國流亡海外異議作家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