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濠仲專欄:誰讓紐約港人需要走進小酒吧送暖

李濠仲 2019年07月26日 07:00:00

曾幾何時,全球最自由繽紛城市之一的香港,會需要一票海外年輕人,相約走進曼哈頓的小酒館「撐」它。(攝影:李濠仲)

香港挺共一派,以耍流氓的方式反制「反送中」港人,現場影片、新聞畫面連日透過社群媒體傳播海外,不少旅居紐約的港僑為之義憤填膺,於是便在23日晚間,於紐約下城區一間小酒吧裡,辦了場「自由Hi撐港音樂會Rock Concert To Support HK」。一為隔海聲援,一為藉由現場轟隆隆的樂曲,紓解這世代香港人的悲哀。

 

 

曾幾何時,全球最自由繽紛城市之一的香港,會需要一票海外年輕人,相約走進曼哈頓的小酒館「撐」它。時空並未錯置,只是歷史總在不同的角落重演。

 

二戰前緣的1940年春天,勢如破竹的希特勒軍隊東進挪威,迫使挪威國王狼狽逃亡英國(近期電影《國王的抉擇》講的就是這段)。同一時間,得勢的挪威親納粹派,則不斷宣傳德國占領後的挪威,將可同享大國風采,連大英帝國都不用放在眼裡,總之也是一股沛然莫之能禦的大勢。

 

實際上,政客身處的權力世界是一回事,平民百姓的實際遭遇又是另一回事。國王流亡,德軍攻陷,挪威人首先面對的就是德式「思想教育」。包括德軍代表刻意播放他們以強勢武力攻占波蘭的影片給挪威人看,以瓦解挪威人的反抗意志,更糟蹋人的是,德軍還把這支用以威嚇反對者的戰爭影片,取名為「和平紀錄片」。之後果然奏效,挪威人短暫抵抗了兩個月就完全臣服納粹。

 

接著,大國光榮還沒感受到,德軍首先的高壓態度,連挪威人一些咖啡、牛奶、穀物等日常生活內容都受到干預。民眾家中的收音機則全被沒收(斷絕外界消息),然後,挪威當地戲院全數改為上演德國人批准的電影(絕大多數都是德製電影),內容不僅洗腦,且乏善可陳,挪威人所幸都不再去戲院。

 

而後,電視新聞不再播報「新聞」,變成全天候政令宣導,天天歌頌納粹,不語占領但稱解放。挪威人當然偶有零星反抗,結果引來的就是蓋世太保隨時無理由盤查路上民眾,動粗毆打是常有的事。出現在挪威的德軍,平日也許軍裝筆挺,人模人樣,但夜晚一旦在外喝了酒,便會變了個人滿口胡言亂語,對挪威人惡行惡狀、恣意暴行。公共運輸也擠滿了德軍,他們自恃高人一等還配有武力,德軍可以在車上大聲說話,挪威人受到他們公開羞辱都是敢怒不敢言。如果有一名德軍被起身反抗的挪威人揍一拳,德軍就會找十個挪威人謝罪,蓋世太保的恐怖手段更不需多說。

 

一些原本挪威人經常聚集的餐廳、酒吧,那段時間也都被德國人占去,挪威人只好另覓聚會場所。只不過那段時間,挪威人聚在酒吧裡,已不再是為了慶祝什麼節日或為某人生日祝福,多是口耳相傳得知外頭戰場上友軍的捷報,才會相約酒館慶賀;但在德軍高壓統治下,行事當然不能明目張膽,還要假裝是為了別的事情出門。那時若有聯軍的好消息,挪威人從不敢以「V」字傳遞勝利,而是在酒館門閂或牆壁刻寫下「I7I」的圖樣,好避開德國人耳目,不讓他們察覺他們其實是在高喊「吾皇萬歲」(「I7I」為H和7的合體字,逃亡的挪威國王即是哈康七世Haakon Ⅶ)。

 

挪威酒吧原本是予人飲酒作樂、消費歡愉的地方,被占領當下,酒吧則變相成了國人相互取暖兼及紓解國難鬱悶的場所,酒精和歌聲,也不再是為了今朝有酒今朝醉的享樂放縱,反而是艱難時節的一種集體精神抗衡。

 

一定有人會再說,台灣不是香港,香港不是挪威,只是,儘管細節上當然不會那般接合複製,歷史重蹈覆轍也不會是這麼復刻而成,那麼,我們總還是可以藉此釐清思緒,在一個頑固的高壓政權治下,當年挪威人在酒吧裡的行為是怎麼一回事,今天紐約酒吧裡的香港人,又是為了什麼需要齊聚一堂,重聲一曲海闊天空?

 

自由Hi撐港音樂會Rock Concert To Support HK現場。(攝影:李濠仲)

 

※作者為《上報》主筆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