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港府公然與黑社會眉來眼去 這樣的政府本質已經死去

丹寧 2019年07月27日 07:00:00

元朗事件,不管是香港特區政府、香港警方與幫派團夥一起共謀,還是牽涉內地主導,最直接最大的衝擊無疑是港府及其香港員警。(湯森路透)

持續升級的香港局勢引發了全球關注。這一時候,元朗黑社會打人事件無疑於火上澆油,異常嚴重地將香港特區政府徹底站在了民眾的對立面,或者說以林鄭月娥為首,盧偉聰的警務處處長,徹底站在了正義、良知與良心的對立面。

 

這一次,港府沒有任何理由得到全體香港民眾諒解,尤其是香港員警,以赤裸裸的「黑警」形象示人,讓全世界為之震驚。

 

以前人們可以說香港雖然沒有真正意義上的民主,但至少還有相對讓世界為之信服的法治與社會監督,「元朗事件」後,香港真正意義上的法治,靠員警治理社會的能力,可以說蕩然無存了。

 

比較遺憾的是,直到元朗事件過去數日,全社會仍然看不到林鄭月娥與香港警方對此有任何反思反省。

 

香港那位元女記者追問林鄭月娥與盧偉聰,問出了關鍵問題:想問問其實在文明社會裡,昨晚在元朗發生的事可以被定性為恐襲。你過往在立法會所謂受衝擊的時候,你於淩晨四時都可以出來見市民,昨日整晚你去了哪裡?另外,就是你不斷說「暴力會更加激發暴力」,昨晚是否就是「官、警、黑」合演的「大龍鳳」以兌現你這句說話?處長,你講到人手問題,但剛才沒有具體講到人手分配是怎樣?你們的情報去了哪裡?事先的一些案件,你們都懂得在事先公佈時,而我們市民都已感覺到晚上會發生這宗事件,你們的情報是否失誤?你可在一瞬間定性一宗暴動時,昨晚其實你又去了哪裡?我要求處長,你們已消失了很久,可否另外召開一個記者會,向記者詳細交代?

 

其一,林鄭月娥為自身可以淩晨四點開發佈會,但就是可以無視數十人被黑社會流氓分子毆打的事實,這樣漠視民眾的行政長官,相信在任何都不可能有選票,不僅是沒有選票的問題,而是必須要對此問責。

 

其二,統領香港員警事務的警務處長盧偉聰,何以無法管理香港員警,是故意讓元朗片區員警時隔一小時後才出境,還是其他原因?而且,在出警到達現場後,仍然是不作為。由此說明了一個盧偉聰根本無法辯解的邏輯:要麼是盧偉聰指示員警不作為,要麼是盧偉聰的公職權力已經無法管理香港員警了。

 

總之,盧偉聰有著無法推卸的責任。對盧偉聰以及香港警隊其他高層的全方位調查,必不可少。

 

而且,從當前眾多媒體報導以及當時拍攝的視頻內容分析,元朗黑社會無差別傷人事件,是一起有預謀有計劃,以及部分警匪合作的流氓行為。比如,一些白衣人可以坐著警車離開,相關員警可以跟白衣人「友好」溝通。

 

元朗事件,不管是香港特區政府、香港警方與幫派團夥一起共謀,還是牽涉內地主導,最直接最大的衝擊無疑是港府及其香港員警。

 

很難想像,在一個國際社會整體評價如此之高的香港,會發生黑社會襲擊普通人,而警方半小時或一小時才出警的事實。這已經不僅僅是出警難出警晚的問題,這是公然把納稅人把民眾扔給了劊子手,扔給了魔鬼。

 

從這個意義上說,港府以及香港員警高層,在任何一個正常社會,都不僅僅是引咎辭職的問題,而是刑事民事全方位會被問責,包括那些在元朗事件中與黑社會勾結往來的黑警,也必然要嚴判坐牢。

 

反過來說,倘若當下港府以及香港員警高層,依然意識不到自身問題,依然對公職責任推卸責任,依然沒有任何絲毫反省。那全社會當然可以理所當然認同,港府及香港員警系統徹底癱瘓,維護法紀的人徹底失敗,那社會完全可以及時組織其維護公民安全的團隊。

 

這樣的香港,即便最終演變成無政府社會,也一點怪不得公民,因為當政府公然與黑社會眉來眼去時,這樣的政府,本質上已經死去。

 

當這樣的政府無法保證社會每個人安全時,人們選擇自我保護,或其他方式保護,人們為了保護自身不受暴力襲擊、暴力傷害,選擇一切可以抵禦暴力的行為,正當防衛,在所不惜。

 

※作者為中國自由撰稿者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