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文嘉:高山上的流亡政府

羅文嘉 2019年07月26日 00:00:00

西藏流亡政府總理洛桑森格與其他議會成員都主張中間道路,對台灣人爭取民主的過程則充滿敬意。(圖片取自羅文嘉臉書)

「民進黨恭賀洛桑森格先生的當選,也樂見西藏人民以民主方式選出政府領導人,這次選舉結果不僅是西藏流亡政府的勝利,更是西藏人民的勝利------期盼洛桑森格總理有機會訪問台灣,讓台藏情誼更加堅定。」

 

2011年4月西藏流亡政府首次以民主方式選出總理,當時民進黨中央發表聲明表達祝賀,並呼籲加強台藏交流、支持西藏人民爭取自由。

 

直到這個夏天,終於得以代表民進黨卓榮泰主席,親自向洛桑森格總理致上祝福與問候,讓他知道在台灣的民進黨,除了捍衛自己的民主外,並沒有忘記對西藏人民爭取自由的支持。對民進黨來說,這是自今年三月參加聲援西藏抗暴六十週年後,再一次表達對此議題的重視。

 

2006年我在哈佛大學費正清中心訪問時,洛桑森格也在該中心做研究。2010年他決定離開長居15年的波士頓,回到北印度達蘭薩拉,參與西藏流亡政府第一次民主選舉。

 

相隔十幾年,這次我們在海拔1500公尺的喜馬拉雅山城相會,從當年的哈佛廣場、燕京圖書館、查理士河,談到西藏流亡政府運作、台灣民主發展歷程,我們分享彼此的農夫生活,也聊到孩子與家庭,他興奮的把一旁調皮的兒子拉到旁邊比YA拍照,我送了他一面很大的民進黨旗和台灣地圖。

 

羅文嘉:對民進黨來說,這是自今年三月參加聲援西藏抗暴六十週年後,再一次表達對此議題的重視。(圖片取自羅文嘉臉書)

 

當談到即將來的台灣選舉時,就像一位久未謀面的老朋友,坐在台北街角的咖啡店裡交換彼此心裡的話,卻忘記其實他正肩負西藏流亡政府的重責大任。

 

洛桑森格1968年出生在中印邊境大吉嶺,他的父親在1959年中國撕毀和平協議入侵西藏時,參與游擊隊抵抗共軍,後來隨著達賴喇嘛千里跋涉流亡到北印。

 

1995年洛桑森格在印度德里念完大學,拿到獎學金前往美國哈佛大學攻讀碩士、博士,他是第一位拿到哈佛法學博士學位的藏人。

 

2010年達賴喇嘛決定政教分離,並且以民主方式產生流亡政府領導人,這是四百年來的突破,達賴喇嘛認為既然要講民主,就從現在做起。從來沒有選舉經驗的洛桑森格,受到尊者感召,決定離開學術圈,回到達蘭薩拉。對他來說,這也是一種跳坑,年輕時屬於西藏青年大會成員(主張西藏獨立),成為流亡政府總理(稱之為司政)後,則採行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他特別送給我一本書「西藏從來不是中國的一部分──但中間道路仍是一個可行的解決方案」。

 

從歷史角度看西藏與中國關係,藏人重視真正的自治大於形式上的獨立,1951年達賴喇嘛與中共簽訂十七條和平協定,他萬萬沒想到這次碰到的漢人政權,不僅可以撕毀和平協定,而且軍隊開進拉薩時,更大舉屠殺平民、燒毀寺廟,達賴喇嘛被迫帶著藏人翻山越嶺逃亡到印度邊境,最後落腳達蘭薩拉。

 

如同現在的香港,年輕世代對中國的不滿,更甚於上一世代,當香港獨立的訴求近年在香港出現時,已經有50年歷史的西藏青年大會早就高舉西藏獨立大旗。

 

我與西藏青年大會現任會長年僅24歲的貢布頓珠在達蘭薩拉狹窄街道邊辦公室碰面時,他告訴我:藏青會不是流亡政府組織的一部分,所以可以很清楚標舉自己的主張,只有獨立才是西藏未來要走的路。

 

洛桑森格與其他議會成員都仍主張中間道路,他們對民進黨的理念與現況也都非常了解,對台灣人爭取民主的過程也充滿敬意。我跟他們說,我們有相同的價值(民主)、相同的威脅(中國),所以我們要更緊密的合作。

 

我無法判斷流亡政府的未來發展會如何,也無法預知何時他們可以回到自己的故鄉,但是我知道這裡擁有最樂觀善良的人民,最聰明的領導階層,他們雖然沒有自己的國土,卻用最認真的方式實踐民主,他們努力維護自己的傳統,不僅立志要把自由帶回去,更要把智慧信仰傳到全世界。

 

這個喜馬拉雅高山上的民族,對抗強權的意志,從來不小於太平洋上的島國台灣。我想起達賴喇嘛見到我寒暄時,幽默地說「我們都面臨有一個嚴格的上師在那邊指指點點。」那一刻我終於明瞭尊者的智慧,再大的困難,都能開朗面對,正是這種渾厚的信仰與智慧的領導,支撐這個民族能夠自始至終、微笑面對如同大山般的挑戰。(本文轉載自作者臉書

 

※作者為民進黨秘書長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