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最高法院「人工抽籤」分案的「自摸」趣聞談起─扁馬兩案的分案軼聞

黃錦嵐 2019年07月30日 00:02:00

最高法院的分案問題,究竟是人為「弊端」或是「制度」問題,引起多方討論。(攝影:李智為)

監委陳師孟、蔡崇義及高涌誠7月26日赴最高法院約詢審判長兼書記官長徐昌錦,並通知高院庭長周盈文與徐昌錦「對質」,據媒體報導,對質過程中,周、徐兩人氣氛火爆,當場吵起來,周盈文指責最高法院黑箱分案,並怒斥徐昌錦「說謊!」,徐昌錦否認說謊,強調最高法院並無黑箱分案,若有分案不均,也是制度問題。

 

監察院調查最高法院「黑箱分案爭議」,是去年「楊絮雲分案疑遭霸凌事件」的續篇,鑑於周、徐兩人都是審判資歷逾30年的「司法老將」,周盈文更曾調最高法院辦案3年,5年前才調回高院任庭長,對於最高法院的生態知之甚深,因此,他以「楊絮雲之夫」兼最高法院「內部人」的身分,所提出的嚴峻指控,在論據與力道上,都不止是「鞭辟入裡」而已,可說是「鞭辟入髓」了,自與「圈外人」顯有不同,徐昌錦的辯解,是否屬實?最高法院的分案問題,究竟是人為「弊端」或是「制度」問題,甚至是歷史積澱的「陋習」?相信在監委的調查下,很快就能水落石出。

 

分案的「機緣巧合」

 

筆者無意介入周、徐兩人的論辯,也無意揣測這件「分案霸凌爭議事件」的背後,是否有「最高法院院長鄭玉山與公懲會委員長石木欽之間」的人事鬥爭陰影,以下筆者檢具陳水扁國務機要案與馬英九洩密案的分案軼聞,說明:監委陳師孟及輿論的「事後諸葛」研判,有些只是政治猜疑,未必都是「有意設計」出來或「指定分案」的,除了「司法制度與文化積習」因素之外,有時候不能不相信其間還真的有「機緣巧合」的成份。

 

打麻將若是「自摸」─摸到自己要聽的那一張牌,那是會高興的大叫「自摸!」;可是,在最高法院「人工抽籤」社會矚目,而且怎麼判都會挨罵的大案時,輪值分案庭長若是眼睜睜的「自摸」─抽中自已或自己的庭員,那就只有暗自苦笑的說:「自摸了!」,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最高法院的分案方式,原則上是採電腦隨機分案,但是,對於社會矚目且爭議性重大的特殊案例,為表示程序公正透明,並杜絕爭議流言,偶而也採「人工抽籤」方式,例如,2010年的陳水扁國務機要費案與2018年的馬英九洩密案,不同的是,馬案是開放媒體採訪公開抽籤分案,扁案則未對媒體公開。

 

先談扁案。高院於2010年6月判決扁案之後,最高法院採「人工抽籤」方式分案,當月的輪值分案庭長原是刑5庭的謝俊雄,但因謝俊雄請假,由審判長代理人陳世雄法官(司法官訓練所18期結業,院內稱呼「白髮仔」,以示與院內另一位17期結業的陳世雄法官區別)出席,豈料,一抽,竟是自已中籤(為受命法官)!當陳世雄宣佈中籤者是自己時,全場嘩然。

 

更有趣的是,在抽籤前數日,陳世雄在院內大廳遇到筆者,筆者隨口問陳世雄:「扁案分案了沒?」,陳世雄答:「還沒有!」,筆者戲稱:「說不定就是你抽中籤!」,陳世雄答說:「不可能這麼巧吧?不要烏鴉嘴!」

 

說政治外力介入是「倒果推因」

 

因為當時最高法院還是保密分案,因此,直到扁案宣判後數日,陳世雄才對筆者說出以上「自摸」逸聞。

 

扁案另有一段逸聞,值得附帶一提:扁案的審判長謝俊雄與陳水扁是同鄉─都是台南縣麻豆人,謝俊雄判完扁案之後,曾對友人吐苦水:「判扁案鄉親不諒解,但我依法秉公審判,也無可奈何!」

 

以9年前最高法院刑事庭法官的政治光譜,若說有7成法官的政治態度偏藍或偏保守,量不為過。(攝影:李景濤)

 

由於陳世雄的扁案判決見解,是採實質影響力說,而且是自為判決陳水扁貪污罪定讞(另有部分發回),從見解上看,是最高法院首次採用實質影響力說,從自為判決看,是最高法院極其罕見的判決方式,因此,諸多政治光譜的揣測由然而生。

 

其實,據最高法院某退休庭長觀察,9年前最高法院刑事庭法官的政治光譜,若說有7成法官的政治態度偏藍或偏保守,量不為過,但是,這是國民黨長期執政─對司法長期政治社會化的結果,恐怕不是5年甚至10年即可以大換血遽然扭轉的。因此,若說謝俊雄與陳世雄的政治態度偏保守,甚至偏藍,或無疑義,但若說他們刻意曲法枉判,或說是最高法院分案黑箱作業,刻意分案給政治態度偏藍的法官承辦,甚至說有政治外力介入,則是「倒果推因」,恐怕是揣測成分居多,欠缺證據支持。

 

當然,謝俊雄庭長與陳世法官的法律確信是否受其政治態度的光譜影響?則是另一值得討論的審判心理問題。

 

再談馬案。1018年7月11日,最高法院刑6庭庭長郭毓洲輪值分案庭長,除了他親手「自摸」─抽中同庭法官林靜芬承辦馬案,他擔任審判長之外,另有4段外界不知的軼聞值得一提。

 

法律確信難免受政治光譜影響

 

一、馬案的高院審判長江振義,原本是就是刑6庭法官,是郭毓洲的庭員,江振義於2017年9月回任高院升庭長之後,立即承辦馬案,林靜芬由高院法官調最高法院辦事,就是接江振義的遺缺,如今,在江振義判完馬案之後,林靜芬又接手承辦馬案,因此,最高法院知情人士就說:「真玄!案件真的會跟人!」

 

二、刑6庭的前任庭長就是陳世雄(18期),4年前陳世雄提前退休,郭毓洲接陳世雄的庭長遺缺,連辦公室、電話都是概括承受,如今,馬案一進最高法院,郭毓洲又「自摸」承辦,因此,院內知情人士又說:「真玄!風水之說,要不信還真難!」

 

馬英九兩次判無罪定讞,都是拜張順吉一家子之賜,或許這也是「案件真的會跟人!」的另一例證。(資料照片)

 

三、郭毓洲2019年1月3日宣判馬英九洩密案(撤銷高院判決,發回更審)之後,最高法院刑一庭庭長花滿堂曾對郭毓洲戲稱:「江振義是你教出來的,判得不好,你要負責!」,郭毓洲聞言說:「不敢說教,江振義對自己判決蠻有自信的!不過,判決有違誤,還是得撤銷發回更審。」

 

四、馬英九洩密案的高院更一審受命法官兼審判長張惠立,在調最高法院辦事期間,也曾是郭毓洲的庭員(待了3個月即調高院庭長)。因此,當張惠立判馬英九無罪定讞,出現諸多判決疏誤,被台北地檢署嗆聲,律師林憲同告發,監委陳師孟更揚言調查彈劾時,同樣有院內知情人士戲稱:張惠立連郭毓洲庭長的判決要旨都只讀「半懂」,判得亂七八糟爭議叢生,郭毓洲也要負責!

 

從以上4段軼聞,可以發現:司法圈內常說的「案件真的會跟人!」,有時還真的不能不相信,像馬英洩密案,就死死糾纏著郭毓洲這庭。

 

最後,附帶一提的是,馬英九特別費案,最高法院判無罪定讞的受命法官是林俊益(後來馬英九提名林俊益當大法官),如今,馬英九洩密案,高院更一審判無罪定讞的受命法官兼審判長是張惠立,這兩案又有什麼聯結呢?林俊益與張惠立之間的共同聯結是張順吉。

 

張順吉是資深司法前輩,曾任桃園地檢署檢察長、高雄高分檢署檢察長,林俊益娶張順吉的女兒張兢文(現任最高法院民庭法官),是張順吉的女婿,張惠立是張順吉的女兒,是林俊益的大姨子,因此,司法界戲稱:馬英九兩次判無罪定讞,都是拜張順吉一家子之賜,或許這也是「案件真的會跟人!」的另一例證。

 

當然,張順吉、林俊益、張惠立等一家人的法律確信,是否也受其政治態度的光譜(司法圈傳聞他們的政治光譜也都是偏藍)影響?也是另一值得討論的審判心理問題。

 

※作者為前資深司法記者

 

【延伸閱讀】
●  馬英九無罪判決恐難善了-再談高院判馬案無罪定讞的三大疏誤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