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國第一天鵝的告白】母親與芭蕾舞伶的共舞人生 歌勒妮高娃化身東方舞姬

吳洛瑩 2019年07月30日 21:20:00

聖彼得堡芭蕾舞團男女首席,歌勒妮高娃(中)和亞庫里寧(右),以及馬林斯基客座首席金基珉(左)來台演出。(攝影:李智為)

纖細而修長的手臂和挺直的腰桿,先天體型的優勢,讓擁有「俄羅斯第一天鵝」美稱的歌勒妮高娃(Irina Kolesnikova)舉手頭足,就是一隻優雅天鵝。
 

歌勒妮高娃此次來台,將攜手擁有30年歷史的聖彼得堡芭蕾舞團演出經典名劇《天鵝湖》,並和俄國馬林斯基芭蕾舞團最年輕首席、韓裔金基珉共同舞出技巧絢麗的劇碼《舞姬》。

 

歌勒妮高娃(左)與亞庫里寧(右)多次攜手擔綱《天鵝湖》男女主角,默契極佳。(聯合文創提供)

 

聖彼得芭蕾舞團創辦人塔區金(Konstantin Tachkin)說,「她就是天鵝湖、天鵝湖就是歌勒妮高娃。」她不僅完美詮釋溫柔憂傷的白天鵝奧德蒂(Odette),也要一人分飾兩角扮起狡猾逼人的黑天鵝奧黛兒(Odile),除了得天獨厚的身形,情感如何詮釋黑白分明的雙重角色更是需要經過一番「修煉」。

 

歌勒妮高娃舞伶生涯中已經以天鵝姿態登場無數次,但這些「經驗」該如何幫助角色歷久不衰、而非成為倦怠的源頭是「第一天鵝」會出現的煩惱。

 

歌勒妮高娃說,「不鬆懈、一直找出新的詮釋元素才可能對同樣的角色不感倦怠。」金基珉則說,同一部舞劇,歌勒妮高娃和不同男主角對舞時,都會烘托出不一樣的氛圍,個人色彩非常強烈,「好像她就是為了芭蕾而生。」

 

 

最難舞碼《舞姬》來台首演

 

歌勒妮高娃除了將在台演出《天鵝湖》之外,也將化身「舞姬」,演出改編自印度詩劇《沙恭達羅》的「最難舞碼」《舞姬》,為該劇在台首次登場。

 

這部劇情,不僅舞出武士索羅爾與舞姬妮基雅的愛情悲劇,劇情更交織了政治利益與社會地位的矛盾。舞蹈融合了印度的婆羅多舞等風格,並以技巧艱深與戲劇性張力,以及場景恢宏、服裝繁複、群舞演員數量要求等眾多高規格需求,因此讓「舞姬」在芭蕾界被視為舞團的終極試金石。

 

「芭蕾歐巴」韓籍的芭蕾舞家金基珉與歌勒妮高娃將在台北首度演出《舞姬》。(攝影:李智為)

 

擔綱劇中男主角武士索羅爾的「炫技派芭蕾歐巴」金基珉指出,人生中任何第一次的經驗都是非常重要,因此這次能在台北與自己喜愛的芭蕾合作首度演出《舞姬》,他感到非常高興。


歌勒妮高娃說,舞姬是自己從學生時期就想挑戰的角色,也是她最喜歡的一部舞劇。她表示,充滿東方色彩的背景設定,以及情緒轉折多變的人物性格,例如,劇中前兩幕是東方色彩濃厚的舞蹈,轉換至第三幕則是以古典芭蕾為主、技巧層面也十分艱澀。

 

歌勒妮高娃最喜歡的一幕,是劇中最為知名的一幕的「蛇舞」。女主角妮基雅看著深愛的男主角索羅爾背叛自己,即將與公主親密完婚而傷心欲絕,公主則欲根除情敵而送給舞姬一個藏有毒蛇的花籃,而妮基雅被毒蛇咬後,生死兩難的心情,都讓這位聖彼得堡芭蕾舞團首席舞伶演起來為之傾心。

 

歌勒妮高娃對於能演出「舞姬」一角感到興奮,這是她從學生時期就想挑戰的角色。 (攝影:李智為)

 

母親與首席芭蕾舞伶    雙重角色共舞

 

自幼習舞的歌勒妮高娃,身段像是經過精雕細琢一般,先天優勢加上後天努力,已讓她成為芭蕾舞界的經典舞伶。優雅天鵝的羽翼之下盡是汗水交織,現年39歲的她還是育有一女的母親,歌勒妮高娃說,這條路真的太辛苦,所以也十分反對女兒步上自己的「後塵」。

 

雖然成為人母後有了不同的擔憂,但5歲的女兒就像電池一樣,為她充滿能量。在舞臺上閃閃發光的歌勒妮高娃說,「她出生後,我有了一個最重要的東西,演出完畢能覺得平靜,不再像以前一樣,雖然也表演得很好,但卻一直覺得缺少中心。」對現階段的「第一天鵝」來說,能享受每一次演出並得到滿足最為重要。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